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七章 埋伏
    此刻孤身海外,能见到同门师弟,青洲还是几位欢喜,见布舟生神态热情,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“布师兄,好久不见,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比不上你啊。”

    青洲一愣,随即醒悟到对方是在说客气话,笑着摇摇头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青洲师弟,你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神色谨慎,拉着青洲走到偏僻的地方,然后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灵石出来,亮在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这块灵石通体透明,内部蕴含的灵气纯净而庞大,看不到下品灵石夹杂的砂砾和絮状物,仿佛是灵气凝结而成。

    “上品灵石。”青洲脱口而出,他手上就有几块,前些日子为了斩杀妖蛇,驱动逐浪箭士出手两次,耗费了整整两块。

    这逐浪箭士每一出手,就有筑基修士的威力,不过耗费灵石太过厉害,上品灵石能兑换一万下品灵石,却在一眨眼功夫就烟消云散,可见傀儡的消耗之巨大。

    因此青洲对上品灵石的需求量极大,可惜上品灵石可遇不可求,只能在灵石矿脉最核心的部位才有,普通的小型矿脉,最多只有一颗。

    布舟生取出的上品灵石,让青洲眼前一亮,若是能问出来源,自己肯定能寻得几块,支持逐浪箭士出手几次。

    ”敢问布师兄,这上品灵石从何而来?”青洲问道,却不敢肯定对方会回答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是从海上得来。”布舟生神秘的说道,伸手直指岛外,“我找到一岛,不在海图记录,上面荒芜一片,没有灵药生长,却被我意外发现半条露天矿脉,才挖掘到小半,就挖出这块上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布师兄怎么不在那里守着?”青洲见对方说得痛快,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,当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吗,说来惭愧,为兄原本也想独吞这条矿脉,可没成想挖到一半,突然有只蝎子冲出洞口,当胸就是一刺,我躲闪的及时,也被尖刺擦过左肋,留下好长一条伤痕。”

    说着布舟生聊起衣裳,露出的伤痕有巴掌宽,皮肉外翻,已然发黑,扑面而来一股腥气。

    “好畜生,尾刺竟然带毒,布师兄,服用解毒丹药了没有?”青洲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服用了,事后我想起来,那蝎子尚未到妖兽境界,不过仗着来去如风、尾刺剧毒,想着找回场子,没想到回去一看,毒蝎竟然有一大窝,足足有几十只,我一个人应付不来,想找些同门帮手,毕竟灵石晃眼,若是不找些信赖的同伴,恐怕会人财两失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长吁口气,目光炯炯有神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敢不敢和我干一场,矿脉中的灵石平分,要知道那可是露天矿脉,灵石弯腰就能捡。”

    修仙界中,灵石矿脉分布没有规律可循,有的深埋地底万里,也有的干脆就横在地表,前者非常难以开采,需要大量人力物力,只有大门派才能组织起开采的规模后者叫做露天矿脉,灵市遍地分布,只要有时间,一两个人就能收光地面所有灵石。

    因为容易开采,露天矿脉在修仙界已经绝迹了,只有在人迹罕至的海外岛屿,才会有这种稀有矿脉的存在。

    青洲听了,心肠冷静,回想布舟生说的话,然后终于抓住其中的要点,然后内心发出冷笑,看穿你的意图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多谢布师兄提携,小弟初来乍到,这次若能采到灵石,必定分出一半,孝敬布师兄。”

    青洲诚恳说道,神情中满是感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说好一人一半,采到多少都是自己的,青洲,我现在受伤了,那窝毒蝎子,还要靠你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宰光那些毒蝎子,为师兄出口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拍定方案,当即出发,青洲亮出飞舟时,布舟生眼光一亮,非常羡慕。

    飞舟穿梭云间,在布舟生的指引下,穿过碧波蓝天,离开熙熙攘攘的群岛,到了一处偏僻之极的岛上。

    这处岛屿偏离航线极远,无论是门派海图还是散修海图,上面都没记载,布舟生能找到这里,正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飞舟化作流光,没入青洲袖口,青洲和布舟生落到岛上东南角,那里是布舟生所说的矿脉所在地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那里就是。”布舟生热情的带路,带着青洲走到一处山谷,那里有个巨大的洞口,空口黑漆漆的,直通向幽深地底。

    “地面上的灵石都被我采光了,剩下的大半条矿脉埋在地下,不过入地不深,我们还能开采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说着,脚下却不懂,只是言语中多番鼓动,煽动青洲进入黑洞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还不快进去,我都看到,蝎子窝旁就有一块上品灵石,就在进洞口不远处。”

    青洲双足立地生根,却是动也不动,任凭布舟生鼓动巧舌如簧,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师弟,怎么不走啊,你是怕有危险吗?没事,师兄我走带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作势要上前,却被青洲冷冷一句话叫住。

    “布师兄,别装了,叫埋伏的人出来吧!”

    布舟生满脸的笑容僵住了,语气结结巴巴的,表情比自然的说道,“青洲师弟,你别乱想,我真的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布师兄,做戏做全套,你不惜弄伤自己,也要引我上钩,这让我很是佩服,不过你还是不够狠,在伤口上涂的毒药,并非蝎毒,而是毒性轻微的草药毒汁,将外观模仿成蝎毒摸样,我可是一闻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布舟生再也说不下去,表情非常尴尬,不过转念一想,面孔变得阴狠起来,目光透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可别怪我,你得罪了大概得罪的人,还连累我被人捉住,为了保命,只好把你引过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,有些讶异,原以为是有人眼红自己身上的灵药,才伙同布舟生设局,没想到竟是有人想要寻仇。

    “你们天归弟子,都是蠢货,连这点事情做不好。”

    苍老的声音响起,地面漆黑的洞口亮光闪动,一名老态龙钟的修士出现在青州眼前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