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始破体剑气
    一日,剑光在楼船上方出现,剑光并非直来直往,而是竖起半空,连点三下,这是剑修来访的友好标志

    “青洲道友,可否过来一叙。”

    青洲走出楼层,看到一位青年剑修正在对面半空,温和笑着,丝毫没有其他剑修的冷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御剑轩的卢子湛师兄,当真是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东极洲多年,没想到竟能遇见青洲道友这般的少年天才,以阁下的剑术造诣,即便在我们中也没有几个。”卢子湛口中连出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“卢师兄过奖了,本人的剑术和御剑轩的各位师兄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”青洲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青洲道友,师从何人,我记得天归一脉好像没有修剑的前辈高人,倒是凌霄观的剑阁一脉有元婴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在下完全是自学成才,所学的剑诀是从藏书楼找到的七禽纵横决。”既然对方想问,青洲变坦然相告,除了剑胎一事不能言明,其他的都无需隐瞒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不易,青洲道友你在剑道上的确天赋惊人。”卢子湛感叹道,然后取出一本册子,“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本剑法秘诀,虽然不算什么顶级功法,但是用来参考一二,磨砺自己的剑道,还能有些用处,青洲道友请。”

    青洲接过册子,有些受宠若惊,卢子湛的大名他早已知晓,今天才第一次见面,不知道对方为何送出重礼,看样子是要结交自己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无功不受禄,还请卢师兄收回。”青洲谦让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我等剑修对身外之物向来不看重,这本秘诀是我去年杀了一个海外剑修得来,于我作用不大,因此借花献佛,让于青洲道友。”

    御剑轩身为七大门派之一,门中典籍功法不计其数,但是主修的功法只有一部,那就是剑典,号称一部剑典扫天下。

    剑典虽然只有一部,内容却浩如烟海、包罗万象,足够御剑轩的门人弟子修炼,因此御剑轩的剑修对其他门派的功法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青洲见对方态度坚决,便将剑诀收下,虽然不知道对方用意,但是对卢子湛的观感却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卢子湛和青洲寒暄几句,然后离开了,仿佛这次前来,就是为了赠送青洲这本剑诀。

    等到人离开后,青洲才得以仔细观看这本剑诀,只见封面上写着,无始破体剑气。

    这门剑术是一门秘术,修炼大成后,全身上下都能发出凌锐剑气,眼耳口鼻、头发眉毛,都是能杀人见血的凶器,一旦催发功法,整个人都和刺猬一般,周身无一处没有剑气,可谓攻守兼备的剑术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做无始破体剑气,“无始”是指剑气一旦发出,便好似没有源头一般无穷无尽,除非敌人落败身亡,不然剑气便会源源不断射出,而“破体”的含义有二,首先剑气发出,要从体内发射破体而出,其次剑气攻敌,一旦命中,便是破败身亡的下场,因此此功法发出的剑气,先要破自己的体,然后破敌人的体。

    据卢子湛所说,这门剑术出自海外剑洞天,前些年他出海,杀了一个剑洞天的弟子,得到这门秘诀。

    剑洞天在海外修仙界,属于大宗,是海外仙盟的第一层次的门派。

    陆地修仙界最顶级的力量是七大门派,相对应的,海外修仙界的顶级力量则是海外仙盟,海外仙盟中的第一层次门派,地位等同于七大门派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剑洞天的实力,是御剑轩那个等级的,而无始破体剑气出自剑洞天,这门剑术绝对是顶级中的顶级。

    青洲开始修炼这门剑术,无始破体剑气全凭水磨工夫,要在体内修炼剑种,据称人体内有十万八千个剑穴,只要再每个剑穴修炼出剑种,就能摧发剑气,达到全身都能发射剑气的地步。

    首要是五官穴窍,青洲需要在这五个剑修炼出剑种,便能用眼耳口鼻发射剑气,虽然在进攻杀敌上优势不大,但是却加强自身的防御,要知道首级乃六阳魁首,弱点就在于五官上,若是双目双耳能发射剑气,便能粉碎敌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剑穴和剑种只是这门功法的理论称呼,其实在人体内并不存在,全靠运行灵气的路线,寻找确切的方位和尺度,然后修炼而成。

    无始破体剑气属于高等剑术,直接省去了入门的部分,因此修炼这门剑术,必须是修炼有成的剑修。

    体内灵气流转,从胸腹一路逆流而上,经过咽喉直达舌根,在这里,青洲需要寻找第一个剑穴。

    孕育剑种,需要先打破剑穴,将灵气贯彻其中,而灵气必须以剑气的形式运行,才能打破虚空,逼迫剑穴显形,然后击破剑穴。

    灵气起初如江河大海浩浩荡荡,后来逐渐凝聚,形成丝丝钢流似的剑气,剑气在舌根位置旋转九周,然后猛的一冲。

    青洲嘴里溢出血液,舌根下的大筋隐隐作痛,带着腥味的液体在嘴里泛着,夹杂着酸甜苦辣咸五味,以及这五种味道组合起来的上万种奇怪滋味。

    青洲忍住口中的不适,继续鼓动剑气再度冲击,终于体内响起微不可闻的破碎声,剑穴找到了,并被一鼓作气攻下。

    剑气冲入剑穴,然后按照无始破体剑气的法门开始运转,最后凝聚成一枚拥有十万八千棱面的透明晶体,悬浮在剑穴中。

    第一枚剑种成了,随着剑种的凝聚,剑穴也从破碎开始恢复,然后将剑种包围其中,最后隐没在虚空中,仿佛从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青洲张开双唇,对着空气微微吐气,一道凌厉的剑气射出,将桌上的瓷杯射个对穿,最后落在船舱上,顿时激发船体的防护法阵,将剑气抵消。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,这一口剑气,足足匹敌我四成法力御使飞剑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兴奋之余,继续开始修炼剩下的几个剑穴。

    双耳的剑穴在耳根后,剑气冲穴时,耳边响起无穷无尽的魔音,时而有万座大山同时崩塌,时而有百兽嘶鸣吼叫,时而有亿万人声吵杂吵闹,几乎将他的脑袋撑爆。

    鼻端的剑穴在人中,剑气冲穴时,顿时酸麻感铺天盖地涌来,让青洲双目流泪,鼻涕如同泉涌,狼狈不堪,混杂着几千万种香气和臭味的感觉,熏得青洲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双目的剑穴在眉心,剑气冲穴时,眼前的世界开始扭曲,一切颜色都退去,只剩下界限分明的黑白二色,随着时间的流逝,视线中的景象畸形荒谬,颜色最终混合成虚无的灰色。

    五官穴窍练成,无始破体剑气堪堪入门,剩下周身的十万七千多个剑穴,还需要漫长的岁月修炼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