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零三章 光明大封印
    受伤了。

    筑基修士长子明竟然受伤了,而打伤他的,竟然是两个炼气期的少年修士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剑修?”长子明既惊且怒,捏碎一颗丹药,洒在伤口处,顿时凝结一层透明外膜,鲜血不再溢出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刚才是灵火,现在是飞剑,你到底是炫极宗的,还是御剑轩的?”宇衣虹惊奇的看着青洲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先不谈,我倒是可以肯定,宇道友和得一门关系匪浅呀?”青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在下早已说明和得一门没有任何关系。”宇衣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阵入体这样的不传之秘,在得一门中只有少量精英弟子才会传授,宇道友刚才却能使出,可见必定有得一门的背景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干笑几下,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对面还有长子明这个筑基修士虎视眈眈,刚才一番交手,只是轻伤长子明,对方的实力未损,情况依旧危急,不是追问的时候,因此两人都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长子明手掌挥动,两座铁山立刻散开,漫天铁沙缩成一颗铁丸,落到长子明的掌中。铁丸乌黑发亮,看上去浑然一体,不见一颗铁沙的踪迹。

    然后长子明低头,双目发光、双耳震动、口鼻吐气,七窍间同时喷出一股白光,白光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这团白光竟然天生七窍,有鼻有口有眼,闪烁几下,迅速钻入铁丸中,铁丸仿佛产生了声音,心脏般一跳一跳,缓慢而有节奏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这道白光,是长子明苦修多年的铁魂,以魂力孕养五金之英,先前的铁沙只是下品灵器,现在加入铁魂,就能达到中品灵器的级别了。

    长子明手掌一推,铁丸滴溜溜旋转,在空中划过一道乌光,瞬间落到宇衣虹头顶,宇衣虹抬起手臂去挡,双腿一沉,竟被沉重的铁丸压得陷入土中,腰部以下都被泥土埋住。

    铁丸出手,威势比先前的铁沙更强,宇衣虹本来还能抵挡几下,现在直接被打入土中。

    眼看着宇衣虹只留上半身在地面,已然动弹不得,长子明手指轻挑,铁丸往上一弹,然后再度落下。

    宇衣虹手臂抬起,对着铁丸一推,掌心通红一片,胳膊被打得往旁边偏去,脚下的泥土再度松动,身体往下沉去,这下宇衣虹只留下头颅露在地面,脖子一下都被埋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长子明轻笑着,铁丸再度弹起落下,直冲宇衣虹天灵撞去,这下的威势比前两次加起来更厉害十倍,偏偏宇衣虹被埋在土中,手脚动弹不得,只能被动挨打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剑光腾越而来,青洲出手了,飞剑一击命中,挑中铁丸,铁丸去势未止,沿着剑尖乱转,想要挣脱飞剑,但是飞剑不断刺出,将铁丸黏在剑尖。

    “轰”土块乱飞,宇衣虹破土而出,虽然身上沾满泥土,神色却不变,然后他用左手指甲划破右手掌心,在右臂上划出另外一套阵法。

    宇衣虹双臂一合,两只手掌上的阵法条纹开始结合,夺目的光芒从指缝透出,将两只手掌慢慢淹没在白光中。

    铁丸左冲右突、上蹿下跳,企图甩开飞剑,但是青洲一手剑术精湛无比,将乳燕归巢这一路的剑法使得炉火纯青,飞剑充满欢快跳脱的风格,舞成一道牢笼,将铁丸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”铁丸猛地发力,将飞剑荡开,然后飞速旋转,变化成一只带有四根尖利指甲的手爪,对着飞剑迅速抓下。

    飞剑对着铁爪一刺,顿时溅起火花,利爪立刻合拢,四根尖利的手指并拢如同牢笼,将飞剑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青洲并指一挥,飞剑的猛地直走折弯,燕断杀招使出,将铁爪一剑斩断,四根铁指都被斩断,飞剑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断裂的铁指化成几缕铁沙,汇聚到铁爪中,铁爪蠕动几下,然后接着向飞剑抓去。

    飞剑改变走势,不正面和铁爪撞击,而是一沾即走,因为铁爪能锁拿飞剑,只有采取游斗的形势,趁机削断几根铁指。

    一旁的宇衣虹双手合十的光芒越来越盛,将他的上半身都淹没了,然后他双手一推,大团光芒向前推去,飞到铁爪和飞剑相斗的上方。

    光芒散去,铁爪下方突然绽放一朵透明之花,这朵花灿烂无比,不多不少,正好十三片花瓣,花瓣透明如水晶雕成。

    “光明大封印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低声喝道,透明之花猛地合拢,花瓣往中央合拢,铁爪往上飞去,透明之花紧随其后,将铁爪困在中央。

    最后透明之花合拢成团,俨然回归成花骨朵的摸样,而铁爪就被困在花骨朵中央。

    花骨朵看似透明脆弱,实际上防御力惊人,铁爪被困在中央,左冲右突,撞出阵阵涟漪,而花骨朵却丝毫未动,连晃也未曾晃一下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快出手,我只能封住一刻钟。”宇衣虹双掌合拢,并的紧紧的,额头渗出大滴汗珠,显然在尽全力支撑封印。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飞剑刺出,化作一道神出鬼没的剑光,围绕长子明四周旋转,偶尔在某个死角刺出一剑,而且走势诡异莫测,十招中只有一招是直刺,剩下的都是回旋、斜击、折返、曲中。

    长子明双手变得铁青一片,对着飞剑伸手去抓,这双手仿佛铁铸一般,被飞剑刺中,只留下白点,但是青洲的飞剑滑溜如鱼,刺十下他只能挡中两三下,剩下的飞剑都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长子明身上的铁衣是防御法器,于是飞剑用力巧妙,刺中长子明的时候,采用的是钝力,而非锐力,落到长子明身上,仿佛是大铁锤砸中,巨大力量隔着铁衣传入,倒有九成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长子明怒了,他何曾在小辈面前如此狼狈,精修多年的灵器被困住,现在又被一个炼气剑修杀得只能抵挡,论境界,论法力,他都能稳压这两个炼气小辈,可是偏偏对方功法神奇,一人用阵,一人用剑,都超出了炼气期的力量。

    宇衣虹的光明大封印,是阵法的变种之一,可谓最强的防御,进攻时能困住敌人的法器和攻击,防御时更可以隔绝一切攻击,可谓拱手兼备。

    青洲的飞剑看似寻常,可是来头不少,是剑胎分化而出,而他的七禽纵横剑,虽然得自藏书楼的无名古卷,七招剑法分别对应炼气、筑基、金丹等境界,最后七剑合一,能出没到元婴期的力量。

    剑修是专精之道,必须舍弃其他一切杂学,以剑为生命,这样才能做到最精粹、最顶级。

    青洲偏偏是个怪胎,不但用法器对敌,更修炼了先天火、太虚指这等可怕的法术,本来这其中的任何一项,就足够普通的炼气弟子忙,可青洲又一心多用的能力,能同时修炼,进度却还不慢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采药,青洲遭受散修追杀,手上法器折损殆尽,最后索性直接用飞剑杀开一条血路,在连番杀戮中终于触摸到剑修的一丝精髓,将七禽纵横剑这门剑法修炼入门。

    前两招乳燕归巢和思雁南归,被青洲练到大成境界,分别达到“繁”和“简”两个端,“繁”者是吃透每招的剑意,演化出一路独有的剑法,“简”者就是将剑招精髓归一,演练出独有的杀招燕断和悲风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普通的炼气散修,可以说就算放在七大门派中,也是万里挑一的稀世英才。

    长子明所在的铁艺门,在海外修仙界只是垫底的存在,而长子明此人,在门中也不算强者。

    这番交手,竟然是青洲二人,将长子明杀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