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一十章 一剑辟易
    此刻,剑花化成的白线已经占据大半天空,船队中所有人都看见了,前次幸存的弟子们见了,惊得魂不附体,而他们恐惧的情绪也感染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只有一艘楼船不但没有畏惧,反而燃起熊熊战意,因为上满站着的,满是御剑轩弟子,船上有一百个剑修,同样有一百把蓄势待发的飞剑。

    “海外剑修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不知道他们的飞剑,是不是传说中那么快?”一名剑修兴奋说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轮到你?我是师兄,我先上。”另一剑修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,让卢子湛师兄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全船安静,所有人都注视着楼船中央,一位青年剑修站立着,他就是御剑轩炼气弟子中的大师兄卢子湛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听说你以前出海,斩杀过海外剑修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一个来自剑洞天的剑修,不过剑术很差,被我三两下就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眼前这位,您岂不是一招就能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海外剑修中也有强者,有些人的实力丝毫不下于我。”

    卢子湛看着天空的白线,知道那位剑修正以极快的速度御剑飞行,胸中涌起了无穷战意。

    “出海以来,我的剑还没有真正饮饱鲜血。”

    自从焚虚谷发出挑战,天空的白线突然停住了,只见白线猛地一折,向船队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焚虚谷身上红光大冒,突然一条火龙冲天而起,火龙粗若水桶,完全由火焰构成,批鳞带角,栩栩如生,一声怒吼,灼热的火柱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火龙腾跃身上天空,冲击空中降落的白线,只见白线微微一扭,顿时将火龙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焚虚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双手一合,两截火龙开始扭动着,分别卷成两轮烈日,烈日旋转着,突然分开合拢,向着白线撞击过去。

    一声雁鸣传来,白线的搅动下,空中浮现大雁的虚影,只见大雁展翅伸啄,长长的鸟啄俨然是一把快倒极致的飞剑,一举刺穿两轮烈日,然后微微搅动,烈日顿时奔溃成四散火焰。

    “休得嚣张,看我长庚谷辛止水来只治你。”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符箓升起,符的四周宝光四射,俨然是高级符箓,这是堪比顶级法器的存在,紧随其后的是得一门的炼气大师兄辛止水。

    巨符升空,抖动几下,分散成八道流光,流光分散飞行,绕着飞剑四周一合,顿时变成巨大的牢笼,将飞剑困在其中,组成牢笼的俨然是锋利的长刀。

    牢笼晃动着,长刀猛地合拢,要将飞剑连同隐身在剑光中的剑修斩杀。

    这时,飞剑的气势一边,虚影变成一只欢快的燕子,不停的划圈回旋,撞击四处牢笼,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中,眨眼间飞剑将组成牢笼的长刀掠过一遍。

    下一刻,牢笼崩溃了,长刀被打成碎片,飞剑脱困而出,一道光芒暗淡的巨符急速下坠。

    “我得一门邛何为来也!”

    上百个阵盘浮空而起,无数粉尘随风飘扬,灵光拉长成丝线,在半空交织组成一面巨大的阵法,这面阵法由足足九十八个小型阵法环环相套组成。

    “是霹雳金光烈焰阵,三重法阵。”

    惊呼声中,阵法对准飞剑发动攻击,绚烂的金光亮起,金光如同尖锐的细针,密集的刺去,紧接着浓烟滚滚中,熊熊火焰组成一片火焰的海洋,最后耀眼的霹雳电光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霹雳、金光、烈焰三重攻击同时袭来,飞剑如同狂风暴雨中的树叶,随时被密集狂暴的攻击淹没。

    剑光中的人动了,只见剑光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声,然后同时分化成千百道剑气。

    剑气比狂风来的更加猛烈,比春雨更加密集,如同九天而降的瀑布,落到大阵引发的攻击中。

    密集的金光如同千百根尖针,被剑气射中,金光顿时如同雪遇春阳,瞬间消融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烈焰熊熊,将半边天空烧的通红,但是剑气落下堪比甘霖,火海中的腾空火浪被慢慢压制下去,最后火焰散尽,火海消失。

    一根根枯枝般停立的霹雳闪电,布成一片雷电森林,但是剑气过处,雷霆纷纷破碎,最后变成星星点点的光点。

    “此人很强。”夜灵雀双目闪烁,迷醉的看着飞剑所向披靡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“区区海外剑修,看我去取他性命。”焚虚谷说道,却被夜灵雀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上次的剑修,那人杀性极重,一出手就是杀招,可是眼前的剑修却出手留有余地,只是击退攻击便不再追杀。”夜灵雀看出来人并无杀心。

    出手阻击的人纷纷无功而返,足见此人的强大,于是船队中人的目光落到御剑轩弟子所在的楼船,那里有攻击力最强的剑修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出手吧,你一定能击杀此人。”

    卢子湛盯着剑光,手中的飞剑嗡嗡震动,显然面对强敌也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请住手,我并非海外修士,而是凌霄观弟子。”

    剑光击退几次攻击,终于盘旋着飞到船队上空,一道人影在楼船上空悬浮而立。

    “什么,凌霄观?”夜灵雀美目圆瞪,来人说自己是御剑轩的,她还不会如此惊讶。

    ”嗯,我是凌霄观弟子青洲,船上可有我的同门,可以出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青洲,他散去剑光,缓缓落到楼船上,于是凌霄观弟子所在的楼船升起流光,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夜灵雀所在的楼船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太好了,我们终于会面了。”

    杜抗天笑着说道,欢快的抱住青洲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夜师姐,这位是我凌霄观的师弟青洲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你好。”夜灵雀看着青洲,眼睛也不眨一下,内心中对这位少年充满好奇,为什么凌霄观会有如此凌厉的剑修。

    “青州师弟,这位是大工堂的夜师姐,我们一路上多受她照顾,还借给我们楼船赶路。”李争锋向青洲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夜师姐,多谢了。”青洲灵敏的察觉到,楼船上的气氛有异,同样听出李争锋话里有话,但现在却不是深问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来来,我们有不少同门都在,咱们异地重逢,好好说会儿话。”李争锋对夜灵雀说道,“夜师姐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青洲等人离去的背影,夜灵雀若有所失的说道,“看来凌霄观的头狼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刚才没出全力,若是我全力出手,一招就能打落此人。”焚虚谷不甘说道,刚才的无功而返,反而成就青洲的名声。

    回到船上,天归一脉的弟子顿时轰动起来,青洲翩然出现,接连击退炫极宗、长庚谷和得一门的大师兄,一手神出鬼没的剑术,更是难逢敌手,无形中增长了凌霄观弟子的颜面。

    以至于青洲等人回到船上时,竟然没有一个炫极宗弟子敢上前,以前那些挑衅的人更是不见踪迹,他们又不傻,青洲一手剑术精绝神妙,远非他们能匹敌的,恐怕就是大师兄焚虚谷出手,也不见得能赢。

    至于夜灵雀那边,对于门派的待遇,完全是靠实力判断的,先前他们对方欺负凌霄观弟子,全因为凌霄观中没有一个得力的强者存在,但是现在青洲出现,将所有的凌霄观弟子聚集在身边,已经不是他们随便能踩一脚的散沙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