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上风
    逐浪箭士一出,不远处的夜灵雀目光扫来,略微有些惊讶,“这是百臂天工赐予他的?青洲在凌霄观真是颇受器重。”

    大友看着傀儡,笑着说道,“这件傀儡,应该是你师门长辈赐予的保命之物吧,小辈,我来教教你,超出自身境界的力量,无法掌握就不要乱用,不然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然后大友对着傀儡猛地冲去,逐浪箭士已然射出一枚光矢,光矢以耗费一块上品灵石为代价,蕴含筑基级别的攻击。

    光矢临身,大友再度旋转起来,双手合拢,慢慢旋转成一枚黑色锥影,锥尖和光矢对撞在一起,光矢顿时停住了,被尖锥丝丝的黏住。

    只见大友一圈又一圈的旋转着,如同锲而不舍的磨轮,将光矢的一寸寸消磨殆尽,最后光矢消失不见,黑影散去,大友再度现身。

    “能发出筑基攻击的傀儡,这是何等珍贵,只有大门派才有这等手笔,用几十件法器的代价,仅仅为了一个炼气弟子保命,可惜你用来吓唬些不中用的弱鸡还好,遇到我那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逐浪箭士体内的凹槽,能装下五枚上品灵石,得到云九重的储物环后,青洲身上的上品灵石充裕不少,便将凹槽全部装满。

    刚才一次出手,消耗了一枚上品灵石,现在只剩下的四次出手的机会,青洲知道,正面攻击根本不起作用,逐浪箭士毕竟是没有生命的傀儡,临机应变不足,只能用在偷袭或者决定性的出手当中。

    手握飞剑往下斩去,青洲感到空无一物,察觉不到捕神网的存在,除非他练成能斩断神识的剑术,不然根本无法摆脱捕神网。

    不过青洲还有办法,太虚之力汇聚食指,对着面前虚空一点,突然破开一个大洞,神识突然找到宣泄口,猛地离体而出,蔓延到几百米开外。

    这些天,青洲除了积蓄太虚之力,更是熟练使用太虚指清楚身上的毒金残余,将这门指法的运用使用娴熟,不再像先前那样孤注一掷,而是能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一出手,顿时将捕神网打出破洞,太虚之力能消灭万物,区区先天神识自然不在话下,顿时破了捕神网的攻击。

    青洲神识得以立体,顿时祭出飞剑,飞剑散发出博大的气势,悲悯的气息弥漫四周,悲风杀招已然出动,剑指远处的大友。

    大友见青洲脱困而出,甚至还能出手反击,略微有些压抑,见到青洲剑光亮起,在瞳孔中逐渐放大,眨眼间就充斥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飞剑的力量浑然一体,聚而不散,将恐怖的杀伤力全都投射到敌人身上,这就是剑修的恐怖之处,能将十分的力量发挥出十二分的杀伤力,即便是面对境界高出一等的敌手,也能越级杀伤。

    而所谓杀招,是剑术中最强的一式,速度和力量都达到巅峰状态,一旦使出,除非境界和力量差距极大,不然躲不开也让不开,只能凭实力正面硬抗。

    大友双臂伸展,袖口一直落到手肘,然后带着银色手套的手掌颤抖着,手套开始拉长丝线,慢慢沿着手腕往上蔓延,迅速结成臂套,将他从手掌至前臂都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大友舒展一双银色的手臂,对着飞射而来的飞剑交叉插下,撞击的声音如同悠远的钟声,飞剑一击不中,当即原路折返。

    大友在半空连续后退百米,才将飞剑冲击的力道卸去,再看双臂,被刺中的地方凹陷下去,银丝散乱,渗出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岛屿上空的交战尚未分出胜负,但是下方的地面上,七派弟子取得压倒性的胜利。

    岛内的龙门派和井字门弟子,只有三百,面对数千入侵的七派弟子,连最起码的反抗也做不到,被轻而易举的诛杀殆尽。

    期间也有岛内弟子,想要发出信符通知本宗派人前来救援,却被毫不费力的打落了,七派弟子本就是使用信符的行家,又有得一门布下阵法监视岛内情况,别说信符了,就是一只鸟也飞不出去。

    七派弟子杀光岛内弟子,便划分区域采集灵药,凌霄观弟子也分到一块区域,换做以前,他们根本没有这个待遇,只能给其他门派打下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岛屿上空激战的六对人马中,就有青洲的一席之地,能独自对战筑基修士,证明青洲拥有和其他门派大师兄平起平坐的实力。

    李争锋将一株灵药收入木匣中,擦拭额间汗滴,目光扫到半空,不无担心的说道,“不知道青洲师弟能否应付的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青洲师弟的实力胜过我们百倍,剑阁的机轻吕厉害吧,练气巅峰就能斩杀筑基修士,最后不还是青洲师弟的手下败将!”杜抗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采集到足够的灵药,不要浪费青洲师弟给我们争取的时间。”李争锋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战局逐渐激烈。

    王一啸精修门派功法,在海底死火山找到半块戊土精华,是从上古遗留下来,被层层淤泥掩盖得手后被他练成戊土精气,一旦出手,就是黄气漫天,不管是法器还是法术,沾染到黄气,都会变得沉重百倍,脱离原主人的掌控。

    而且戊土精气的玄妙远非如此,还能无中生有,凝聚出各种宝石形态,攻守兼备。

    卢子湛一手剑术精妙绝伦,小西天剑诀演化无尽剑路,即便在黄气的笼罩中,也能来去纵横,神出鬼没的剑路抵消了戊土精气的重力。

    只见王一啸手掌挥动,黄气凝结成一把透明的钻石长枪,对卢子湛猛地投射而出,

    卢子湛剑光一闪,让过最强的枪尖,飞剑斩在钻石长枪的侧面,钻石坚硬,飞剑匆忙间根本斩不断,反而被弹起,长枪略微偏转,继续往卢子湛胸口刺来。

    卢子湛合身飞剑,化作一道剑光,闪开钻石长枪的攻击,然后划出一条长长的弧形,朝着王一啸心口刺去。

    王一啸目光到处,黄气纷纷凝结成钻石墙壁,眨眼间就布下七层防御。

    “一剑西来,谁人回顾!”

    卢子湛猛地停在半空,往回飞去,俨然是要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黄气开始凝聚出十把钻石长枪,围绕着卢子湛四周合拢,然后猛地向中央的卢子湛刺下,若是全部命中,卢子湛就会变成刺猬。

    卢子湛猛地回身,速度之快,飞剑刺出时凝聚成一枚亮点,在亮点的照射下,卢子湛的身影消失了,仿佛人和飞剑都融入光点中。

    光点微微跳动,便跳出钻石长枪的包围圈,然后飘飘荡荡直取中宫,目标正是王一啸。

    在亮点前,七层钻石墙壁如纸糊一般,应声而破,只是一个弹指的功夫,光点就来到王一啸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针尖大的光点,王一啸涌起恐怖的情绪,仿佛见到强大不可战胜的敌人,然后他发动了戊土精气最强的一招。

    “土行神雷。”

    黄气猛地收缩,最后凝聚成一枚椭圆形的蛋壳,蛋壳摇晃着爆炸开,激射的气流眨眼间淹没光点。

    爆炸的气流锐利如刀,即便王一啸本人也难以直面,袖口挥动,打散一团气流,却留下纵横的割穿刀痕,便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土行神雷爆炸布满半边天空,其余的战团为了避开余波,纷纷退让开来,四周布满黄色气流,一旦沾到黄气,灰尘变得比铁块都沉重。

    突然浓郁的黄气中,一点亮光猛地放大,在王一啸面前闪烁几下,如清风扑面般没入王一啸的面门。

    一道血流从王一啸后脑飚出,下一刻卢子湛连同飞剑出现在他身后百米出,王一啸身子摇晃几下,顿时从高空坠落,狠狠砸在地面,砸出一个深达十米的人性凹坑,尸体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卢子湛杀了王一啸,顿时引发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