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夺船
    离开东极洲以来,青洲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多的同他们弟子,就连先前在幻岛分开的李争锋也在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李争锋离开幻岛,当即和邱师兄等人分道扬镳,经过青州的事情,李争锋看穿邱师兄虚有其表,再也不肯听他呼来喝去。

    后来李争锋在海上飘荡,偶尔小有收获,遇到不少分散的同门,越发感到抱团前进的必要,一边要提防散修的暗算,另一边又要应付其他六派弟子的欺压,最后终于和杜抗天在楼船上回合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夜灵雀此人,虽然是女儿身,气度手段都非须眉男子可比,这些灵器楼船,她大手一挥就借出来,收留我们,正是因为这样的大手笔,才聚集了这么多七派弟子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着,脑海中回想起那个男装女修,他从没见过如此风采的女子,虽然美貌,气势上却不输男子,甚至压过大工堂的所有弟子。

    ”我们加入船队前,听说在夜灵雀的带领下,这些人扫荡了几个小门派的本草园,收获不菲,而我们却收获寥寥。”李争锋不好意思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还是我们实力不足,就算是有机会,他们也不会分太多灵药给我们。”一个凌霄观弟子还是气氛难平,抱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,青洲师弟你来了,我们说话也有底气。”

    其他六派的弟子不知情,天归一脉的弟子可都知道,炼气期的第一强者,正是眼前看似普通的少年,他甚至能击败凌霄观本部的全部精英,夺得宗门大比的魁首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的炼气弟子,都有类似头狼的存在,那就是大师兄,炫极宗的焚虚谷,大工堂的夜灵雀,都是以实力、心计和手腕压服众人,带着所有弟子行动的首领。

    现在凌霄观的大师兄来了,他就是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听着师兄弟们你一句我一句说着,胸中涌起暖流,海上被追杀带来的孤独和疲倦消失了,原来修仙路上不只是孤独和寂寞,还有同门相互扶持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座楼船是下品灵器,我们只是炼气弟子,怎么能操作?”

    李争锋等人解释道,这些楼船是大工堂的精品,等闲筑基修士都难以得到,可是夜灵雀却能身怀十艘,不过这些灵器终究没法被炼气弟子运用自如,只能使用一些最基本的功能。

    除了正常的行驶,还有危急时刻的防御,另外六派的弟子,根本没法接触到灵器楼船的核心功能,而且大工堂在楼船上留有暗手,一旦有人企图从中获取大工堂的炼器秘诀,就会收到恐怖的反噬。

    “夜灵雀传授了基本的操作法诀,正常运转楼船的功能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青洲突然发现,凌霄观弟子都聚在一起,反而是同处一船的炫极宗弟子,分散在楼船各个关键部分,保守操纵楼船的大权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师兄弟的郁郁神情,然后在对比炫极宗弟子趾高气昂的神情,青洲明白了,这些日子,自己的这帮同门,没少受炫极宗的欺压。

    要是在眼前,情势比人强,低头也就低头了,可是既然青洲来了,那么这座船上的规矩就要改上一改。

    “李师兄、杜师兄,你带着师兄弟们,却和他们说说,以后这座楼船,我要接手了额,和凌霄观不相干的人等,就给我让到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杜抗天双眼一亮,顿时擦拳磨掌,“早该这么干了。”

    李争锋还有些顾忌,“夜灵雀那边?”

    “我去交代,现在先把楼船的大权握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青洲一声令下,凌霄观弟子纷纷散开,接下来顿时响起吵闹和纠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凭啥让我离开,这是分给我们的船。”一个炫极宗弟子不忿说道,以前都是他欺负别人,现在轮到自己被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青洲师弟说了,让你们让到一边去,这艘船现在归凌霄观了。”凌霄观弟子底气大增,用远比他们更傲慢的态度回敬。

    “太欺负人了,我们大师兄焚虚谷不会就此罢休的。”炫极宗弟子搬出大师兄的名头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的大师兄,都不是青洲师弟的对手,欺负你们又怎么了?”凌霄观弟子乐了。

    凌霄观弟子节节进逼,将所有的炫极宗弟子赶出关键部位,然后接管了灵器楼船的掌握大权。

    凌霄观弟子虽然气愤,却不敢还手,因为青洲就在一旁看着,他们亲眼见过青洲出手,知道他是大师兄那一级别的高手,不是他们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为首的楼船上,焚虚谷目睹这一幕,面皮发红,在好友佳人面前落面子,让他有些丢脸。

    ”灵雀师妹,你稍等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焚虚谷身上散发浓郁的红光,显然要出手攻击青洲,这时,夜灵雀轻启朱唇,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且慢,虚谷师兄,请卖我一个面子,那艘楼船就让给凌霄观如何?”

    焚虚谷听了,双目不悦的说道,“灵雀师妹,我把你当至交好友,你为了一个外人,却如此对我!”

    “虚谷师兄,大局为重。”夜灵雀的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焚虚谷头顶冒出白烟,双目瞳孔发红,皮肤表面青筋直冒,显然怒火中烧,已然控制不住祝融真火的热力,随时可能爆发如烟如海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好,我卖你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许久,焚虚谷睁开双眼,恢复澄澈的双眼,纵身一跃,红光离开楼船,飞到青洲所在的船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来了。”

    炫极宗的弟子们被逼到船角,觉得委屈之极,有心还手,却又顾忌青洲的存在,焚虚谷的出现让他们见到救星,纷纷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凌霄观欺人太甚,咱们可不能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那个青洲挑动的,大师兄千万不能放过他,擒贼先擒王啊。”

    炫极宗弟子终于等来焚虚谷,以为反攻报复有望,大吐苦水之余,鼓动焚虚谷为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你们看自己一个个,想什么样子,跟我回船上去。”

    焚虚谷呵斥完同门弟子,然后看了青洲一眼,目光充满漠然和冷酷,充满语言无法言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好得很,初次见面,这是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突然焚虚谷全身红光大冒,瞬间凝聚出一枚通体赤红的火球,这枚火球人头大,通体艳红似血,带着让人心悸的毁灭气息。

    火球刚一出现,下方的海面顿时凹陷下去,竟然在瞬间被蒸发大块海水,这是焚虚谷修炼出的祝融真火,修炼到极致可以焚灭世间。

    凌霄观弟子纷纷色变,就算没有直面焚虚谷的攻击,但是他们也能感受到,火球微微泄露的一丝气息,就让他们如同置身熔炉。

    青洲感受到先天火跃跃欲试,原来这血红的火球,竟然同为七大灵火,若是能炼化了,先天火便能进化一步。

    火球脱手,旋转着落下,朝着楼船中央坠落,恐怖的热力作用下,楼船本体的防御阵法若隐若现,显然火球具有威胁下品灵器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你有火,我也有火。”

    青洲一挥手,先天火凝聚成球,紫青色的火球飞去,和祝融真火对撞在一起,然后如同两颗水滴开始融合,回到青洲手中。

    先天火吞没了祝融真火,颜色再度变化,里面多出一丝血色,可惜这点分量的祝融真火不够,若要将先天火炼成,起码要将焚虚谷体内的火种都要吸干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见面礼,我很受用。”青洲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焚虚谷冷哼着一纵身,化作红光消失。

    炫极宗弟子大为失落,但是大师兄率先离去,根本不提为他们出头,只得纷纷离开楼船,回到炫极宗的另一座楼船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