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七十六章 炼器十一层
    靠的近的海舟突然动了,上面的六个散修飞窜过来,想要冲上飞舟,将青洲抓住

    青洲也不后退,对着几人挥了挥手,几道寒光闪出,六个散修感到清风迎面吹来,双足已经站在飞舟的边缘,距离青洲只有几步距离,纷纷狞笑着就要冲上前,突然觉得全身一软,眼前的海天顿时变得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六个散修被腰斩成十二段,扑通扑通掉近海里,浓重的血腥气顿时弥漫四周,夹杂在海水的腥味中,让四周的散修都心凉如冰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杀了老庞他们!”又惊又怒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顿时三条飞舟冲杀过来,分别从青洲的身前和两侧杀来,这些散修慎重许多,不敢直面青洲的法器攻击,而是各自抛出法器向青洲扔来。

    青洲双手前伸,左手御使八把飞刀,布成密不透风的阵势,将前来攻击的众多法器拦下,这些法器大都是中下品的法器,只有寥寥几件是上品法器,被飞刀一撞即飞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,凭空亮起金光,一块方正的金砖飞出,足足有房屋大小,旋转着对一条海舟落下,去势之快根本看不清金砖,上面的散修只觉得强风压顶,眼前金光一闪。

    下一刻,滔天海浪激起,夹杂着飞溅的血液,金砖破浪而出,留下一个巨大的漩涡,漩涡逐渐平息,海舟已经荡然无存,只剩下大大小小的碎木块飘荡,上面的散修被打得血肉模糊、支离破碎,被海水冲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,此人法器厉害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金光陡然升起,然后迅速落下,又是一条海舟被击沉,这些海舟都是中品法器,能御水破浪日行千里,也能飞天乘风日行八百,但是偏偏没法抵挡顶级法器的攻击,连带着上面站立的散修,也躲闪不及,被金砖打成肉酱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百米高的水柱落下,金砖升起带出巨大漩涡,漩涡内残缺自提和碎木块碰撞旋转,最后被海浪淹没。

    青洲连发施下辣手,击沉三条滔浪海舟,上面的散修无一幸免,展现出强大的实力和冷酷的心肠。

    其余的散修不敢动手,只能求助看着胡老大,此人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,已经到了炼气十一层的境界。

    胡老大阴沉着脸,从海舟上一跃而起,高高悬浮半空,这是完全不凭借法器,以深厚的法力御风悬空,时间越久,对法力的消耗越大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刚才我看走眼的,不过你能杀我兄弟,无非凭借法器的威力,自身境界最多就是炼气十层,我现在让你知道,炼气十一层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七大门派中,炼气分为十层,到十层就要练气纯阳,准备突破筑基,这是最正统的修炼进程。

    但是散修们条件不够,有的人终其一生,都得不到筑基丹,因此另辟蹊径,炼气十层以上再度努力,开辟出炼气十一层、十二层的境界。

    炼气十一层仍旧是炼气境界,但是法力比十层更加雄厚,也略带些许筑基期的特制。

    那些筑基无望的散修,就开始从炼气十一层往上修炼,企图不用筑基丹也能媲美筑基修士,但是终究只能形似筑基修士,相比起来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眼前的胡老大自称炼气十一层,论实力比起练气十层要高许多,难怪敢杀门派弟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门派弟子,除了背靠门派,欺压我们散修,根本不动修炼,也不懂什么是力量,现在就让我告诉你,炼气十一层究竟有何等恐怖。”

    只见胡老大伸手一挥,四周温度陡然下降,空气中弥漫着柳絮般的雾气,海水变得浑浊起来,渐渐凝聚出大大小小的冰块,散修们也感到海舟不再飘荡,低头一看,四周海面开始结冰了。

    青洲乘坐飞舟,看到胡老大身边寒气不断冒出,此人法力浑厚无比,比青洲都要超过一倍,四周海水收到影响,已经结成厚厚的冰层。

    “冰刀霜剑。”

    胡老大双手一挥,空中的雾气顿时凝结,形成数百把刀剑,密集有如春雨,但是这些寒气凝成的刀剑,比钢铁更硬,锋利的程度也犹有过之,闪烁着森严的寒光,笼罩天空四野,在这些刀剑攻击范围内的青洲,显得无比渺小。

    无数刀剑飞来,一路带起严寒彻骨的冰凉。

    八道寒光飞出,尚未和刀剑接触,就被寒气冻结,飞行的速度也大为降低。

    冰刀霜剑自带寒气,使得空间温度降低许多,即便是顶级法器,在寒气范围内,也受到影响,不能继续快如闪电,而是奇慢无比,看上去一伸手就能捉住。

    若是修复前的飞刀,此刻就该无功而返了,可是前不久,青洲刚刚以火灵符炼刀,而飞到内部封存的,正是青洲最得意的几门法术之一,先天火。

    青洲打了个响指,飞刀顿时通红一片,四周升起紫青色的先天火,看上去就像是八个火炬,投入到森寒幽暗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火光升起,顿时引发剧烈的反应,先天火照耀之处,寒气迅速消退,连钢刀也斩不断的冰刀霜剑,在先天火的所过之处,纷纷破碎断裂,比腐烂的木剑更加脆弱。

    接下下来,青洲任意驱使飞刀,带着先天火在寒气空间纵横来去,四周的冰刀霜剑纷纷溃散,胡大哥气势汹汹的攻击还没开始就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火能克制冰,但是你别忘了,冰也能灭火,在相互克制的情况下,还是谁的法力更强,谁才能获胜。”

    胡大哥掌心冒出白茫茫的寒气,仿佛白玉雕琢的圆柱,寒气纯粹通透,仿佛无穷无穷一般,投入到寒气空间中,厚重的寒气顿时将空间填充满了,甚至将带有先天火的飞刀淹没。

    一开始,青洲还能隔着白茫茫的寒气,看到飞刀上的紫青火焰,随着寒气的加重,最后不光飞刀踪迹难寻,就连先天火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青洲也不慌乱,寒气只能困住飞刀,想要决出胜负,还要看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