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七十五章 恶言敲诈
    早在东极洲时,青洲就听说过,散修和门派弟子之间关系紧张,因为七大门派的垄断地位,霸占各种资源和机会,天长日久,散修自然心生怨恨,对趾高气昂的门派弟子嫉妒仇恨。

    修仙界中,门派弟子欺压散修是常态,散修敢怒不敢言,只得忍气吞声,因为在七大门派为主的修仙界中,散修处于弱势地位,必须遵从七派的秩序,若是敢于反抗权威,说不定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可要是门派弟子落了单,平时如羔羊般软弱可欺的散修,随时有可能化为豺狼猛虎,聚集成群将门派弟子围攻杀死、抢夺其身上的法器丹药。

    各大门派每年都有弟子无故失踪或死亡,除了内讧互斗外,就是被散修杀掉,针对这个情况,门派选拔精英弟子,组成巡逻队,捕杀那些敢于下手的散修,并发布通缉榜令,悬赏缉拿仍然在逃的凶手。

    但是,杀戮仍在继续,并非强压可以杜绝,可以说,只要七大门派还在,门派弟子仍旧欺压散修,这种因为仇恨和欺压产生的杀戮,就永远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现在,地处茫茫大海,青洲独身一人,服饰明显是七大门派的弟子,脚下的飞舟是上品法器,戴在手上的储物环也暴露了身份,在这些散修眼中,是可以欺负和敲诈的肥羊。

    扔火球的修士年近中年,眼神精明狡猾,看青洲要为区区一头燕尾豚出头,心中瞬间闪过无数恶毒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条燕尾豚是我们的战利品,你想要的话,拿灵石来交换吧!”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?”青洲也出言反驳,而是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万灵石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附近的几十个散修都吃惊了,燕尾豚不过是最常见的海兽之一,堪比路上的野狗,根本不值钱,此人出价十万灵石,都能买下妖兽的材料了,明显是在敲诈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,这些散修没人出言提醒,只是心中暗自窃喜,盘算着若是真能敲诈到十万灵石,自己能分到多少。

    燕尾豚虽然听不懂人言,但知道察言观色,知道散修们在为难青洲,生怕青洲撒手不管,可怜巴巴变的看着青洲,憨厚的脸上满是气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可以,先把这条鱼给我。”青洲点点头。

    玩火的修士先是一惊,因为他早已做好被拒绝的准备,十万灵石数目巨大,就算青洲只肯给一万灵石,他也会答应,但是没想到青洲答应的这么干脆,竟然不还价,惊喜之余,贪婪之心大盛,想着为什么不出价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忙着,我刚才说错了,这头燕尾豚很通人性,十万灵石太便宜了,二十万灵石。”

    修士出尔反尔,竟然把价格翻了一倍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明白他的意思,不仅不感到惭愧,反而露出不善的笑容,盯着青洲,慢慢的将他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青洲仍旧古井无波的表情,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状况动气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灵石,你知道有多少吗?”青洲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不多,对你这样的门派弟子来说是九牛一毛,分到我这些朋友手上,也就每人千百块灵石而已。”玩火的修士狠狠的笑着,威胁的意思不言而明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在敲诈我喽?”青洲不怒反笑,指着对面的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不明白吗,现在是海上,不是东极洲,你的门派救不了你,我们人多势众,想怎么玩你救能怎么玩你,乖乖的交出灵石破财免灾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胡大哥是厚道人,只要你二十万灵石,要是你遇见宇衣虹那个疯子,命也好、钱也好,统统拿走,到时候你连哭都带不急。”旁边的散修帮腔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你们这些门派弟子,平时就知道欺压我们散修,现在给你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们拿命冒险,采集的灵药、矿石和材料,被你们大门派用贱如草的价钱收购,炼制成法器丹药,卖给我们的时候却是天价,我的几个兄弟,就是被你们这些吸血鬼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眼看身边的散修群情激奋,玩火的修士也就是胡大哥,成竹在胸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这些兄弟心里都有火,现在二十万已经不够了,你得拿出三十万灵石,才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似乎没看到四周跃跃欲试的散修,此刻四周的海风已经停了,海面平静无波,只有燕尾豚扑棱海水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我来出个主意吧,灵石,我一块也不出,你们想活命的话,早点离开,不然等我出手了,你们的性命我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顿时引发散修们的哄然大笑,轰天的笑声惊走路过的海鸟,有的散修笑的直不起身,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,有的散修笑的连眼泪都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活腻了吧,也不看看这周围是什么情况,也敢说狠话,信不信我们把你杀了,往海里一扔喂鱼,就连你的门派也找不到你。”一个修士恶狠狠的对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这话的意思,你们以前杀过门派弟子?”青洲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是三男一女,也是在海面上,那几个人一开始还傲气的很,到最后还不是跪地求饶,什么恶心的话都说出来了,可是没用,男的当场就杀了,女的吗,嘿嘿,活了好几天。”说话的散修沉醉在杀戮的美妙中,露出淫邪扭曲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老三,别说了。”胡老大脸色一变,制住此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,你既然听到不该知道的事情,我们不能放你走。”胡老大面带杀气说道,散修当中,杀死门派弟子不是什么大事,前提是不能让人知道,若是被大门派追究起来,他们这个团伙将面临灰飞烟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青洲原本还想戏弄这些人一番,但是听到刚才的那番话,知道这些人恶迹斑斑,手上血案累累,是名副其实的恶棍,必须下重手清除掉,内心翻起杀机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