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八章 七钉入体
    “云九重,竟然是你。”青洲叫出声,此老暗中潜藏许久,今天总算出现了,惊讶之余更觉痛快。

    此人身为筑基修士,大寿将至,唯一的孙子死在自己受伤,已然万念俱灰,剩下的执念就是杀青洲为**禾报仇,因此是青洲的一大隐患。

    现在云就从潜藏许久,终于对青洲伸出杀手,这让青洲不惊反喜,喜的是不再用日夜提防,可以放开手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好好,老爷子你不去闻自己的棺材香,却来上门送死,我青洲尊老爱老,就卖力一把,送你上路,也好顾全我和老爷子你的同门之情。”青洲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,取死之道。

    我要将你身上钻出十万个窟窿,放干鲜血而死,让你尝到比我孙儿更加痛苦百倍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眼神阴狠,看着青洲的眼神像是要吃人,仿佛等不及出手击杀青洲于当场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这是你和青洲的私人恩怨,弟子不便插手,还请你自便,我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眼珠子一转,御器飞行,几个呼吸间就飞上高空,飞快向岛外飞去。

    “走可以,别忘了把上品灵石留下,这块饵还是老夫交给你的,虽然没什么用?”

    云九重伸手一捞,两条银鱼射出,交错飞舞,转眼追上布舟生,然后对着他交叉飞过,银光闪烁间顿时将他腰斩,身体断成两截,重重摔落地面。

    布舟生徒劳支起上半身,左手捂住腰部断口,右手匆忙取出上品灵石,顾不上散落一地的内脏,大声哀求着,“老前辈,灵石给你,绕我一命,一命。”

    血腥气弥漫四周,布舟生的哀求声逐渐转身低声细语,最后细微的听不见,充满希冀和哀求的双眼,最后失去光彩,化为灰白的死眸。

    上品灵石沾着鲜血,落入云九重掌心,云九重召出水波冲刷灵石表面,将血污清洗干净,然后慢条斯理的放入储物环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一个就是你,你有何感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布师兄要是早知道你不会放过他,还会为虎作伥、残害同门吗?”青洲看向布舟生的目光,带着惋惜和怜悯。

    “会,猪狗明知道会被人杀了吃肉,依然甘心被人的饲养喂食。身为万物灵长的人,其实和猪狗没有两样,虽然明知道会死,却还是百般求饶,做些徒劳无功的事情。”云九重将两条银鱼召回身前,语气厌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老爷子你也自认猪狗?”青洲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你是猪狗,我也是猪狗,在那些元婴老祖的眼中,不论炼气弟子,还是筑基修士,都是猪狗,不,甚至比猪狗还不如,我孙儿年少有为,平时被那些老祖看重,可是一朝被你杀死,却比泥土还贱,再也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从那一天起,老夫就知道,想要报仇,只能靠自己,我孙儿的仇宗门不管,支脉老祖不管,但是我云九重管定了。

    老夫今年虚活一百五十载,寿命已经快到头了,目前是筑基中期修为,拿这条命做掉你,自认不亏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话已说完,更无言语,两条银鱼纵身跃起,在空气中钻出涟漪般的波纹,然后消失了,再次出现时,已经无声无息飞至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青洲感到两股极度凝聚的寒气直冲胸口,知道筑基修士的灵器攻击非同小可,必须要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银光脱口而出,在空中连续划出九个飞环,将气势蓄积到巅峰,最后宛若银河挂落九天,带着盛大的声势,斩在两道银鱼上。

    乳燕归巢之杀招,燕断!

    叮当两声脆响,飞剑斩在银鱼上,顿时溅起核桃大的绚烂火花,银鱼原本直冲青洲胸口刺来,被飞剑巨力一斩,顿时往下偏移,但是速度丝毫不慢,正中青洲小腹。

    青洲闷哼一声,向后飞射而出,顶级法器的内甲防护能力极强,并未被击穿,而是凹下去两点,深深陷入青洲肉中。

    耳边是呼啸的风声,青洲深吸口气,鼻腔喉咙间充斥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,但是内脏并无酸痛感,显然受伤不重,内甲已经挡住绝大数攻击。

    此时青洲无比庆幸,这件内甲是身上最贵重的法器,用到的机会不多,因为青洲实力超卓,对付同等境界的炼气弟子,一律都是横扫,很少有人的攻击能近身,可是遇到筑基修士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从炼气弟子到筑基修士,是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,首先是法力变成液态,更加雄厚精粹,其次是神识蜕变成先天神识,能离体**,具备重重异能。

    所以筑基修士轻描淡写的一击,就能击杀最顶尖的炼气巅峰弟子,可是青洲不同,他不是普通的炼气弟子。

    见青洲安然无恙,云九重略微有些讶异,但还是继续出手,两道银光在他身前一折,继续射向青洲。

    银鱼有灵,飞到青洲面前,竟然划出两道弧形,呈左右包抄的态势,向青洲背后的左腰右腰刺去。

    青洲飞剑斩下,一剑竟然刺出,竟然分化出两道剑影,因为速度太快,仿佛是两把飞剑同时刺中银鱼的脊背,出手之快、落点之准,堪称剑修天才。

    银鱼摇头摆尾,身上的鳞片剧烈振动,爆出迷离的银色光晕,小巧精致的鱼唇吐出几颗栩栩如生的气泡,仿佛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银鱼抖了三抖,无影无形的波动沿着飞剑而上,顿时将飞剑震的飞射出去,打了几个旋儿方才滞在半空。

    两条银鱼紧跟其后,贴着飞剑的剑锋抵住,然后交叉着猛力一击,飞剑瞬间被打得扭曲变形,随即恢复笔直剑身,那是攻击太过猛烈,将空气扭曲造成的幻觉。

    接着云九重手掌分开,两条银鱼分开,一条继续攻击飞剑,另一条脱离战场,直取主人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见来势凶猛,等闲法器若是去挡,必定被银鱼撞碎,当即空手一招,巨大的火球升起、

    紫青色的先天火使出灵火球,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日月双轮,只是片刻间,空间就爆发出汹涌火雨,雨点俨然是月牙形的火刃,旋转着飞舞。

    火刃是无差别攻击,除了出招的青洲,大部分就冲向云九重,此老身躯枯瘦,只要挨上一记火刃,就会当成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云九重手一指,筷子粗的银鱼瞬间变粗变成,横贯山谷空地,最后俨然一条数百米的巨大飞鱼,放大无数倍的银鱼,身上的鳞片也随之放大,片片都有巴掌大,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银鱼挡在云九重身前,然后张开鱼唇,无数气泡汹涌吐出,汇聚成长长一条激流,激流卷成圆环,将攻击过来的火刃都挡住。

    气泡看似柔软,被火刃一碰就炸,但是炸开的力量,却让空气颤抖起来,附近的火刃被震得崩溃散去,随着气泡接二连三爆炸,烧红半边天空的火雨为之一空。

    火刃使用先天火凝缩而成,每一枚都能洞穿钢板,将之化成一滩铁水,但是在气泡面前,比烛火更加柔弱不堪。

    银鱼打灭漫天火刃,待要进攻青洲,却被凭空射来的一道光矢击中,不远处站立逐浪箭士,青洲终于使出这件傀儡。

    银鱼被光矢击中,立刻翻滚飞去,每转一圈,就缩小数倍,几圈过后,还原成筷子粗的摸样,被云九重接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天归余孽对你倒是器重的很,连傀儡这等重器都赐给你了,不过无碍,最多让老夫多费些功夫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嘿嘿一笑,伸手在虚空中抓捞几下,顿时气流涌动,形成一只巨大的手掌,对着逐浪箭士凭空拿下。

    飞剑立刻对着手掌穿刺几百下,但是这只巨掌完全是气流形成,立刻吸收空气补充完整,仍旧坚定不移的抓向逐浪箭士。

    青洲神色一变,袖子对逐浪箭士抖动,傀儡缩成巴掌大,被他收回袖子中。

    巨掌对着青洲猛烈拍下,青洲飞剑直刺,悲凉的剑意升起,然后化成一股无声无息的风,沿着巨掌的掌心旋转着,巨掌竟然就此崩溃,呼啸的气流四散,响起刺耳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果真不凡,老夫年老力衰,还不一拿得下你,就不和你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云九重取出七根长钉,顶头是狰狞的鬼首,七寸的钉身翠绿一片,然后他咬咬牙,分别对着头顶、心口、掌心、舌尖、膝盖各刺入一根长钉。

    长钉入体,云九重脸上不见丝毫痛苦,反而露出享受的神情,他高昂着头,白色发丝随风飘舞,从发根开始变得乌黑,渐渐的一头白发变成乌黑。

    然后他全身都在变化,佝偻的弓腰变得笔直,满是皱纹的皮肤变得紧绷光滑,满脸的老人斑逐渐退去,浑浊的双眼变得清澈透明,从老态龙钟的老人变成年富力强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七钉入体,返老还童。”云九重呵呵念叨着,语气早已不复刚才的虚弱老迈,而是响亮有力。

    “你还忘了一句,法尽人亡,魂飞魄散。”青洲看着眼前诡异变化,也不吃惊,而是淡淡说道,“七钉入体的邪法,老爷子你也敢用,真想万劫不复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杀你,老夫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晚辈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