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零四章 毒金
    长子明被飞剑攻击,双手连连打出,但是青洲剑路奇诡,总能避开他的阻拦,片刻间,长子明身上就被打中无数次,喉头涌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长子明身上铁衣猛地升起,像是被无形丝线拉上半空,然后铁衣旋转张成一片铁纱帐,笼罩在长子明四周,将飞剑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燕断。”

    飞剑一曲一折,刺在铁纱帐上,鼓胀的铁衣一缩一弹,将飞剑弹飞。

    “悲风。”

    飞剑带着落寞的气势,再度刺击在铁纱帐上,铁衣鼓起成弧形,剑尖正中弧形的顶端,被猛地划过一边,一路带起火花。

    青洲盯着飞剑走势,突然眼光一亮,铁衣上的一个破洞引起他的注意,那是刚才被他刺中后留下的缺口。

    飞剑沿着铁衣划过长长的弧形轨迹,最后刺中缺口,轻松的和切豆腐般,飞剑刺穿铁衣,刺向长子明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铛”一声脆响,飞剑正中长子明的胳膊,半截剑身都插入胳膊,出乎意料的是,飞剑就此停住。

    青洲满拟这一剑,能将长子明刺穿,却不料仅仅一根胳膊,就能将飞剑挡住,免去了贯体之危。

    长子明伸出另一只手,握住飞剑,然后慢慢用力,在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,飞剑被拔出体外,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中,露出的骨头不是森白的,而是铁灰色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,老夫练就一身铁骨,连飞剑都能挡住。”长子明手掌用力,握住不断腾跃的飞剑。

    飞剑不断挣扎,锋利的剑锋将长子明的手掌割得皮开肉绽,但是长子明的一双手骨俨然也是铁灰色的,他手掌握紧,将飞剑锁在铁骨中。

    此时,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,光明大封印开始晃动起来,宇衣虹双手颤抖不止,看上去就要分开,相连的阵法线条也波动起来。

    透明的花骨朵中央,铁爪已然散开,变成海量的铁沙,铁沙若是全都散开,足够填平一座山谷,现在被封印住,不断的往外膨胀,其中的力量是巨大的,让宇衣虹用尽全力才能困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炼气修为,能将我逼到这个地步,就算是下黄泉也足以骄傲了。”长子明手握飞剑,嘴唇绽开微笑,看样子没把刚才的失利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前辈记性真不好,忘了从刚才打到现在,你一个筑基修士,都拿我们没办法。”宇衣虹虽然极力维持光明大封印,却反唇相讥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铁艺门中的筑基修士都是前辈这个摸样,那么我等可真要高兴了,就算是把岛上的灵药都采走,也不用担心被追杀。”青洲哈哈笑着,双手遥相指引,飞剑收到感应,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长子明感到手上的飞剑加剧了挣扎,合拢的指骨被慢慢撬开,突然寒光一闪,飞剑失去踪迹,长子明感到手掌凉嗖嗖的,低头一看,半截手掌都被截断,指骨的断茬不见骨髓流出,只有金属光芒。

    飞剑入手,青洲仔细抚摸剑身,现刚才斩断长子明手掌的铁骨,竟然将剑锋崩出几个缺口,虽然明知道飞剑入体温养会恢复原状,但还是不由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,小子,你伤我最重,待会儿,我不杀你,让你活够三天才死。”长子明脸上不见怒色,语气却冷得像冰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我都知道,口舌交锋无济于事,咱们还是手头上见真章吧!”青洲看了一眼宇衣虹,“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长子明点点头,伸出完好的手掌,掏出一枚水晶球,球内掏空,竟然盛着小半黄色的液体,液体橙黄透明,在水晶球内不断荡漾。

    “让你尝尝毒金的厉害。“

    长子明托着水晶球微微用力,水晶球顿时裂开两半,橙黄液体顿时升成一道水珠,长子明晃动两下,仿佛头晕目眩,脸上多出几颗黄色的斑点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愧是毒金,未伤人先伤己。

    你们听好了,毒金为世间剧毒,带有三种毒性,分别是毒气、毒光和毒波,别说是触碰到了,就算是隔空也能杀人。”

    毒金一出,尚未飞出杀人,但是长子明已然有些不适了,双目颜色暗淡,语气变得嘶哑低沉,脸上的黄色斑点慢慢变多。

    “毒金过处,寸草不生。”

    黄色水柱从空中落下,朝着宇衣虹头顶掉落,显然长子明想要先解决宇衣虹,破开光明大封印,将自己的灵器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毒金尚未临体,宇衣虹只见见了一眼,就感到头晕目眩,知道是三毒之一的毒光起作用,这毒金邪气逼人,连看都不能看。

    随着毒金慢慢靠近,宇衣虹的脸颊也浮现出几颗黄色斑点,知道毒金若是落到身上,自己恐怕就会化成一滩脓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宇衣虹果断分手,透明的花骨朵顿时散开,透明花瓣旋转着消失,下一刻出现在在他身边,然后重新组成封印。

    光明大封印散开后再度围上,但这次不同的是,被透明花骨朵困住的,是宇衣虹本人。

    不过光明大封印,不是困住宇衣虹,而是在保护他,黄色水柱飞射而至,撞在花骨朵外面,顿时被反弹出去。

    毒金只是毒性厉害,攻击力却不强,光明大封印反而防御密不透风,毒气和毒波都渗不进去,只能隔着花瓣用毒光攻击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毒金厉害,我只能自保了,你也尽量保全自身吧!”宇衣虹看了毒金一眼,头晕目眩,几乎站立不稳,当即闭上双眼,大声提醒青洲。

    宇衣虹话音刚落,黄色水柱就追了过来,青洲远远看到毒金,被黄色的光芒刺痛双眼,只感到头晕恶心,这才知道毒金的毒性之烈。

    长子明见毒金猛烈,让二人狼狈不堪,得意的笑了几声,然后虚弱的咳着,竟然吐出一口鲜血,鲜血中带着几缕黄丝。

    “子明,毒金是用世间最恶的金属炼制成,毒性剧烈无比,根本没人能操纵,只有用特制的水晶才能封住,一旦放出,即伤人又伤己,这是不到到万不得已,都不能使用的绝招,绝后路的杀招。”

    长子明响起师叔的话,当时师叔把毒金交给他,语气中充满了警惕,为了炼制毒金,师叔下半身都被毒性充满,瘫痪在床不能行动,面皮蜡黄一片,已然被毒金弄得风烛残年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师叔死于毒金的剧毒,尸体中带有剧毒,不能下葬只能火化,火化之后,骨灰里竟然出现了一洼毒金。

    见过师叔的下场,长子明不敢轻易动用毒金,先前有几次遇到强敌,只是泄露一丝毒性,就能灭杀强敌,而自己也中毒,毒性猛烈,花了他几年时间才驱除体外。

    现在对付两个炼气期的小辈,长子明竟也动用了毒金若是让他同门知晓了,肯定当做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