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七十七章 灭尽敌寇
    金砖飞起,朝胡大哥头顶落去,速度之快化作一抹金光,带动的劲风压的海面凹下去一大块。

    胡大哥抬头一看,双眼瞬间变得雪白,大口张开,吐出一个白色的冰柱,冰柱内部白气缭绕,接触到外部空气,白气立刻逸散而出,见风就长,形成飘渺不定的白色冰丝。

    冰丝彼此纠缠凝结,瞬间形成厚重的冰层,冰层重重叠,挡在金砖的前方。

    金光在冰层面前止步,发出咯吱一声,最外缘的冰层被瞬间击碎,接下里哗啦声不绝于耳,金砖势如破竹,一口气击穿上百冰层,但是冰柱冰洁冰层的速度更快,击破一层冰层,就有十层冰层形成。

    到最后金砖已经是强弩之末,威能耗尽,不仅前方的冰层无穷无尽,就连后方被击破的冰层,也开始愈合起来,眼看着就要被重重冰层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青洲对金砖遥遥一指,金砖原路飞回,在空中旋转几下,甩掉冰渣,然后继续往下打去,又是几百层冰层被击穿,胡大哥也不紧张,只是不断驱使冰珠,构筑的冰层已经有成千上万。

    这些冰层形状复杂,在空间内肆意铺张,形成冰的迷宫,若是被深陷内部,就算有神识操纵,也无法在一时半刻将金砖撤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练气十一层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青洲已经试出胡大哥的实力,此人法力比自己雄厚,练就冰雪系的法术,并有异宝在身,足以横扫炼气十层的大部分弟子,放在散修当中简直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难怪对方嚣张无比,不把门派弟子放在眼里,甚至聚集同伙,杀人劫财。

    不过就这点实力,还不放在青洲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投降,我不杀你。”胡大哥似乎觉得青洲棘手,口头语气开始松动。

    “不杀我,难道放我离开、”青洲戏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万一你去告密,我们就危险了。”胡大哥说道,“只要交出储物环,并束手就擒,我们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拒绝,”青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,小子,你太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胡大哥勃然大怒,冰柱瞬间化成一条冰龙,张牙舞爪、栩栩如生,冰龙粗如水桶,从头到尾足足有上百米,只是来回曲折身躯,就已经将战场都占满了。

    冰龙一双眼睛起初暗淡无神,然后吴大哥对着冰龙轻吹口气,冰龙顿时双目一亮,大放寒光,朝着冰刀霜剑的寒气空间一冲,顿时将八把飞刀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飞刀上的先天火灼烧冰龙,留下拳头大的洞,但是冰龙身边寒气不停散发,填补空洞,片刻后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冰龙撞飞冰刀,然后扭头冲去,正中半空金砖,沉重的金砖落下,正中龙头,响起金铁交鸣,龙头被打扁,寒气凝成的龙须、龙角和龙牙,都被打断磕飞。

    被打扁的龙头猛地张开口,喷出大股寒气,寒气没入龙头中,然后龙头开始变形,长出龙角龙须龙牙,恢复了先前的摸样。

    金砖再度落下,这次龙头一扭,躲过金砖,然后身躯猛地扭动,龙尾带着巨大风声,拍打在金砖上,如此巨大的力度,连金砖也无法抵挡,顿时飞射到千米之外。

    这条冰龙是冰柱所化,按理说攻击起来,全按照胡大哥的神识操纵,但是青洲明显看出,冰龙的某些动作出自本能,在一些细微的当面,因为时刻危急胡大哥的指令不可能立刻下达,但是冰龙立刻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条冰龙有灵器的功用。”

    筑基期的修士能压制炼气修士,一是液态法力,同等情况下,法力比炼气修士浑厚几十倍,二是灵气,灵器甚至能自主攻击敌人,三是神识强大,具有各种不可思议的作用。

    眼前的胡大哥不仅法力雄厚,冰龙又能自主攻击,俨然是一名伪筑基修士了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做法。”青洲对此嗤之以鼻,所谓炼气十一层,就是透支潜力,断绝筑基的希望,固然能能获得横扫炼气十层的力量,但是此生与筑基无缘了。

    因此门派当中,炼气十层是最美好的状态,弟子们除非自暴自弃,肯定不会修炼什么炼气十一层,可是这些散修不知道,他们一味追求强大的力量,断绝自己的前途,以为以后有不久的方法。

    眼前的胡大哥就是散修中的一员,他不知道,自从上了炼气十一层,从此以后与筑基无缘了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蠢货,就让我送你上路吧!”

    胡大哥显然神识也到了一心多用的地步,同时对抗青洲的飞刀和金砖,看着青洲两路攻击都被压制,自以为占了上风,就等着凭借浑厚法力,将对方耗死。

    这时青洲动了,只见他一挥手,飞剑半空出现,抖动几下化成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寒光刺中冰龙的龙头,从大嘴刺入,没有直直飞出,而是沿着蜿蜒曲折的龙躯不断穿刺,最厚击穿龙尾,在四射飞溅的冰块中现行。

    冰龙凝固住了,一道裂纹沿着嘴角,顺着弯曲的龙躯,裂开龙鳞,绕过龙爪,最后蔓延到龙尾末端,在一声轰响声中,冰龙从内向外爆开,炸成漫天冰块。

    飞剑刺破冰龙,去势未止,对着胡大哥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胡大哥的表情凝固,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,夹杂着惊恐、畏惧、疑惑、不甘、绝望和后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身躯猛地炸开,化成漫天血雨。

    海上非常安静,因为没有人敢呼吸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许久才有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条海舟,立刻分散方向窜去,这些散修实力不强,但是逃生却很有本事,知道抱团逃跑只会死在一块,四面八方乱跑还能活几个。

    可是这对青洲来说,并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八把飞刀围绕身体分布开来,青洲神识一动,飞刀带着熊熊火焰,向八方飞去,瞬间追上海舟,在神识的操纵下,飞刀准确无误的击穿海舟上的散修,若是有法器来攻击,飞刀立刻撞飞法器,然后凭借请打的先天火攻击,被命中的散修,收到了双重伤害,被刺穿身躯的,然后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飞刀绕了一圈,最后海面上没有一个站立的散修,青洲看着茫茫大海,感到索然无味,收起飞刀,金砖飞起落下,将几条滔浪海舟打成碎片,上面的尸体也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于是海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燕尾豚被刚才的杀戮惊呆了,趁乱钻入海底,此刻等到风平浪静才跳出水面,看向青洲的眼神初时有些畏惧,但是紧接着就亲热起来。

    海兽的观念很简单,只要对他们好的人,就是好人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