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一章 安然出岛
    湖泊旁,妖蛇吞吃了大半尸体,显得有些累,不再吐出墨黑毒气,而是把头搁在地上,闭目养神,随着时光流逝,身上的鳞甲慢慢变得清晰,粉红色的身躯开始变得青灰色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金光飞来,悄无声息,瞬间砸到妖蛇的头顶,因为刚蜕完皮,蛇鳞没有生长完全,脆弱无比,被轻松的砸出一个大坑,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青洲这一手完全是偷袭,为了一击命中,降低威力增加速度,得以打伤妖蛇。

    妖蛇被金砖打得晕头转向,怒气冲冲的昂起头,碧绿的眸子变得通红,头顶的血不断留下,如树枝般分叉,滴滴答答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妖蛇信子一吐,顿时转向身后,看到青色身影站立不动,双手平举,举起一张拉成圆月的强弓,强弓上闪起碧绿的光矢。

    光矢射出,妖蛇头一抬,正中左眼,人头大的竖瞳立刻爆开,妖蛇眼眶都被崩裂了,痛苦的不断左右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青洲已经潜行到妖蛇右下方,伸手一只,八把飞刀密密麻麻插满妖蛇的长满身,全都分布在白色的腹部上。

    此刻妖蛇身上的鳞甲已经呈青灰色,防御力恢复大半,飞刀竟然扎不透。

    妖蛇狂怒的摆头,用剩下的独眼看到青洲,上下颚猛地张开,呈吞天噬地的威势,眼看着血盆大口黑气旋转,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    青洲取出元磁金玲,对着妖蛇轻轻一晃,顿时元磁之力作用在八把飞刀上,妖蛇庞大的身躯不由得一晃。

    黑洞立刻偏离轨道,落到青洲身旁百米处的乱世从中,立刻无声无息的陷下去,翠绿的青草瞬间化成灰烬,大块岩石慢慢融化,最后出现在原地的,是一处巨大的深坑,弥漫着剧毒黑气,飞鸟也不敢从上空飞过。

    在元磁之力的作用下,身上镶嵌着飞到的妖蛇,身躯不由自主的扭动卷曲,妖蛇再度张口,凝聚出一颗巨大的黑洞,这次竟然往自己腹部喷去。

    黑洞滚滚而下,没过露在外面的飞刀,然后飞刀开始显出锈迹斑斑,慢慢腐蚀衰败。

    不过,妖蛇此举固然高明,不过只能融掉外面半截,却没法让毒气深入体内,因此腹部还残留着半截飞刀。

    青洲再度挥动元磁金玲,妖蛇身躯再度甩动起来,然后在半空猛地伸直绷紧,一动不动,被青洲牢牢的拉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逐浪箭士再次出手,一道光矢射出,朝着僵直的妖蛇射去,落点正是妖蛇的七寸弱点。

    光矢没入蛇躯,顿时飙起一股血浪,接着炸开四散血沫,妖蛇吃通知下萌发巨力挣脱元磁金玲的束缚,疯狂扭动着,粗大的尾巴几乎要打到青洲身上。

    青洲身上升起悲凉的剑意,思雁南归的剑招悠然发动,虽然妖蛇庞大身躯扭曲不定,但青洲的眼睛死死盯住已经破开血洞的七寸。

    飞剑穿过扭曲的蛇躯,正中七寸,沿着血洞一路刺入,破坏性的剑气旋转搅拌,将粗大的蛇躯内部破坏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接下来飞剑一转,朔流而上,一路血花四溅,最终从蛇首破皮而出,带出四股血箭。

    妖蛇的身躯重重落在地上,只剩下徒劳的抽搐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剑,汇聚了青洲九成的法力,一剑刺出后,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,好在计算周密,成功击杀这头妖蛇。

    根据青洲交战的情况,这头妖兽已经是筑基初期的实力,因为刚刚蜕皮,实力大为降低,这才被青洲击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妖蛇最厉害的地方,在于鳞甲和毒液,鳞甲防御厉害,毒液无孔不入,这头妖兽蜕皮不久,身上的鳞甲还是软的,根本防不住飞剑,加上先前释放毒气捕食猎物,毒囊为之一空,全部的本事去了十之七八,只能憋屈的死青洲手上。

    看着庞大的蛇躯,青洲心中涌现豪气,这是自己击杀的第一头妖兽,妖兽一身是宝,再加上湖泊四周的灵药,这回可真是满载而归了。

    像是褪下的蛇皮,这可是筑基妖兽的皮,做成护甲能抵挡筑基修士的攻击,而且柔韧清包,团起来也不过拳头大。

    然后是妖蛇的躯体,正珍贵的是蛇牙和毒囊,青洲取出仅剩的半截飞刀,艰难的剖开妖蛇,取出藤球大的墨黑毒囊,长在口中的毒牙上下和两根,俨然是粗长的匕首,被金砖巧了十几下才松动掉落。

    青洲将妖兽身上的材料都采集完,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到灵药丛旁,用玉铲挖掘灵药,这里有上百株灵药,青洲可没有留给后人的厚道习惯,就连刚发芽的幼株都挖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采摘,花费真正三天时间,青洲终于清闲下来,抱着丰厚的战果休息。

    接下来,青洲在岛上再没遇到过此类的情形,没有危险的妖兽,也没有珍贵的灵药,很显然,这块海岛已经失去价值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岛上只有青洲一人行动,显然分布在四周的修士,仍然没有找到进岛的路径。

    青洲走到海边,一声呼啸,燕尾豚欢呼着游过来,多日不见,这条鱼又变胖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跟着燕尾豚,在雾气中穿梭,青洲终于走出迷雾中,看到四周的修士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天,岛外修士想尽办法,也没法进入岛内,反而有些运气不好的,被透明妖兽吞吃殆尽,吓得剩下的修士再也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西南角,邱师兄还在计算方位,面露欢喜之色,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已经算出最佳的入岛路径了,你们跟着我,肯定能穿过迷雾,不受阵法限制。”

    邱师兄得意洋洋,身后的师兄弟大肆追捧夸奖,突然四周响起哄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快看,有人从岛内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划破重重迷雾,出现在众人眼前,有前些天见过他的,认出此人正是当初闯进雾中,众人都以为他死在迷雾中,没想到能或者出来。

    邱师兄走上前,举手下压,止住四周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得一门弟子邱长水,众所周知,我得一门最为精通阵法,前些时日我早已来到,因为看出海岛四周环境复杂,有天然形成的幻阵,更有凶猛妖兽在四周游弋,捕杀闯入修士,若是贸然踏入,轻则被困,重则丧命。

    只有我以宗门的计算法门,找出天然幻阵的破绽,才能进入岛内。

    因此不可能随随便便什么人,无头苍蝇般乱碰乱撞,都能进入岛内。”

    邱师兄说着,似乎无意间看了青洲一眼。

    修士们看到他的举动,联系到话中的意思,纷纷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邱师兄这么一说,修士们已经肯定,青洲并未登上海岛,而是在迷雾幻阵中困了好些天,今天才误打误撞闯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争锋不顾旁人哄笑,走到青洲面前,“青洲,你没遇到危险吧?同门师兄弟,还是要抱团前行才安全。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邱师兄,李争锋低声说道,“那人臭嘴臭脾气,现在我们用得着他,先客客气气的,等待会儿到了岛上,就不用跟他客气了,下手能多快就多快,一根杂草也别给他们留下。”

    青洲知道他在安慰自己,心里大为感动,“师兄,储物环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李争锋虽然不明白,但还是把储物环递过去,青洲对着储物环轻轻一抹,然后交还给他,“师兄,待会没事就早点走吧,时间宝贵,不容浪费。”

    说完,青洲转头离开,向着远离海岛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此人也知道廉耻为何物,李争锋,你的师弟也不是一无是处嘛!”

    李争锋表面笑着,暗地里怒骂不止。

    邱师兄虽然狂傲,在阵法一道上却颇有造诣,虽然和燕尾豚带的路不通,但是七拐八拐还是带着众人上了海岛。

    跟着邱师兄的得一门弟子,把自己当成半个主人,大大咧咧的说道,“大家要饮水思源,懂得感恩,待会儿找到的灵药,先让我们得一门采摘。”

    但是现实注定让所有人失望,这帮人浩浩荡荡的扫荡整个海岛,除了乱石沙滩,别无他物,唯一找到的植物,是兔子都不吃的野草。

    “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”邱师兄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,一副收到重大打击的摸样。

    任凭是谁,也难以接受,自己辛苦一番,好不容易上了海岛,才发现灵药已经被其他人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更为打击人的是,先前邱师兄还在众人面前对青洲多番嘲讽,眼下的情景,正是最无情、最干脆的打脸。

    只有李争锋一人,神秘莫测的微笑着,轻轻抚摸手上的储物环,那里面有是个木匣,里面藏着炼制筑基丹的灵药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