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九十章 血邪
    青洲依言出手,流云梭掉头向南,飞速划过天空,此刻流云梭全速出动,今墨生遗留的法力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着,只能全力支持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后方的云九重追赶不休,不时取出丹药服下,大手印速度虽快,对法力的消耗也颇大,但是他还有二十多个时辰的时间,耗得起。

    “南方有什么?”青洲吹了会冷风,感到胸口仍旧很闷,这是他第一次直面筑基修士,却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敌友不分的陌生人。”羽灵子说出这句玄之又玄的话后,就再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眼下只能听从羽灵子的吩咐,当即全力控制流云梭的飞行。

    流云梭是上品灵器,最起码要筑基修士的液态法力才能驱动,青洲也是仗着今墨生留下的法力驱动,但是控制方向却用的是青洲的神识。

    青洲被云九重的秘法失神锤击中,神识遭受重创,收束起来简直千疮百孔,只能勉强控制流云梭飞行。

    南方的远处,一道惊天血虹四处穿梭,在天地间肆意纵横,在血虹围绕的中央,上百个修士浮空而立,苦苦支撑血虹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是血虹威力惊人,只要被血光一碰,无论多么厉害的修士,当即变成空空如也的一张人皮,在血虹的攻击下,修士们如同下雨般接二连三掉落。

    血虹猛地停住,露出邪魅狷狂的血无瑕,此人接连吞吃几十个修士,额间的火焰纹身越发艳丽,满头红发艳的仿佛随时滴出血。

    “血无瑕,你敢杀我海外仙盟的执法弟子,简直胆大包天,我等今天要是走了一个,立刻上报仙盟,颁布通缉,派出精英追杀你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修士有筑基修为,但是在血光的攻击下,也显得狼狈不堪,一只手臂被血虹擦中,被他及时切除,只剩下渗着血的断口。

    “啰嗦,你们今天一个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血无瑕伸手擦擦嘴唇,然后伸出舌头擦擦指尖,显得意犹未尽,眼神看着众修士,有如看着满桌美食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在凡人岛屿上作威作福,杀多少凡人我们都不管,可现在你敢杀仙盟弟子,简直是疯了。你一个区区筑基修士,能抵挡得住仙盟多少次的追杀?”

    “凡人血枯燥无味,如同嚼蜡,不比你们修士服食灵药、吐纳灵气,血液大补,吃一个炼气修士,比得上一百个犯人,而吃一个筑基修士,比得上一百个炼气修士。”

    血无瑕俊美如同少女的脸庞下,血管浮现在白皙皮肤下,如同蜘蛛网般交错,只见血管一抖一抖,是在消化吸进体内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快,四散逃离,回报仙盟,派人追杀这个恶徒。”

    筑基期的执法修士下令道,身边剩下的几十个炼气修士纷纷四处散去,驾驭各色遁光,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“一个也别想跑。”

    血无瑕纵身一跃,化身一条滔滔血河,血河横亘天地间,看不到来源和尽头,浓厚的血光升起,巨大的吸引力顿时笼罩各色遁光。

    御器飞行的修士们,顿时身形停滞,仿佛有无形大手裹住全身,根本动弹不得,然后眼睁睁看着身形往后拉去,被血光慢慢吞没,进入血河中。

    血河静静流淌,看不见浪花溅起,更是不见被吞没的几十个炼气修士,血光发出的吸引力仍未消失,而是全部聚集到剩下的筑基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筑基修士全身血液都在蠢蠢欲动,远处血河像是无底深渊,在呼唤他全身鲜血破体而出,虽然他尽力运转法力抵抗,但是依然七窍流血,表情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“别想逃掉。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从北方传来,顿时灵光闪动,一道飞梭由远而近,已然飞到附近,被血河的吸力一引,顿时闯入战场之内。

    青洲眼看着就要投入血河中,那股血光阴森森的,让他本能就感到排斥,于是调转流云梭,就要从旁边逃离。

    “来者都是客,留下吧!”

    血河中传来血无瑕淡淡的声音,然后血光一闪,顿时一团血雾飞到流云梭前方,裹住流云梭的头部,顿时青洲感到极强的粘滞感,几番驱动流云梭,感到是在对棉花出拳,无劳无功。

    这一番耽搁,云九重已然追上,撑着大手印来到现场,看到如此诡异的场面,也慎重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海外修士?”

    云九重看到执法修士,根据宗门的信息,立刻判断出此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虽然陆地修仙界和海外仙盟不共戴天,双方修士只要见面就厮杀,但是眼下执法修士的情况,让云九重暂时忽略,更让他在意的,是半空那条诡异的血河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是陆地上的朋友,今天能换换口味了。”

    血河荡漾着,然后旋转着缩成一团,血光爆散后,血无瑕的身影出现,血色长袍迎风飘舞,如血般娇艳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的私人恩怨,这小子和我有仇,只要你不干涉,让我带走他,剩下的事情你自便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见这少年邪气森森,不是正路,但是海外修士充满各种旁门左道,也不去在意,现在他只想捉拿青洲,拷问出剩下的太清册。

    血无瑕眼神一转,立刻看出青洲神识重伤,吹口气即可灭杀,便不再多看,而是出手挥洒大片血光。

    血光形成一把长刀,对着执法修士当头斩下,此人刚刚从血河的吸力恢复过来,面对血刀攻击,却仍旧能反击,握住一根碧绿的三股叉刺去。

    血刀立刻奔散,化成一缕血烟,绕着三股叉盘旋而下,迅速冲到执法修士胸口,最后凝缩成血玉似的一枚三角棱,迅速穿透执法修士的胸口。

    血色三角棱从胸口刺入,破开背心飞出,带走执法修士身上的全部精华,只剩下空无一物的人皮。

    见血无瑕杀人饮血,一副不管闲事的摸样,云九重大喜,转身向青洲冲去,空空如也大手印抢先飞出,巨大的手掌若是收拢,能将青洲连同流云梭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眼看着青洲就在眼前,云九重心中狂喜,不料眼前血光一闪,大手印急速回转,猛地攥紧,突然握住一条血蛇,血蛇被大手印抓住,疯狂扭动着。云九重再三运力,始终没法捏爆血蛇,可见其坚韧程度。

    突然血蛇一滑,飞快回到血无瑕手中,缓缓没入其掌心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