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五章 一路追杀
    “站住,交出你身上的灵药,我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青洲感受扑面的凉爽海风,感到非常惬意,如果身后没有身后的追兵煞风景,那么也是极好的一天。

    离开岛屿后,青洲满载而归,继续按照海图前进,但是他忽略了人性的卑劣和自私。

    当时上岛的修士们,亲眼目睹了被青洲扫荡的地面,自然推断出青洲肯定采集大量灵药,除了天归一脉的同门,其余的门派弟子和散修,都嫉妒的妒火中烧,尤其是本打算出风头的邱师兄。

    青洲已经走远了,这些人就算有恶念也没法,但是他们却懂得制造麻烦,将青洲身怀大量灵药的消息散步出去。

    大海上的消息有时候传的飞快,尤其是修士各有神通术法,相互交织的消息简直成了巨大的一张蜘蛛网,覆盖住大部分出海的修士。

    于是在有些人的眼里,青洲就成了最好的目标,要知道许多人出海许久,仍旧没有半点收获,与其辛辛苦苦去采集灵药,还不如干票大的,来一场杀人越货的无本买卖。

    门派弟子还好说,顾及脸面,加上没动过手的人放不开,所以很少有其他门派弟子出手。

    倒是那些散修肆无忌惮,遇到青洲后,先是百般威胁,等到威胁无果后,就要出手杀人。

    青洲一开始施加辣手,很是杀了几个出头鸟,本以为能震慑其余散修,可没想到利欲熏心,一波又一波的亡命之徒往上冲。

    到后来,青洲也收不住手了,杀人杀到麻木,感觉自己置身荒野化身野兽,四周全是野兽蛰伏,只有杀戮才能存活,你不杀人,别人就会抢先杀你,而起而不能有丝毫心软,因为你转身的一刻,刚才跪地求饶的人就有可能出手攻击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青洲心灵经历了极大的洗礼,他见过最卑鄙的人性,也见过最下贱的面目,有背信弃义的小人,也有生死相依的伴侣,不管是美好丑陋的、善良丑恶的,最后都死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青洲的心越来越硬,下手越来越狠,抛弃了所有花招,出手的目的就是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这些修士虽然单个都比不上青洲,但却不是光明正大对战,有的埋伏偷袭,也有的成群围攻,更有的结阵强压。

    青洲一身法术剑法,都得到极大锻炼,同时损耗也极为严重,金砖伤痕累累,备用的几件上品法器也都先后损耗殆尽,唯一完好无缺的,就只剩下飞剑了。

    飞剑是体内剑胎分化而出,就算被打得破破烂烂,只要收回体内温养,最终都能恢复。

    青洲手下的法器都损耗的差不多了,若是手上有材料矿石,倒也能修补一二,因为在炼器部他学得修理法器的手法,可是现在远在海外,条件不足。

    那些前赴后继的修士们,追杀青洲不成,反而被青洲杀死,身上的法器和乾坤袋也都落入青洲手中,几乎把青洲的储物环塞满。

    散修们日子清苦,能拥有顶级法器的简直凤毛麟角,最好的就是上品法器,青洲看不上眼,弃之不用,加上自己的法器都已损坏,干脆弃法器不用,专心用飞剑对敌。

    在飞剑杀敌的过程中,青洲将七禽纵横剑前两招练得炉火纯青,最终将乳燕归巢练成一式杀招“燕断”,思雁南归练成一式杀招“悲风”。

    甚至于在不断杀戮中,青洲和飞剑契合越来越高,已经触摸到第三招“惊鹤振翅”的诀窍。

    园中白鹤,孤芳自赏,高冷不近人,突然有不速之客闯入,白鹤惊怒之下愤而振翅。

    这招剑法的诀窍就在惊怒二字上。

    在被围攻和追杀的过程中,青洲越发感受到惊怒的意味,那是一种尊严被冒犯后的愤怒,就像他的处境,那些卑微的散修,因为龌蹉的念头就追杀他,就算无冤无仇也敢痛下杀手,让青洲心中的惊怒越发旺盛。

    身后追赶的修士男女老少都有,见青洲头也不回,只顾着催动飞舟前行,心中越发火热,想着追上去就能大捞一笔。

    “各位道友,此人虽然有飞行法器,但是法力却不能无穷无尽,只要我们轮流驱动滔浪海舟,就一定能让他精疲力尽。”

    修士们相互打气,眼看着前方飞舟速度放慢,显然青洲已经法力耗尽,再也驱赶不动法器。

    “好,快上去,抢光他身上的灵药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灵药,还有其他好东西,此人是门派弟子,身家丰厚,不比我们这些穷哈哈。”

    飞舟随着海浪波动,青洲长身玉立,面容冷漠的看着身后众追兵,目光中闪过一丝悲悯。

    “何苦来有,抢着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修士们不知死活,已然趁着青洲停住的空档,四处散开将他和飞舟围在中央,个个目光不善,露出对猎物的垂涎神色。

    “交出储物环,你就可以离开了。”一位老者修士抢先说道,兴奋得鼻翼都在扇动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知道你有些手段,不少同道都在你手上吃过亏,可是你不要狂妄自大,就算我们散修,也有绝顶强者,不是你能应付的,交出身上所有的财物,我们可以放你全身而退。”另一位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青洲语气淡然,手臂轻抬,一道银光浮空而起,在海上划过几条银线,交织成一张大网,将所有修士笼罩在内,下一刻,所有修士身上爆出血雾,被银线洞穿的身躯断裂成块,散落在海水中,被海鱼吞噬。

    这一下出手迅猛无伦,修士们甚至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到清风吹遍全身,等觉察到不妥,已经被飞剑瞬间穿透上百次。

    这场杀戮,不过是青洲经历的数百次中最平常的一次,如这般死在他手上的修士,已然接近上千,大部分都是散修,但是也有一些藏头露尾的修士出手行事都颇有章法,显然是门派弟子改装偷袭,也被他一并打发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