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九十一章 空印公
    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想要管我的闲事?”

    云九重修为是筑基中期,此刻身体更是巅峰状态,虽然看出血袍少年同样是筑基期,也毫不畏惧,见对方插手,顿时勃然大怒,威胁眼神看着血无瑕。

    血无瑕瞥了眼青洲,然后云淡风起的弹弹手指,“我的意思就是,你们一个都逃不掉,乖乖给我进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哇,你这邪道恶徒,竟敢冒犯于我,看老夫先收拾了你。”

    空空如也大手印推出,巨大手掌从天而降,五指撑开如笼,将血无瑕四周笼罩在内,去势似缓还急,让人根本躲闪不开。

    大手印罩住血无瑕,然后猛地收紧,指缝中飚出激射而出的血流,这些血流在空中散成血珠,血珠纷纷聚拢,积少成多,最后汇聚成巨大圆润的血球。

    血球蠕动着,拉长成人形,血色褪去,露出血无瑕白皙的面容,然后是飘舞的血色长袍。

    接着血无瑕动了,他伸手一抓,白皙的手掌压住大手印,两只手一大一小,一幻一真,相比起来,就像是蚂蚁抵住大象,从外表看去简直实力悬殊。

    可是升起的一幕发生了,血无瑕的手掌发出血波,在血波的蔓延下,大手印被染成通红之色,最后被揉成一个巨大的血球,被血无瑕吸进掌心。

    “陆地修士,哼!”血无瑕冷哼一声,袖子挥动,无数血色飞虫成群结队,遮天蔽日而来,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血幕,向云九重头顶压下。

    云九重一挥手,空空如也大手印拍出,血幕荡漾着,血色飞虫落如雨下,但是在半空化成血气,重新变成血色飞虫,汇聚到血幕中。

    大手印接连排挤,血幕不断晃动,剧烈的血气逸散,那是每刻都有千万血色飞虫被杀,可这些血虫是血气形成,生灭随心,根本杀之不尽。

    “灭神锤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使出神识攻击手段,顿时展现咫尺天涯的威力,血无瑕被瞬间命中,秀美的头颅顿时爆开。

    场面安静下来,血袍少年的无头尸体僵立半空,脖颈处断口鲜血汇聚,身上长袍浮沉不定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灭神锤,威力又岂是你等海外修士可以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解决敌人,心中痛快,灭神锤威力虽强,但也不可能将筑基修士的头颅炸碎,他起初感到有些诡异,但随即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青洲,现在碍手的人都去了,只剩下我们俩了,老夫可以好好的盘问你。”

    此刻青洲脸色恢复了血色,面对咄咄逼人的云九重,丝毫未露惧色,神色淡然的回道,“老爷子最好回头看看,不要高兴太早。”

    一道锐利风声传来,云九重身边银光一闪,银鱼有灵飞起护主,挡住快无极限的偷袭,但是随即失去灵性,滚落在云九重掌心。

    原本活灵活现的银鱼,已经变得暗淡无光,一颗血洞贯穿银鱼,血色不断往灵气内部渗透,将内部结构破坏的七零八落,眼看着这件灵器被废掉。

    偷袭的血光慢慢收回,源头竟然是血无瑕的无头身躯,只见丝丝血光从空中抽取,一层层还原出血无瑕带着邪魅微笑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邪法?”云九重声音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血魄仙体。”

    血无瑕嘿然笑着,身形一闪,立刻化成一道血影,比风更快,转瞬擦过云九重的右掌。

    云九重右掌猛地爆开,插在掌心的鬼首长钉掉落,被血影带走。

    “七钉入体,这种蠢法子竟还有人在用,真是愚不可及。”血无瑕轻轻捻动鬼首长钉,然后手指间血气缭绕,将长钉腐蚀消失。

    云九重体内少了一根钉子,顿时少了三个时辰,恨恨的看了眼青洲,转身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血袍少年修为不在云九重之下,而且功法诡异,云九重几番施加杀手,却伤不到血无瑕分毫,反而被破去七钉入体的秘术,眼看着身体快到极限,必须想办法自救。

    “想走,你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血无瑕眼神闪烁红光,胸腹激烈鼓动,飞出盘子大的血环,血环在半空悬浮着,散发出迷离的红色光圈,光圈收缩不定。

    血环猛地往内收缩,向中心崩塌下去,巨大的吸力形成实质,一道常常的冲击波击中云九重背心。

    云九重身体剧烈颤抖,手脚头颅如同牵线木偶,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折弯,突然六道血箭从体内飞出,分别对应剩下六根长钉的位置,鬼首长钉被血箭顶出体外,长钉尾部的鬼头发出失望的咆哮声,下一刻化成灰飞。

    长钉离开身体,云九重迅速萎缩下去,片刻间就缩成一个婴儿大笑,枯白头发夹杂着层层皱纹,看起来衰老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被长钉入体激发全身潜力,剩下的精血还不够喂鸟,算了,聊胜于无。”

    血无瑕摇摇头,张口一吸,云九重再度萎缩,像是被无形大手猛力挤压,飚出一股血流飞入血无瑕口中,剩下的残渣被风吹散。

    “嗯,你能让一个筑基修士,不顾身份追杀你,应该也有些秘密,不过在我血无瑕眼中,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所在,就是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青洲直起身,身上的气势迅速掉落,境界从练气巅峰调回炼气十层,接着是炼气九层,然后稳固在刚入炼气九层的境界,可是神识的伤痕却都被弥补完全,神识烈日恢复浑然一体,不见丝毫裂纹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在下不喜欢被吃。”

    青洲当即发动流云梭,恢复原状的神识操纵下,流云梭在金丹法力催动下,速度达到巅峰,一个呼吸多久飞出上千米。

    血无瑕看着流云梭留下的气流,眼神露出兴趣,立刻化作一道血虹,紧跟上去,血虹的速度丝毫不下于流云梭,就这样一前一后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现在听好了,下面我要出手,你放开囚神玉的所有束缚。”羽灵子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青洲摸索着圆润的囚神玉,看着背后血虹破空,离流云梭越来越近,终于下定决心,对着囚神玉一指。

    羽灵子的元神无色无影,化成阴风出现,升上半空,然后旋转几下,凭空划出一枚四方印章。

    四方印章正中血虹,顿时爆散成无穷血光,传来血无瑕气急败坏的连连吼叫声。

    血无瑕出场以来,总是全不在乎的神情,因为他实力够强,不管是海外仙盟的执法修士,亦或是出自凌霄观的筑基修士云九重,都死在他的血光邪法之下,但是这一刻,他的叫声中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“这是空印公,啊不,你怎么可能是空印公?”

    血光汹涌化成滔天血海,血海激起无穷巨浪,冲击四方印章,但是印章稳稳落下,在血海中央留下一枚印。

    四方印章散去,回归成阴风回到青洲面前,青洲可以清晰感受到,阴风远没有刚才阴寒,显然羽灵子这番出手,代价极大。

    阴风散去,一枚储物环落在青洲手中,然后传来羽灵子的声音,“这是云九重的储物环,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青洲收起储物环,无暇多看,驱动流云梭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血海中央多出一枚四方印章,所有滔天巨浪都平静下来,只剩下无波的血水。

    终于,血无瑕现出身形,血袍凌乱、发丝散乱,神情惊疑不定,那枚印章印在额头,盖住血色火焰,不时发出闪烁光芒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空印公,他不是追随六智圣大人战死了吗?”血无瑕一拍额头,烦恼无比,“空印难去,即便是血河证道魔功消磨也要大费周章,这下我的修行又要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