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八十章 妖蛇
    “好了,大肥,你先去玩吧!”青洲朝着海里的燕尾豚摆摆手。

    燕尾豚也摆动前肢,一转身扎入海底,寻找小鱼小虾欺负着玩。

    岛上荒凉贫瘠,被白茫茫雾气覆盖,放眼望去,根本没有高大的树木,四周都是嶙峋的乱石,只有为数不多的土壤夹杂在石缝中,为数不多的绿色就生长在里面。

    青洲踩着乱石,四周寻找灵药,但是目光所及,都是荒乱的野草,连野兔子也不吃。

    岛屿边缘没有油水,长不出灵材,青洲迈步前行,向岛屿中央走去。

    越往中央走去,地势就越高,青洲发现,这个岛屿明显是海底火山爆发后形成的,残余的火山灰混合海兽尸体,形成最精华的肥沃土壤,生长出珍贵之极的灵药。

    灵药需要吸收天地灵气生长,除了空气中的稀薄灵气,最主要的就是从土中汲取灵气,若是灵气不足,灵材便会枯萎坏死,门派中为了种植灵药,特地炼制灵泥,而岛上自然形成的土壤,比灵泥更加肥沃,所以能生长出珍贵的灵材。

    青洲走到岛屿中央,见到大片乳白色的土层,这是自然界形成的灵土,上面生长着形形色色的灵材。

    “好好,这里面可有不少门派稀缺的灵药。”

    虽然每年都有修士出海采药,这处岛屿也是离海岸最近的一处,可是因为岛屿奇特的形势,还有周围的透明妖兽分布,所以很长时间都没修士踏足其上,生长的灵材都药龄充足,最年长的有五百年药龄。

    筑基丹上的灵药,至少需要两百年的药龄,而且药龄越长,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越好。

    青洲打开玉简,对照上面记载的几十种灵材,俨然有几种灵材就生长在眼前。

    眼前的灵药丛郁郁青青,算上刚刚破土的翠绿嫩芽,一共有十几株。

    青洲取出玉质的铲子,小心翼翼的拨开白土,避开细微的根须,灵材娇嫩,有一点破皮就会流失大半药力,必须用百年以上的灵木做成木匣收藏,因为蕴含生机活力,能保持灵药的药力。

    甚至于在木匣内收藏的时候,灵材根部也必须附带原生的土壤,这样灵药带回宗门,还能入土培植。

    眼下天归一脉百废待兴,缺少筑基丹的炼制灵药,所以青洲不光带走能炼制丹药的灵药,就连年份不足的灵药,也要带回玉皇山培养。

    青洲将眼前的灵药采完,继续往前走去,突然眼前黄影一闪,速度快如闪电,腥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无论是释放法术,还是御使法器,都来不及了,青洲张口一吐,飞剑立刻飞射而出,黄影应声而落,断成两截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青洲收起飞剑,看着脚下,黄影俨然是一头黄鼠狼,背上生长两片薄薄的肉膜翅膀,一双前爪指甲细长尖利,闪烁着金属光芒,若是被刺中心口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回想刚才一幕,青洲感到惊险万分,这只黄鼠狼虽非妖兽,但是速度奇快,尖爪锐利,而是潜伏暗处,暴起袭击,若是一般修士,刚才就被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途中,青洲亦步亦趋,但还是遇上几波攻击。

    生长肉翅的黄鼠狼快如闪电,善于偷袭,有时候三四只一起出动,交织成土黄色的网,断绝所有躲避的可能。

    头顶张独角的兔子,浑身通红如血,生长的毛发又粗又硬,俨然是根根精钢似的细针,而是全身鼓胀起来,千百根血色毛发都激射而出,仿佛无数硬弩强弓集中射击。

    全身碧绿的蜥蜴,生长铜钱大小的鳞片,虽然行动缓慢,身材臃肿,但是能吐出剧毒气体,能洞穿石块,花草触之即苦。

    这些奇异野兽,各有绝技,显然长期伴随灵药而生,已经进化成精怪级别,和炼气修士相抗衡的存在。

    虽然一路上危险重重,青洲却收获颇丰,已然收集了将近十种筑基丹的灵药,眼看着越往中央走,四周的气氛就越发压抑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一段路,青洲察觉到,竟然没有遇见一只精怪级别的野兽,谨慎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前方倒毙一只背身肉翅的黄鼠狼,面目狰狞,身上没有伤口,但是嘴唇却漆黑一片,显然是被毒死的。

    青洲袖手一挥,飞刀寒光闪过,将黄鼠狼尸体切开,流淌大片墨黑血液,但是飞刀沾染一丝黑血,立刻变得光芒黯淡,内部的符文阵法隐然开始崩溃。

    飞刀升起先天火,紫青色火焰开始灼烧黑血,响起嗞嗞的响声,黑血在先天火的灼烧下非常顽固,花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青洲不仅为黑血中的毒性惊诧,仅仅是一丝黑血,就差点废掉他的法器,可见放毒的源头,至少也是筑基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正沉思者,前方突然冲出一只跌跌撞撞的黑影,挣扎几下就一头栽到地上,皮肤漆黑,俨然又一头被毒死的精怪野兽。

    青洲这下肯定了,前方肯定有筑基存在的妖兽,而是这头妖兽凶残暴戾,不是透明妖兽那种吃饱了就不在杀人的性子。

    根据自然界的规律,越是强大的野兽,占据的地盘就越好,普通精怪都能霸占珍贵的灵药,那么筑基妖兽所处之地,肯定有更为珍贵的灵药。

    青洲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思,金砖藏在右手,飞刀握在左手,飞剑咬在齿间,一步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湖泊,四周倒满喝水的野兽,那些精怪级别的野兽,还能站着,抵抗四周的毒气,而毒气的源头,是一条几十米长的粉嫩长蛇,腰围有水桶粗。

    长蛇上半身竖起,幽绿的竖瞳闪着无情的寒光,口中喷出大股黑气,黑气落到水里,散在空气中,但凡触碰到的野兽,立刻倒地毙命,然后长蛇不断吐出血红信子,卷起地上的尸体,吞进体内。

    长蛇的下半身埋在一堆褪下的蛇皮中,蛇皮呈青铜色,而蛇躯粉红,几乎看不出蛇鳞的轮廓,显然这条毒蛇刚刚蜕皮,正在毒杀猎物,吃下去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而让青洲不肯离去的,是湖泊四周,生长的粗壮灵药,那些灵药随便采摘两三棵,就抵得上刚才青洲的所得。

    粗略看去,已经集齐了玉简上的大半灵药,若是这一把能的手,青洲少说也能换取一两颗筑基丹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长蛇明显是妖兽,经历过一番蜕皮,妖蛇的实力肯定有所下降,但也不是炼气级别的攻击能伤到的。

    青洲心念急转,终于拟出一套方案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