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独斗
    安不欢看到师兄惨死,恨得眼角快瞪裂了,铁杖划开漫天虚影,如同竹节般加长,打穿四周汹涌的火海,正中焚虚谷的头顶。

    焚虚谷叹了口气,伸手取出一片火折,这里面留着师门金丹真人的一口火中精气,是师门长辈交给他保命用的底牌。

    火折点燃,一道红光汇聚到火海中,祝融真火顿时如同火上浇油,腾起百米火浪,而且在目力难以到达的伸出,火焰竟然扭动着,内部孕育出深红的焰心,这是灵火进化后的标志。

    炫极宗修炼灵火,同样分等级,向焚虚谷等人修炼出的祝融真火,只有混沌一片,成为一级灵火,只有锻炼出焰心,分化内外两层,才能成为二级灵火。

    以焚虚谷的造诣,只能使出一级灵火,要想修炼出焰心,只有筑基以后才行。

    现在得到师门长辈的一口火中精气,焚虚谷的祝融真火进化成二级灵火,具有了威胁筑基修士的实力。

    安不欢的神色变了,看着下方火海,火海中散发的气势让他心中不安,先前的漫天火焰他视之为无物,但是现在的火焰却让他心生顾忌,不敢沾染半点火光。

    焚虚谷双臂一合,火海汹涌着,一道火龙腾空而起,摇头摆尾的冲向安不欢。

    铁杖旋转几圈,猛地落到火龙上方,被火龙衔在口中,顿时软化坍塌,被烧的遍体通红。

    铁杖是下品灵器,竟被达到二级灵火的祝融真火烧废掉,可见此火的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火龙速度不减,朝着安不欢狂冲而去,只见火光一闪,安不欢动也不动,变成漆黑一片,海风一处,顿时消散成风中浮沉。

    阵图旋转,散发出阵法光芒,将下方的夜灵雀困住,夜灵雀头顶三件法器呈品字形分布,发出的光芒彼此连接一体,将阵图抵在空中,无法落下。

    另一旁强秋槐连连出手,对着阵图施加法诀,阵图不断闪烁光芒,阵纹不断分解重组,变化出重重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夜灵雀三件法器进退一体,威力无穷,将阵图发起的攻击连连化解。

    终于夜灵雀纤手挥动,扔出一张手帕,俨然也是一张阵图,阵图铺展开来,飞到三件法器的中央。

    然后这套组合法器,仿佛有了核心灵魂,焕发生命一般,顿时向中央的阵图靠拢,一道光柱飞出,顿时将上方的阵图顶飞。

    强秋槐正要驱使阵图去攻击,只见组合法器动了,小塔的塔尖晃动,一道光线射出,正中铜镜中央,铜镜将光线反射,落到玉烛的顶端,然后点亮一朵灯花,灯花柔弱飘舞,缓缓浮起,飘落在中央阵图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中央阵图无数条纹亮起,灯花红白交错九次,然后脱离组合法器,朝向强秋槐飞去。

    强秋槐双手指引,阵图挡在前面,转成防御的阵势,柔弱的灯花一击洞穿,阵图带着烧穿的黑洞飘落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灯火合身一扑,正中强秋槐的额头,强秋槐身子猛地颤抖起来,然后如同破碎的瓷器,竟然碎成一块块指头大小的碎块。

    淮卢三友中的二友最是意气风发,他修炼的是炼体术中的兽形诀,将一只妖兽的臂骨炼化,获得妖兽力大无穷、身体坚硬的优势。

    二友双臂连连挥动,堪比一对下品灵器,将莫横行逼得连连后退,摸样楚楚可怜,仿佛只要他稍加用力,就能把这美人儿抓住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突然莫横行双目一亮,七色雾气从眼中浮起,顿时展现出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莫横行对着二友遥遥一指,身上的七色光芒浓郁到极致,在她身后形成十条翎羽,这些翎羽上七色俱全,形成玄奥的符文,看上去贵气不凡,比皇冠更加尊贵。

    原先的莫横行,是小女人的柔美,但是现在却如同尊贵不凡的女皇,展现出威风凛凛的美。

    二友看得心痒难耐,正要说几句下流话,突然全身一痛,从双臂开始,骨节开始爆炸,体内如同埋藏千万雷霆,同时引发。

    一连串爆响声中,二友全身骨骼尽碎,变呈一弹烂泥,尖锐的碎骨刺穿脏腑,已然离死不远。

    辛止水和邛何为打得憋屈,别人都是一对一,骗骗他们二对一,显得落下下风。

    见到其他人纷纷解决对手,对视一眼,极为模切的使出底牌手段。

    辛止水亮出一道灵符,这是筑基修士才能修炼的灵符,比起炼气期的高级符箓,更加搞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邛何为则是取出一枚玉质的心脏,这是阵法师的瑰宝阵心,能将不同阵图连为一体,发挥出数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三友此刻已将铁链的威力催发到极致,空中弥漫的阴气浓重无比,十三只鬼头分成两股,围绕着辛止水二人不断撕咬。

    在阴气的影响下,辛止水二人的力量难以发挥,只得动用宗门赐予的底牌。

    灵符出手,顿时绽放灵光,朝着四周横扫过去,围着他的鬼头畏惧灵光,不断后退,然后灵符落下,将铁链拦腰短程两截。

    九张阵图围绕着阵心旋转,然后首尾相连,成了一道环形的阵法,阵心在当中载浮载沉。

    然后连环阵法朝着铁链轰出一道透明的空气波,面前的鬼头顿时烟消云散,余波之下,铁链开始节节奔溃,最后变成漫天铁渣。

    此时,辛止水和邛何为的默契达到了巅峰状态,灵符和连环阵法同时出手,不分先后落在了三友的身上。

    前一刻,三友还在半空悬浮,但是灵符和连环阵法击中的那一刻,三友如同水泡般破灭,没有留下任何残块,无声无息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只剩下青洲和大友了。

    大友知道情势不妙,先前己方六人,都是筑基修士,可以稳压对方,但是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人,对方七人,若是应对不好,恐怕今天就要折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不是我的对手,还是叫你的同伴来吧!”大友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一人就能灭你。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大友心中窃喜,这就是他的用意所在,其他六人都展现出击杀筑基修士的能力,若是他们协助青洲围攻,自己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于是大友以言语相激,要拿话语套死青洲,让他亲口承认不会叫人围攻,只有青洲一人的话,他可以从容获胜,再不济也能逃走。

    “青洲道友,你为何还未解决对手?”

    其余六人击杀对手,已然将目光聚集到这里,焚虚谷率先出言,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还请诸位做个见证,我要和这位前辈单打独斗,各位不要插手,只需在一旁观战便是。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大友心中大喜,对方果然上套了。

    夜灵雀皱了皱眉,“青洲道友,速战速决,还是早点解决此人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可以的。”青洲点点头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