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九十八章 震慑妖藤
    这时马并文带着几个修士站出来,“让我们试试。”

    一个修士托住一盏油灯,手掌对着灯焰缓缓推动,突然冲出一股火龙,冲进卷成一团的食人藤中。

    凡是植物最怕火烧,这一招果然有效,食人藤被烧得吱吱乱叫,让后缩去。

    修士见此招有用,更是催动油灯法器,火龙连绵不绝冲出,将大树的表皮都烧出巨大的黑洞。

    突然,食人藤猛地散开,分出几十条灵蛇般矫捷的长藤,在空中凝成一股,吐出大团透明的粘液,半路封住火龙,让火焰在也烧不到食人藤上。

    修士再三用力,火龙也难以存进,突然对面绿光一闪,几条食人藤绕过火龙,朝着他胸腹卷来,眼看着他全力驱动法器,根本无暇反应,就要被食人藤抓住。

    这时几道寒光升起,食人藤被瞬间切成几十节,掉在地上不停扭动,断口流出透明粘液。

    修士心有余悸,连忙后退,被马并文扶住,马并文另一只手上握着圆月形状的弯刀,刚才阵是他出手救了修士。

    这番出手,彻底激怒了食人藤,只见参天大树颤抖起来,分布各处的食人藤开始集中,汇聚成巨大的藤球,只见藤球有几百米高,不断的收缩蠕动,让人看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下一刻,藤球动了,千百根食人藤飞出,朝着所有人飞射而去,每个修士都要面对上百根食人藤的攻击。

    青洲也不例外,只见这些妖藤飞到面前,有的直冲身躯,也有的绕过身旁,竟是要将他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飞剑一动,顿时斩落大片藤条,青洲皱起了眉,食人藤表面有滑腻粘液,竟然将飞剑的力道卸去大半,不然的话,青洲这一剑足以斩断所有来犯的食人藤。

    其他的修士就有些狼狈了,面对十几条食人藤还好,现在上百条食人藤,几乎将视线淹没,法器也拦不住,只是眨眼功夫,就有小班人被食人藤裹住。

    宇衣虹怒目张开,手上遥遥对着食人藤按下,只见空气传来烧焦的气味,一面阵法浮空升起,然后聚集成巨大的光柱,将所有的食人藤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这一手是虚空成阵,还是最擅长攻击的杀阵。”

    但是断掉的这些藤条,对巨大的食人藤球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,紧接着食人藤再次激射而出,这次的数量何止增加了十倍。

    天空被密密麻麻的食人藤充满,四周的光线位置一暗,宇衣虹双手挥出,两道阵法叠加在一起,形成白色的光柱,正中食人藤的中央,轰出一个巨洞,但是紧接着食人藤蠕动几下,巨洞消失。

    这时青洲出手了,双手上举,一颗火球旋转成型,紫青双色的火焰不断旋转,火球凝结成一颗水晶球,然后被青洲屈指一弹,灵火球立刻投入重重叠叠的食人藤中。

    灵火球小巧玲珑,飞入食人藤如同沙子掉进海里,没有任何反应,但是食人藤却汹涌的波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巨响,无数光线穿透食人藤相互缠绕的缝隙,然后食人藤像是吃饱肚子,开始膨胀起来,灿烂的烟花随即爆开。

    食人藤根根断裂,掉落地面不断扭曲,却有紫青色火焰附着在上面,将透明粘液烤干,然后把食人藤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紫青色的火焰骄傲而妖艳的飞舞着,看似弱不禁风,但是食人藤去畏惧无比,不停地退让收缩,避开先天火的攻击。

    青洲这一出手,顿时击退漫天妖藤,食人藤缩回树上,瑟瑟发抖,竟是对先天火产生畏惧,再也不敢出击。

    “好火,丝毫不弱于修仙界七大灵火,能惊退妖藤。”宇衣虹微笑看着青洲,“道友莫非是炫极宗的弟子,化身进入散修当中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,“宇道友阵法精湛,莫非也是得一门弟子?”

    宇衣虹哈哈大笑着,双眼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,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下面就麻烦李青道友,请你用火逼退食人藤,我再派人去采集草珍珠。”

    青洲同意这个办法,当即走到大树下,这些食人藤仿佛有灵智,见到他手中引而不发的先天火,所在茂盛枝桠间,再也不敢飞出伤人。

    于是剩下的散修们则御器飞行,悬浮半空,靠在大树旁边,见食人藤确定不再攻击,才放心大胆的采集树皮间的草珍珠。

    这一番劳作,花费了两天功夫,最后康岁安带着满满上百斗珍珠,摆开放在宇衣虹面前。

    青洲在远处一旁闭目养神,等待他们分配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次收获实在不少,要不,我们”康岁安说道这里,目光发狠,手掌做了个下切的招式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,就为了这些草珍珠。”宇衣虹似笑非笑的看着康岁安,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老康啊,你的眼界还是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康岁安被宇衣虹看的心里发毛,愣愣的问道,“那该如何分配?”

    “给他一半。”宇衣虹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一半!?”康岁安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地上摆满近四十个金斗,这是用来盛装珍珠的容器,一斗草珍珠足有上万颗,分出一半就是二十多万颗,折算成灵石可以算是天价数字。

    “宇大哥,是不是少点儿,我们人多,应该多分些。”康岁安感到肉痛无比,“依我看,还是把人杀了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声,你以为他听不见吗?”宇衣虹厉声喝道,“此人来历神秘,实力不在我之下,若是真的和他动起手,就算我亲自动手,你们这些人,至少折损一半。”

    康岁安悻悻的答应了,然后转身去和那些散修解释,意料中的事情发生了,这群人立刻炸开了锅,纷纷要找宇衣虹改变分配方案,最后被康岁安劝住,他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就凭他的那手火焰,就值得分走一半草珍珠。”

    众散修顿时安静下来,他们刚才有目共睹,食人藤攻击的时候,众人都手足无措,只有青洲一出手,就用火焰逼退食人藤,不然他们根本近不了大树旁,更别提采摘草珍珠了。

    康岁安带着二十个金斗,来到青洲面前,“青洲道友,这是您的份额,请验收。”

    青洲手一挥,二十斗草珍珠都被收入储物环,然后他含笑对康岁安意味深长的说道,“康道友,以后你真要多听听宇道友的话,这是我的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康岁安先是不明所以,接着才明白青洲早已挺清楚他和宇衣虹的对话,不由得老脸一红,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