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九十五章 定星盘
    修士死后,牙白骨哨掉落海中,被驱使的海鸟恢复原状,贪婪的看着尸块,俯冲几次,各自叼起尸块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有禁制阵法?”

    动作慢的散修们逃过一命,指着事发地点,金色大网正在逐渐隐没,残留的血滴被抖落海面。

    “鸟过人不过,有意思。”宇衣虹摩挲下巴,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余散修们仍未放弃,转到岛屿的另一边,这次几群散修联手,凑出十万灵石悬赏,让一位勇士在前面探路。

    探路的修士速度慢如蜗牛,为了十万灵石,他也是豁出命去拼,但是命只有一条,所以探路时小心翼翼,不敢触发什么看不见的陷阱。

    眼看着此人如履薄冰,双腿都在发抖,却一路有惊无险的进了岛,双足踏在了沙滩上。

    “好,没有阵法,就从这里突进。”

    康岁安拍手叫好,就要带人跟着突进去,宇衣虹一把拉住他,“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出灵市悬赏的散修团体,见有了效果,当即按捺不住,纷纷御器飞行,化作目不暇接的流光,沿着探路修士的路途飞去。

    就在散修们飞到路途一半,海面突然汹涌起来,海浪旋转着,聚起根根上尖下粗的水锥,正中散修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虽然水性柔弱,但是一旦冲击起来,却能切割铁板,水锥林立,如同海面生长的无数枪头,顿时将大半散修刺穿,鲜血染红海面。

    “快回头,有阵法。”

    幸存的散修们吓得魂飞魄散,立刻转头飞去,但是这些水锥再度变化,粗长的水锥生长出无数荆棘般水刺,水刺彼此相互连接,彻底封死了前进后退的路,把所有散修困在中央。

    水刺伸缩不定,不时贯穿修士躯体,尽管这些散修并非弱者,使出法器攻击水锥,可是水势无形,被法器轻易打散,随之汇聚成型,继续攻击散修们。

    转眼间,这些闯岛的散修都被杀死,水锥立刻散去,恢复了起伏波动的海面。

    散修们四面出击,围绕岛屿多番试探,伤亡小半人数,发现岛外布置的密不透风,各种杀阵层出不穷,只要敢闯岛的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死了几十人,只有开始探路的那个还活着,目瞪口呆的看着海上飘浮的尸首,心中涌起一股后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宇衣虹等人看着对面的修士,只有他一人成功上岛,整个过程都稀里糊涂,不知道是为什么阵法不攻击他。

    “岛屿四周阵法多变,这些破绽转瞬即逝,上一刻能上岛,下一刻变成要命的杀阵,就是用来引人上钩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心思灵敏,转瞬想明白其中关节。

    其余的三个方向,散修们遇到形形色色的杀阵。

    空气扭曲着,飞出大群火雀,这些火雀铺天盖地,广阔无边,形成看不到边际的火海,火雀们扑扇翅膀,扑到修士身上,立刻将修士烧成一个个火人。

    千百颗石球从海底升起,向四周的散修冲击过去,石球既多且密,一拥而上,空中的修士躲闪不及,当即被挤压成肉酱。

    无数条碧绿的海草破浪而出,化作长长的草线,顷刻间就把数名散修缠绕成粽子摸样,然后草线猛地收缩,将人拉进海底,海面上冒出大颗气泡,然后就悄无声息了。

    几大杀阵被接连出发,凡是敢闯岛的散修,尽皆落得个事败身亡的下场。

    海滩上的修士独身一人站在海滩,不知道是进还是退,岛内全是敌人,他独身一人进去那是找死,要是往后退,平安的来路已然变成绝路,返回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这是几个人影出现在他身后,都是服饰统一的修士,显然是铁艺门驻岛的弟子,他们见陌生人上岛,也不紧张,哈哈笑着围住了上岛的修士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番厮杀,铁艺门的修士们人多,杀掉上岛的修士,至此闯岛的散修们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铁艺门修士杀了人,看到四周围岛的散修,露出嘲讽的表情,遥遥的做了个挑衅的手势,乐呵呵的转身离去,丝毫不担心他们攻上岛。

    散修们围成岛屿,从四周闯岛,被各大杀阵打得死伤惨重,总算试出了岛外所有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宇大哥,你看。”康岁安见此惨状,也不由的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对啊,宇大哥,这些道友死伤惨重,要是不解决那些阵法,恐怕我们还没进岛,就要伤亡殆尽。”旁边的修士出言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岛外各有五个大阵,分别是金网、水荆棘、火雀、石球、水草,将岛屿四处包围,没有丝毫可乘之机。”宇衣虹指着岛屿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阵法各自对应五行,利用自然界中的五行力量,布成绝强杀阵,可是五行之气流转不休,始终在变化,不可能达到完全的平衡,岛屿孤悬海上,四周水气最为旺盛,因此水荆棘阵法最强,可是有强就有弱,最弱的则是火雀阵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话音刚落,就有人看向火雀出现的地方,不少被烧焦的尸首随着海波浮沉,被过往的海鱼啃食,露出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“嗯,水气压制火气,因此火雀阵最弱,是我们突破的最好地点。”宇衣虹做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那么,宇大哥,该如何破阵?”有修士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们只是散修,没有得一门的弟子,不然就能算数阵法运行的周天方位,然后找出破阵点。”有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这时康岁安哈哈大笑着,笑声中几位得意,于是有人问他,“康道友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“我笑各位有眼不识泰山,宇大哥精通阵法之道,丝毫不在得一门的修士之下。”康岁安看向宇衣虹,目光中充满崇敬。

    “竟是如此,宇大哥真是博学强知,我等佩服。”

    青洲心中一动,当即开口问道,“莫非宇大哥曾是得一门的弟子?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宇衣虹锐利目光扫来,好似触碰到什么禁忌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我全是自学而来。”宇衣虹解释道,不过语气有几分不自然。

    接下来,宇衣虹掏出一块圆盘,由朱红色石头雕成,上面画着间距相等的圆圈,从中心延伸出长长直线,将圆盘分成面积相等的扇形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