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章 点土成铁
    “稀奇了,被翻过的土里也能抓到血绛草果。”

    其他散修见状停下动作,纷纷往这边看来,从刚才到现在,只有不到一掌之数的人才能抓到血绛草果,成功率太低了。

    而青洲呢,在被人挖过的土里,就能捞到一颗血绛草果,不由得让人认为这是他的运气好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走了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几根破线就能捉住血绛草果。”

    散修们见青洲的成果,立即一动,也取出各自的丝网法器,想要照样从土里挖出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青洲整理完毕,然后走到另一个被废弃的地方,血绛草非常脆弱,草根不能离地太久,不然会瞬间枯萎,这里的大片草根被翻起,已然失去原本鲜红的色彩,变得枯黄一片。

    大坑内还残留着几根蚯蚓似的主根须,显然是被人捏断,从而失去了血绛草果的踪迹。

    青洲十指一动,十根白色丝网射入泥土中,慢慢在地底深入张开,有了第一次的成功,青洲就知道,抓血绛草果和抓鱼没什么区别,就是要靠耐心。

    神识附在白色丝网上,只要血绛草果撞上,就会触发神识,青洲第一时间输入法力,法力收缩丝网,将血绛草果兜在内部,再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青洲双目紧闭,山风扑面而来,看似闭目养神,却时刻保持谨慎,神识不放过任何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边青洲在准备,四周的散修们也开始动了,他们取出各种丝网,有的是乌铁丝,有的是藤网,但是散修们和青洲的方法不同,完全是粗暴简单,丝网往地下一放,然后猛的抓起,将泥土抖落,看看有没有捉住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整座山都充满乌烟瘴气,泥土四溅,血绛草丛被破坏的更厉害了,却没有一个散修能捉到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“这回是两只。”

    青洲耳边嘈杂不休,却集中心神,感受白色丝网的动静,突然传来两次颤动,分别在不同的方位,知道有大鱼上钩,当即十指输出法力。

    丝网猛地收紧,青洲双臂用力,白色丝网破土而出,里面两道红光在飞窜,随着泥土不断抖落,终于安静夏利,露出两只鲜红的鸟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他又抓住了?”

    一个散修失落的甩动手上的大网,泥土散落地面,却没有血绛草果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些散修不懂得用丝网,不但没有抓到血绛草果,还将主根须弄断,血绛草果土遁而逃,更加难以找到。

    其余的散修也都看着青洲,若有所思的猜测他成功的秘诀,突然有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去找挖过的大坑,那里有断裂的根须,血绛草果会在周围活动。”自认聪明的散修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于是这些散修又一窝蜂的抢着聚集到大坑四周,速度之快让青洲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眼看着大坑都被占满,青洲只得去完好的血绛草丛下网,这里还残留着没有弄断主根须的血绛草果,成功率更大。

    丝网钻入地下,青洲用神识探到,地下正好一只血绛草果,虽然被主根须牵着,却在四周游走流窜,于是熟练的张开丝网。

    就在要收紧丝网的那一刻,青洲突然发现,丝网猛地一动,竟然是另一只血绛草果,带着断开的根须,逃窜了这里,正好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网出土,再度给青洲带来两只血绛草果的战绩,四周的散修都看的麻木了,然后拼命挖土。

    受到刺激的散修们越发疯狂,有的失去耐心,竟然取出法器对着地面狂轰,企图将血绛草果吓出来。

    青洲嘴边露出一丝微笑,这些散修却不知道为他人作嫁衣裳,如此粗暴的行为,将地底的血绛草果惊吓的四处乱窜,反而有不少主动撞进青洲的网内。

    就这样耐心下网,抓住机会就收网,青洲不紧不慢的出手,转眼间就抓了将近二十只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山上的血绛草果是有限的,青洲大杀四方,剩下的散修们都没了活路,于是有人找到宇衣虹,求他出面劝住青洲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若是累了,不妨歇歇。”宇衣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四周的散修,各个疲惫无疑,看着青洲的目光充满不善、嫉妒和眼红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青洲走下山,将血绛草果收起,这次的收获不几乎将山上的血绛草果抓走大半,剩下的都是小鱼小虾,就留给那些散修了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真是好手段。”宇衣虹语气中充满赞赏,丝毫没有为同伴失利而丧气。

    “宇道友客气了,若是你亲自下场,必定能胜过我。”青洲谦虚道,对面这个人始终让他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些不成器的家伙,若是能有李青道友一半耐心,也不至于一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微笑一收,对着山上的散修们大声说道,“都下来吧!”

    散修们虽然不甘心,却都应声而退,片刻间山上的散修们就走了个赶紧,只留下千疮百孔的草丛。

    然后宇衣虹轻轻撩起衣角,露出一排布囊,布囊的颜色和花纹各有不同,然后他双手如飞,从布囊中或抓或挑,或拈或捏,取出各种粉末,然后分布在各个指节。

    接着宇衣虹双掌平推而出,掌上的粉末开始汇聚成流,在空中划出一个阵法,阵法闪了几下,然后飞出没入山上。

    大山震动几下,尔后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宇衣虹收掌,语气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散修们将信将疑的走上山,发现泥土已然凝固起来,坚如铁石,但是这难不住散修,他们纷纷掏出法器挖开地面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一只血绛草果。”

    散修们围着一个大坑,里面的血色鸟头暴露在空气中,说来奇怪,血绛草果最擅长钻土,此刻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点土成铁阵法,最能克制土遁。

    青洲微笑看着,越发肯定宇衣虹和得一门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整座大山被阵法笼罩,泥土比铁更坚硬,血绛草果无法游走,只能被散修一一挖出。

    “宇大哥,一共是二十五只。”

    负责点检数目的散修,高兴的向宇衣虹报告,甚至不动声色的斜了青洲一眼,表示他们胜过了青洲。

    “嗯,收起来吧,前面还有。”宇衣虹淡淡说道,然后对青洲一挥手,“李青道友,请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