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零九章 欺压
    在东极洲,三个门派的地位最高,分别是战力最强的御剑轩,擅长炼制法器的大工堂,以及炼制丹药的炫极宗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次出海的主题是为了筑基丹,筑基丹的丹方虽然每个门派都有,但是能炼制筑基丹的炼丹术,在其他六派都是凤毛麟角,而在炫极宗却存在大量的拥有炼制筑基丹水平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因此炫极宗的弟子,在东极洲属于可以横着走的那种,除了御剑轩的弟子外,就数炫极宗弟子最横。

    大海茫茫,出海的修士们也分为几个等级,散修无疑是最底层的,而在七大门派内部,也分高低,御剑轩、炫极宗和大工堂属于最顶级的,而新来的凌霄观,则是最垫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一艘楼船同时汇集了炫极宗和凌霄观的弟子时,上面的气氛就相当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挡路,滚开!”一个炫极宗弟子不客气的喝道,然后一脚踢开杜抗天的腿。

    杜抗天正坐在甲板上,身边是其他凌霄观弟子,没有凳子或者椅子,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,却被突然路过的炫极宗弟子踢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杜抗天气得起身就要动手,却被一旁的李争锋拉住,“算了,算了,让一让吧。”

    李争锋拉着杜抗天让到一旁,炫极宗弟子露出不屑的神情,充满蔑视的眼神扫了一眼凌霄观的弟子,然后冷冷的哼了一声,趾高气昂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李,要不是你拉着我,我真的要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杜抗天气不打一处来,这些天他们受够了炫极宗弟子的欺压,类似的事情接二连三出现,没有一个凌霄观弟子没有受气,眼看着就要到达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炫极宗人多势众,他们的大师兄和夜灵雀是好友,别忘了这船可是夜灵雀出的,要是真起冲突,我们都会被赶下船。”李争锋苦笑着解释道,天归一脉自从被赶出凌霄观,已然颓废之极,即便在东极洲也属于垫底存在,无关于门下弟子处处受欺压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下去,师兄弟们难免受不了,夜灵雀说得好听,要我们抱团合力,其实根本没把我们凌霄观放在眼里,她看重的只有那几个实力强的门派,我们凌霄观连艘船都分不到。”杜抗天气愤难平。

    “我看,不如离开船队,自己干吧!”一个弟子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在船上这些天,我等正式受够鸟气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。”李争锋听得师兄弟们抱怨,俨然打算要脱离船队,连忙制止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前的路上有惊无险,但是接下来不同了,海外仙盟即将派出精锐弟子追杀,那些人可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,而且本土作战优势十足,我们这些人若是分散在海上,很快就被灭杀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死,也比受气强。”

    “个人的荣辱是小事,门派的兴亡才是大事,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,是筑基丹,如果不能获得足够的灵药,宗门在七派联盟中分配的筑基丹数量就不够,无法供应本门的炼气弟子突破筑基期,那么天归一脉的衰败将不可避免。”李争锋慢慢说着,四周的弟子静悄悄的,都在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“想要解气容易得很,冲上去和炫极宗弟子吵闹,然后大打出手,如果不被对方杀掉的话,最后肯定会被夜灵雀赶出楼船,然后在茫茫大海上孤军奋战,被前赴后继的海外仙盟弟子追杀殆尽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要记住,我等炼气弟子,是天归的未来,只要活下去修炼,总有一天会筑基,甚至金丹,若是你们当中出现前所未有的元婴大修士,那么天归一脉就能重返凌霄观,获取一切被剥夺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李争锋大声说着,四周的弟子激动起来,有的甚至眼角含泪,他们是天归一脉最忠诚的弟子,在支脉最艰难的时刻,也不曾背叛,现在为了天归一脉崛起的希望,他们同样可以忍受最不堪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沉默许久后,一个弟子抬头说着,目光中满是坚定,坚定的连海浪也吹不走。

    “哈哈,让他们来骂、来羞辱吧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一个弟子大声笑着,说的话整个楼船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天归弟子的话,炫极宗弟子们突然沉默了,因为眼前一幕看似闹剧,实际上却散发着让他们很顾忌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我在宗门,听到长辈们说,天归一脉已经衰落,但是今天见到这些人,却怀疑起来。”夜灵雀从远处看到这一幕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就一伙丧家之犬,突然吼出几句豪言壮语,就能让大工堂的灵雀仙子动容,可真是稀奇。”

    敢在夜灵雀面前如此说话的人不多,炫极宗大师兄焚虚谷就是其中一员,此人长身玉立,一声白袍,边角绣着火红丝线,双手指甲很短,腰间带着的玉佩散发着丝丝药香。

    “虚谷师兄,你不要小看这些人,能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屈辱,一心为门派考虑,这样的人才一个就了不得了,现在竟然有上百人,你说可怕不可怕?”夜灵雀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还是那个李争锋鼓动的,此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像,此人的威望和实力都不足以担当大任,须知每个门派的弟子,都有一个类似头狼的存在,就好比虚谷师兄在炫极宗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也和灵雀师妹在大工堂中的地位一样?”焚虚谷笑着说道,两人是至交好友,这样的玩笑话自然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如果天归一脉这届的炼气弟子中,没有这样一个存在,做这些弟子们的主心骨,那么就算这些弟子志气再高,也不过是一盘散沙,难成大器。”夜灵雀神色清冷,将丝丝入扣的分析道出。

    “最好没有,和修仙界比起来,东极洲太小了,能少一个分资源的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夜灵雀听完,笑了笑,星眸微张,仿佛浮起一层雾气,展现出别样的媚态,让焚虚谷看得心跳加速,连忙将眼光转到另一边,突然双目猛地瞪圆。

    因为碧蓝的天空,突然多出一道长长白线,将散乱的云朵切成两半,白线仍在不断前进,已经飞到船队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是剑修!”夜灵雀脱口而出,数日前的遭遇仍然历历在目,一剑沉船,那是何等的威势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你提到过的那个海外剑修,竟然如此嚣张,杀人毁船后还去而复返,让我来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焚虚谷面孔突然发红,不是血气上涨,而是体内的灵火发光,火光瞬间将他全身染遍。

    焚虚谷修炼的祝融焚世经是顶级功法,修炼出的祝融真火同属修仙界七大灵火之一,比起玄小天那等纨绔弟子,焚虚谷这个大师兄的地位,是靠实力得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海外那个门派的剑修,竟敢杀我东极洲七大门派弟子,报上门来,我来让你知道厉害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