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零五章 灭杀
    眼看着毒金飞到眼前,青洲不敢动用飞剑去斩,生怕被沾染毒性,须知飞剑要收回体内,万一带入毒性就糟了。

    于是青洲双手推动,先天火汇聚成火球,将毒金挡住,毒金外观是黄色液体,虽然是金属,但却和水流一般无二,不断变形避开火焰。

    先天火能炼化万物,就连修仙界七大灵火也能没入,可是遇上这股毒金,却无计可施,再三灼烧,毒金也没少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知道毒金的炼制有多艰难,需要多少道火焰炼制,就会知道区区火焰,根本无法撼动毒金分毫。”长子明淡淡说道,语气带着说不清的虚弱,此刻他的脸已经有小半被黄色斑点布满。

    用毒金伤人,必须速战速决,一旦时间拖长,对长子明的伤害也很大,极有可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此刻毒金的剧烈毒性散发四野,附近山峰上的青翠色大片褪去,剩下死气沉沉的枯黄色,而原本肥力旺盛的黑土,也在毒金的影响下,变成毫无生机的黄沙,被风一吹,卷起大片风沙。

    长子明双手摇推,铁艺门的功法虽然比不上元磁之力,但控制金属也是一绝,只见毒金顿时分散成千百颗黄色水滴,化作绵密的毒雨,铺天盖地朝着青洲身上扑撒过去。

    青洲看了眼宇衣虹,光明大封印防御厉害,青洲的内甲同样是防御法器,却不敢将毒金放到身边,当即捏爆火球,无数月牙火刃旋转飞出,将分化成水滴的毒金打得四散飞开。

    毒金溅落地面,顿时升起浓烈白烟,原本泥土能抵挡大部分剧毒,可是在毒金面前,却被轻易腐蚀。

    在长子明的操纵下,毒金升上半空,继续向青洲泼洒而去,他的用意很简单,毒金可以重复攻击,可是青洲使出的日月双轮却是消耗极大的法术,根本不可能无限使用,这样下去,青洲总会法力耗尽,被毒金毒杀。

    虽然将毒金挡在身前十米开外,但是青洲却感到身体沉重,眼前渐渐变暗,呼吸的空气变得浑浊无比,鼻翼和脸颊上都布满淡淡的黄色斑点,显然在交锋过程中,毒性已经无声无息渗入体内。

    长子明同样收到毒金的荼毒,但是他长期使用毒金,手上又有能封毒金的水晶球,所以对毒金的抗性很强,不过青洲就不同了,凡是这样第一次面对毒金的,中毒的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见漫天花雨。”

    长子明双手一份,毒金汇聚成黄色水球,升到青洲头顶,然后猛的爆开,强劲的射出无数黄色水滴,布满青洲身边方圆百米。

    这一出手,青洲身边顿时化成浓烈的毒境,毒气熏、毒光照、毒波冲,青洲眼前的最后一丝光明快要消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洲体内的太虚之力动力,自从那次觉悟后,太虚指的威力更上层楼,对太虚之力的消耗更大,三个月的太虚之力只够使出一指。

    于是青洲对着漫天毒金,使出全身太虚之力,竖起一根食指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很简单,却让宇衣虹和长子明都不理解,不知道是何种奇怪的法术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们就知道这一指的虚无可怕。

    一指点出,漫天毒金消失了。

    消失了。

    是彻底消失,不是被弹回,也不是被打飞,而是完完全全消失了,仿佛从没在天地间出现。

    长子明目瞪口呆,若非身上的黄色斑点,体内的不适在提醒,他都要以为毒金从没出现。

    宇衣虹散掉光明大封印,震惊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这一手太震撼了,毒金的威力,用荼毒千里形容都不为过,刀劈剑砍、火烧雷劈都没法消弭,可是青洲仅仅用一根手指,就将所有毒金消灭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?”长子明喃喃自语,身体前所未有的虚弱。

    宇衣虹虽然目前和青洲是盟友,但见到太虚指的威力,也不由得暗自揣测,猜测自己若是面对这一指,动用光明大封印是否能挡住。

    青洲一指逼退漫天毒雨,带来众人震撼的反应,出手不停,飞剑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剑光划过天空,层层推进,留下的剑影叠加,宛如白鹤的翅膀。

    这一剑,带着震惊和威怒,是受到冒犯后的反击,偏偏宛若仙境,不带丝毫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长子明躲闪不及,被剑光击中,全身爆发出炒豆似的连串脆响,一声铁骨被尽数击碎,剑气流遍全身,当即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青洲神清气爽,这招惊鹤振翅,他先前演练了无数遍,终于在这一刻成功练成。

    七禽纵横剑,前两招是炼气期才能练成,后两招筑基期练成,最后三招金丹期练成,最后七剑合一是堪比元婴期的杀招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以炼气修为练成第三招惊鹤振翅,便有了正面击杀筑基修士的杀招。

    “赢了,我们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筑基修士死了,我们可以尽情采药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散修们开始欢呼庆祝起来,言语中青洲变成他们的同伴,击杀长子明成为所有人的光荣。

    宇衣虹走到青洲面前,有些不好意思,“李青道友,在下惭愧。”

    青洲理解的点点头,毕竟刚才情况凶险,四周都打成平地了,散修们离得远远的,不敢靠近,交锋的余波堪称恐怖,筑基修士的强大可见一斑,宇衣虹能自保已经很不容易,不能苛求太多。

    “宇大哥,解决了筑基修士,我们可以尽情采药了。”康岁安走过来,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解决了长子明这个岛上唯一的筑基修士,剩下的守护弟子和种植弟子,都是炼气修为,散修们足够应付了。

    康岁安等人原本计划中,是让不知情的散修挡住铁艺门的追杀,然后他们在宇衣虹带领下趁机采集灵药,所以才鼓动大量散修上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情况比想象的更好,青洲这个来历神秘的少年,竟能一举击杀筑基修士,这意味着剩下的人,可以大摇大摆的在岛上采集灵药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还有一件事情,我想听宇道友的解释。”青洲已经搜过长子明身上,从里到外,甚至储物环都翻了个底朝天,仍旧没有黄泉石的下落。

    康岁安看到青洲神色不善,脸煞白了,原本拉青洲入伙,以为他就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,就算是最后发现被骗了,也翻不起大浪。

    可谁成想,现在小鱼变大鳄,青洲惊艳出手,展示出正面击杀筑基修士的能力,若是他发起火来,把他们加在一起都不够青洲一剑砍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。”康岁安额头大汗淋漓,他知道有些人惹不起,眼前的青洲就是其中一个,若是现在回答不对,恐怕就会引发血战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