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门后
    这些修士心中有数,九扇大门代表九公,六十三小门代表六十三候,六智圣麾下公爵是元婴大修士,而侯爵则是金丹真人,所以大门后的机遇更多,与此相对应的,危险也更大。

    不少人权衡利弊后,选择了适合自己的门户。

    一扇小门,上面的图案是被血染红的战袍,虽然只是简单的时刻,却充满肃杀的战意。

    接连两三个散修进入门中,最后的修士在跨入门中的时候,双光突然变得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师父只是血衣候的隔代弟子,传下的血河证道魔功不是全本,威力大大减弱,若是我能在其中找到全本的功法,必定能成为最强的金丹真人,就连元婴期也能冲击下,毕竟血河证道魔功可是能直达元婴期的顶级功法。”

    进入血衣候的门后,里面出现的是一片血色天空,大地荒凉一片,没有任何飞鸟走兽或者植物存在。

    这扇门比较冷僻,进来的修士只有三人,看到四处空荡荡的,正要互相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最后进入的修士脖子扭了扭,伸出猩红的舌头,然后睁开的双眼也是血红色的,说话的声音阴森森的,在血色的天空下极为瘆人。

    “先解决掉你们这些小虫子吧!”

    血眸修士挥了挥手,一条蜿蜒曲折的血色绸带飞出,绕着其他两位修士围成圈,然后猛的收紧。

    血绸带竟是虚幻之物,沿着两位修士的身体撞的粉碎,然后无声无息的渗入他们身体内部,下一刻,两位修士以恐怖的速度开始缩水,仿佛被大手攥住,体内的血液喷泉似的往外涌向。

    两具干尸倒在地上,全身的血液汇聚成一团血球,被血眸修士吸入口中,“你们倒是运气好,能死在我筑基修士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血眸修士如此做派,俨然是当初青洲海上碰到的血无暇,只是此人原本是筑基修士,不知用了何种秘法,才能忙过防护罩,得以进入天机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一个魔头种子,我喜欢,你修炼血河证道魔功,正好和我血衣门有缘。”

    发出声音的,是天空出现的一只巨大蝙蝠,这只蝙蝠通体银白,在血色天空极为耀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是妖兽,而是血衣门的镇守妖灵,当年血衣候杀了我,将我的魂魄炼成妖灵,负责镇守此方世界,考验入门的修士。”蝙蝠讲起自己的来历,语气平淡,丝毫没有对血衣候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血河证道魔功的全本功法。”血衣候双目通红,全身血管冒起,显然这门秘法对他身体的负荷极大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除了血河证道魔功,还有天针刺血法,这门秘术可以让人的实力增强十倍,更有十灵血,这是血衣候当年击杀十中上古灵兽,提炼出的一颗精血,对修炼血河证道魔功的人来说是无上补品,对了,血衣候的成名法宝赤练血滴子,你想不想要?”巨大蝙蝠语气中充满诱惑。

    血无暇听得心神摇荡,这些东西,都是修炼血道魔功的宝贝,就连他师父也没有,但是在这里却应有尽有,但是血无暇没有因此而放松,因为他清楚的明白,想到得到这些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九道考验,通过一关,就能获得一样宝物,当然了,每道关卡的难度翻倍,当然了前几关的奖励是远远不能和后面相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血衣候当年只是金丹真人的境界,不知道可有能成就元婴的宝物?”血无暇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你要明白,天际殿有大门九扇、小门六十三,能造就这一切的,只有至高无上的六智圣大人,而每道门中的宝物,除了每个名爵遗留的,更多的是六智圣留下的宝物,你若是想要成就元婴,那么就要突破第九重考验,那时你就会得到一枚血婴果,那可是血衣候当年都没有得到的宝贝呀!”

    银色蝙蝠扑扇翅膀,慢慢说出让任何人动心的条件,它并不担心血无暇会拒绝,因为没有人会拒绝,天际殿中的宝藏,网罗了修仙者的一切**,只要对症下药,没人可以抵抗诱惑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开始吧!”

    代表着参天公的大门后方,明九章肃手而立,他所处的空间白茫茫一片,上不见天、下不见底,人就像是悬浮空中一般,没有任何立足之地,四周静悄悄的,听不到任何声响,也没有其他修士存在。

    明九章面前,无数方块相互吸引排斥、旋转平移,时而聚成一团,时而散开如沙,这些方块只有两个颜色,黑和白,但是颜色并不固定,黑白二色不断闪现变幻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吗?”一个声音从虚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做出决定了。”明九章眼神坚定,脸上的神情充满着虔诚和信仰,像是随时要为某项事业献出生命和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么开始吧!”

    青洲踏入空印门中,眼前天旋地转,一片别样的天地出现了,无数浮空岛屿出现在眼前,青洲踏足的也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这些岛屿有大有大的遮空蔽日看不到全貌,小的只有房屋大但是无一例外,就仿佛羽毛般轻盈,在空中载浮载沉,竟不落下。

    青洲脚下的岛屿,中等大上面除了几颗松树和大块岩石,就没有其他的东西,几步就跨到岛屿边缘,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下方是四处散布的浮空岛屿,重重叠叠,看不出究竟有多少座岛屿,透过岛屿间的缝隙,青洲只能看到茫茫雾气,竟然没法判断下方有无陆地。

    四周的岛屿实在太多,青洲明明看到前面有约莫四五人进入空印门,此刻却看不到任何一人,应该是分到看不到的远处岛屿上了。

    突然,青洲眼前白光闪现,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出现在面前,这只兔子雪白可爱,但是前肢中怀抱的,竟然不是胡萝卜,而是一枚带着长柄的印章。

    “你是参加的考验者吗?”兔子蠕动三瓣嘴问道。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