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零八章 偶遇
    那人袖手挥出剑光,斩杀一船修士,顿时身化剑光,转身就走,并不回头看看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座楼船鸦雀无声,为首的楼船上,夜灵雀双拳握紧,始终没有出手拦截,因为生平第一次,她面对敌人,恐惧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人已经离开很久了,船上的弟子们才镇定下来,跟着夜灵雀的弟子,喃喃自语道,“那是筑基修士吗?如此恐怖,一剑,只是一剑,就把楼船斩断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炼气弟子,应该是海外仙盟的精锐。”夜灵雀无比肯定的说道,脸上的恐惧消失,取而代之是跃跃欲试,这是对强大对手的超越信心。

    船队继续前行,但是只剩下四艘楼船,仍旧坚定不移的向着海外修仙界的内部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乱风飞快的在海风白云间穿行,感受着极速的畅快。乱风最喜欢御剑飞行,因为在这种状态下,他总是能获得无上的快乐,一切的孤独、失落都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在海外仙盟,飞影剑派属于第一座次,而在飞影剑派中,乱风更是重点培养的两大弟子之一,另外一个就是他的师弟,二人都拥有先天剑胎,可惜前些日子,师弟被人杀死,剑胎也被抢走。

    乱风虽然对师弟没有多少感情,但是为了飞影剑派的名誉,也要追杀那个凶手,现在他获得一枚神奇莫测的算命草,总算找到凶手的下落。

    刚才经过的海域,那支船队明显是从陆地而来,是七大门派从东极洲派出的采药弟子,这些蝗虫每年都将海外洗劫一遍,自有海外仙盟派出的试练弟子对付,乱风并不想多作干涉,只是轻轻挥出一剑。

    可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剑,便将楼船这等下品灵器,连同船上的几百修士,都葬送海底。

    乱风丝毫不放在心上,这些蝼蚁一般的陆地修士,在他眼中微不足道,现在的他,眼中只有那个凶手的头颅。

    突然,怀中的算命草动了,乱风身上的剑光一折,立刻朝着算命草指引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在碧蓝的天空下,两道剑光陡然相遇,一声悠远漫长的轻吟声中,两道白色长虹汇聚成一团白光,然后白光猛地往内部坍塌收缩,最后迅速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青洲往后急速飞去,手中的飞剑只剩下半截,刚才对面突然飞来一名剑修,二话不说就是当头一剑,剑势催命,他来不及多想,发动最强的一招惊鹤振翅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的剑光之强,竟然和惊鹤振翅不相上下,巨大的反震力将飞剑都击断。

    乱风手上的飞剑同样只剩下半截,他心中的震惊不比青洲少,能在茫茫大海上遇到一个和他势均力敌的对手,简直太不容易两人。

    “如此剑法,才配杀我的师弟,莫非凶手就是他?”乱风双目盯着青洲,向怀里的算命草寻求答案。

    算命草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乱风有些失望,若是对面的剑修少年,正是杀害师弟的凶手,那么自己就能权力施加杀手,毕竟对剑修来说,一个能让自己杀的畅快淋漓的对手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陆地上的御剑轩弟子?”乱风问道,心想自己是海外仙盟弟子,毕竟有责任灭杀来袭的七大门派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对海外仙盟所知不多,你是飞影剑派,还是剑洞天,抑或是三尺草庐?”青洲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飞影剑派弟子乱风,你要记住这个名字,因为你将死在此人手下。”

    乱风突然想到,先不去管那个凶手了,反正暂时没有踪迹,还是先杀掉眼前的少年剑修吧。

    剑修想要技艺精进,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战养战,击败并击杀同等实力的剑修,对乱风来说,是一次宝贵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在下无门无派,散修李青。”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“竟是散修,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乱风轻轻挥手,一道淡得看不见的剑影出现在手上,这是他炼化剑胎后,然后以飞影剑派的独门功法,显化而出的无影飞剑。

    “不过,对剑修来说,最好的饵食便是剑修,杀了你,我又能变得更加强大,我的剑也会变得更加锋利。”

    飞影剑派有十三路影神剑诀,分别是承、绝、断、无、伤、含、流、清、舍、分、上、邪、归,乱风主修其中的无影剑诀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剑,也请乱风你品鉴下。”

    一人,半截残剑,青洲直面乱风,气势不让分毫。

    乱风眉毛一动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出剑杀人的征兆,淡淡的剑影已经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突然,乱风怀中的算命草动了,这次的动作无比剧烈,算命草仿佛活蹦乱跳的虫子,竟然伸出乱风的衣服,指向西北方向。

    “凶手出现了。”乱风手上的气势顿时散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面临两难选择,是去追杀凶手,还是灭杀眼前的陆地修士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修仙界中人,这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此人奸诈狡猾,平时隐匿不出,算命草只能用一次,而且寿命只有一个月,若是这次错过了,就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剑修,不用说了,肯定是出海采药的,肯定要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嗯,就这么定了,先解决凶手,然后再来寻找这个少年剑修决战。”

    乱风主意已定,当即将无影飞剑一收,对青洲说道,“今日我还有事,暂且离去,李青道友还请自重,活到我来找你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乱风合身入无形剑影,投射向西北方向。

    青洲弹了弹手指,飞剑立刻收回体内,望着乱风离去的背影,知道这次出海,最大的危机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几日后,夜灵雀带领的船队再度壮大,已然扩张大九艘楼船,除了被乱风斩断的那艘楼船,出发前长辈赐予的十艘楼船都亮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船队规模远超先前,已然聚集了七大门派的弟子,就连初来东极洲的凌霄观天归一脉,也有将近百人加入,不过他们势单力孤,只能屈居他人的楼船下,得不到独掌一艘楼船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座楼船由炫极宗掌管,炫极宗人数最多,加上大师兄焚虚谷和夜灵雀交情颇深,因此分得两艘楼船,焚虚谷带精锐弟子独享一船,剩下的弟子则和天归弟子公用另一船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