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九十九章 血绛草果
    众人继续前行,康岁安等人对青洲态度仍然有所提防,但是宇衣虹却和青洲相谈甚欢,言语中多次试探,想要套出青洲的来历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此人来历不凡,能在散修中混的风生水起,一手精湛的阵法修为更是不输得一门的精锐弟子,肯定有来头,于是在言语上和他多番周旋,同样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于是二人言语交锋,伴随着一路前行,眨眼间就到了一处高山旁,这座山峰并不翠绿,而是血红一片,仔细一看,原来是长满了血红色的草丛。

    “这是血绛草,结出的果子成鸟头形状,通体赤红如血,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药之一。”

    康岁安见到满山的血红细草,神情极为激动,显然筑基丹的药材对他的作用也很大。

    “不过,血绛草的果子深埋地下,会随着时间到处游走,很难找到,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到主根须,然后沿着主根须找到血绛草果。”

    偌大一座山,长满了血绛草,可真要找起来,就算把整座山翻个遍,也很难找到几颗,因为血绛草果能钻土逃遁,而且根须脆弱,有根须牵着还好,若是把根须弄断了,就彻底找不到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散修们顿时分出数人,开始上山刨土,顿时将血红地毯似的草丛缠得乱七八糟,大片血绛草被翻过来,根部被太阳一晒,这片血绛草已经没用了。

    本来若是铁艺门弟子前来采摘血绛草果,肯定会用专门的软玉铲子,轻轻拨弄草根,然后找出牵着血绛草果的主根须,不过这样速度慢,而且成本也高,毕竟软玉铲子价格不菲,只有门派采用得起。

    这些散修都是抱着捞一把就走的心理,自然不会顾忌血绛草是否能存活,往往一铲子下去,就是大片血绛草枯死,这次过后,山上的血绛草起码要死一半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一颗。”

    一个散修兴奋的叫道,然后握住一根血红色蚯蚓,正是血绛草的主根须,只见他一手握着主根须,另一只手不断刨着泥土,慢慢的深入地下,血绛草的根须也暴露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泥土被拨弄开,突然一颗拳头大的血红鸟头露出来,散修见了惊喜若狂,大声叫道,“我挖出一颗了。”

    不了这一叫乐极生悲,散修手上一用力,手中的主根须猛地断了,鸟头顿时往土里沉去,眨眼间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散修不甘心,神识立刻深入地下,形成巨大的网,搜罗血绛草果的下落,不料血绛草果的速度飞快无比,在神识网中闪了几下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散修不甘心,猛地取出一枚钢轮,对着地面猛地扔出,钢轮飞快旋转,将地面打出一个大大的深坑,但是血绛草果终究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千万不能弄断主根须。”康岁安说道,其他的散修见了,顿时引以为戒,手上的动作变的温柔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要不要上去试试手?”宇衣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有此意。”青洲点点头,他手上正缺这一位药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联合炼制筑基丹,对门派弟子以灵药换取筑基丹的要求极为严格,只有十份药材,才能换取一枚筑基丹,对此官方解释为,筑基丹的炼制过程中有损耗,炼丹师不可能有百分百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因此,青洲若是想要获得一份筑基丹,必须凑够玉简中名单上所有的药材十份,而且一样也不能少。

    虽然在幻岛上青洲大有所获,可是剩下的药材还没着落,血绛草果就是其中一份。

    此刻血红大山上,满山遍野的修士,他们不顾形象,如同老农般埋头泥土,挖掘血绛草果,将山峰挖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我抓到了。”一个散修兴奋的站起身,手上抓着一只血红鸟头,俨然是一枚血绛草果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个现成的例子,其他的散修速度更加迅速了,毕竟山上的血绛草果就这么多,别人早早抓完了,就没有自己的份了。

    青洲见山上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,微微皱了皱眉,然后找到一个被挖过的大坑,慢慢伸出神识,渗入泥土,钻入地下。

    地下情况复杂,散修们纷纷散出神识,想要捕捉血绛草果的踪迹,可惜血绛草果钻土神速,神识根本捕捉不到。

    青洲将神识布成大网,慢慢撒在地底,期间被几番触发,那是四处游走的血绛草果,在神识范围内一闪而过,可惜速度太快,神识虽然触碰到,却来不及出手捕捉。

    山上的散修们接二连三找到血绛草果,但是鲜有成功的,因为主根须脆弱,稍微用劲就断,而且血绛草果天生能土遁,只要根须一段,就再也抓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神识能结网,但是却抓不住血绛草果,如果神识能挡住血绛草果就行了,不过除非进阶筑基,将神识进化成先天神识,不然想用来捕捉灵物,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青洲几次尝试,都只能捉到血绛草果的影子,干脆停手,坐在一旁思考。

    “网,对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一个激灵,想到一样东西,从怀里取出大团白色的丝网,正是补天蚕蛾的丝网。

    补天蚕蛾的丝网神奇,能挡刀剑,能避水火,不仅能困住修士,用来捕捉精怪更是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丝网被灌注法力,伸出几百根白色丝线,丝线钻入泥土,寸寸深入,穿过地底血绛草纠结的草根,然后慢慢深入地底。

    眨眼间,青洲手中的白色丝网就消失无踪,已经全部没入地底,然后青洲的神识紧跟其后,附在丝网的每一寸上,在地底铺上方圆几百米的大网。

    大网已经撒下,青洲耐心等候,神识蛰伏地底,等待血绛草果的出现,他知道一名优秀的猎人,最不缺的就是耐心。

    青洲奇怪的行为引起其他散修注意,散修们见青洲不去挖土寻找血绛草的主根须,而且对着空荡荡的大坑发呆,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那里的土都被翻过三遍,毛都找不到一根,你就不要发呆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,山上已经没地方了,你还是下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血绛草果可用火烧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着耳中各种劝说,只是微笑却不反驳,十指各束一根白色蚕丝,蚕丝钻入泥土绷得笔直,突然十根白丝同时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现了。”青洲十指动了,法力开始输入丝网,地面开始耸动起来。

    在视线无法到达的地底,丝网切割泥土,开始猛地收拢起来,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丝网就从方圆几百米,收缩成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青洲吐气开声,双手猛地提起,大团泥土爆开,收束成球的白色丝网破土而出,大块的泥土不断瑟瑟落下,丝网内部一只红色鸟头还在徒劳的游走。

    “第一只。”

    青洲拍去泥土,端详血绛草果,发现这只鸟头栩栩如生,表皮血红光滑,没有一丝杂色,在鸟头的头顶,还连着半截血蚯蚓似的的主根须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