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六章 同门
    飞剑再度飞出,如同轻盈的飞燕,划过碧波春水,在海水中轻点几下,将所有的乾坤袋挑出,落入青洲手中。

    青洲伸展神识,化成七八股,分别进入乾坤袋,看清里面的东西,显然这些散修身家拮据,连乾坤袋的一角都没放满,于是将所有的财物集中到一个乾坤袋,剩下的都丢弃不用。

    收拾完现场,海面恢复平静,四周不断游过来剑齿鲨,这些被血腥吸引过来的海兽,在吞食完所有修士的尸首后,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青洲离开后,一只全身紫色羽毛的海鸟在上空盘旋几周,然后往北方飞去,慢慢降落到一座巨大的海楼船上,落到下方一名灰衣修士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紫儿回来了。”灰衣修士大声说道,“夜师姐,紫儿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站立船首的女子转过身,此女剑眉星目,身着男子劲装,一头乌发简单束在身后,长相俊美英气,俨然一位不辨雌雄的美少年。

    “紫儿过来。”夜师姐招招手,紫色海鸟扑棱翅膀,欢快的飞到她的掌心,细细的爪子握住纤纤玉指。

    海鸟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,夜师姐倾耳静听,微微颔首,最后往海鸟口中塞入几枚药丸,海鸟全数吞下,然后兴高采烈的飞上高高桅杆。

    “夜师姐,紫儿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个凌霄观弟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扫荡幻岛的那个吗,好像是天归一脉的青洲,刚刚在凌霄观夺得炼气弟子宗门大笔的魁首,是重点培养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人下手果决干脆,刚刚杀了一波骚扰的散修,已然向南方离去了。”夜师姐抬头望向南方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在幻岛收获颇丰,难怪有那么多人动心,明知不敌也上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散修们目光短浅,只知道在蝇头小利上计较,不过当中不乏铤而走险的亡命之徒,竟敢追杀门派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天归一脉初来东极洲,势力本就薄弱,难怪散修们敢欺负青洲。”

    “沿途的散岛不去管它,上面灵气稀薄,根本长不出多少灵药,残羹冷饭是用来打赏那些散修的。我们的目标是海外修士的本草园,那里的灵药才是种类最全,药龄最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海,肯定能为宗门带回上百颗筑基丹的灵药,我御剑轩又能多上一批筑基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夜师姐点点头,深邃的目光投向远方,楼船前进的方向,这片海域已然开始深入海外修仙界中央,不知道前方多少危险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,我等剑修,长剑在手,就是要斩尽所有挚爱。

    乱我心者,杀。

    阻我成道者,杀。

    逆天而行者,杀。

    武师姐身上升腾锐利的杀气,杀气之中云霄,将路过的几只海鸟射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海外修仙界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青洲循着海图指引,来到又一处岛上,此岛形势不同,岛外没有自然大阵,也没有妖兽游弋,因此相对比较安全,上岛的修士比较多。

    青洲上岛时,已经见到不少修士在岛内各处出没,这些人拉帮结派,占据岛内各个胜地,分工采摘灵药,不让其他外人涉足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些修士忙天忙地,将岛上的地面整个翻了一遍,不管是长成的灵药,还是破土的幼苗,都被搜刮一空,留下疮疤似的大坑。

    青洲走到一条河边,正要驻足歇歇,突然冲过来几个修士,气势汹汹的吼道,“干什么,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这条河蜿蜒曲折,竟然有一个不小的河中沙滩,上面生长着几株灵药,围着十几个修士,手持玉铲,小心翼翼的拨松土壤,将根须一根根挑出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在采药,以为青洲是过来蹭油水的,所以有专门负责赶人的修士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修士态度非常恶劣,根本不听解释,上来就是语气冲冲。

    青洲斜了他们一眼,没有说话,但是这些天杀人无数,身上已经积累了尸山血海般浓厚的杀气,只是淡淡的一眼,就让这些修士震惊的数不出话来,个个浑身冰冷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边的声响传到河中沙滩上,有的修士停下手上工作,不耐烦的大声喊道,“你们别磨磨蹭蹭的,快把不相干的人赶走,让我们静下心来干活。”

    这边的修士苦有说不出,本以为独身一人的青洲,不过是任人欺负,没想到露出獠牙后,竟然是如此可怕,在他面前,自己一行人仿佛是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绵羊,没有丝毫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这些修士,目光淡然,在他眼中,这些散修就好比蝼蚁,一剑飞出就能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修士们不知道,自己的生死就在青洲的一念之间,但是青洲身上的杀气,凝如实质,面对这股杀气,他们根本不敢妄动,生怕一动手就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突然,青洲动了,他转过身去,杀气一收,只留下一个逐渐远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修士们松了口气,全身大汗淋漓,比起大战一场更加疲惫劳累,心灵更是饱受折磨,眼皮子如挂铅块般沉重,只想着倒地睡去。

    “看前辈的笔记说过,习剑者,拿起剑容易,放下剑却很难,因为杀心一起,就很难控制,杀戮如同罂粟,会让人上瘾,若是不懂得节制,最后只能沦为只知杀戮的疯子。所以要修成极高的剑术境界,要学会弃剑的道理。

    何谓弃剑,不是放弃手中剑,而是要学会收敛杀心,不去做无谓的杀戮。

    剑为凶器,须得时刻藏于自身,待时而动,静若潜龙伏于九渊之下,动则飞龙在天遨游万里,得大自在,见大光明。”

    青洲默念口诀,内心澄净一片,早已没有和那些人计较的意思,因为他身上随便取出一棵灵药,都抵得上河中沙滩上所有药材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青洲师弟吗?”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个弟子,长相熟悉,俨然是当初和他一起回凌霄观参加宗门大笔的天归弟子,青洲依稀记得,此人名叫布舟生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,布舟生也是其中一员,青洲和他有过几面之缘,不过关系不熟,属于那种见面打个招呼的类型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