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七十三章 出海日
    这一天,东极洲七大门派都聚集海边,派遣弟子出海采集筑基丹所需的药材,场面非常浩大。

    海浪滔天,来来往往、进进退退,将礁石拍打的滑腻险峻,海岸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,根本看不到尽头,都是参加这次出海采药的修士,包括门派弟子和散修。

    经历许多,青洲也发现,修仙界的称号就和武林人士的江湖一样,都是泛称,江湖人士聚集的地方,就是江湖,相应的,修仙者聚集的地方,就能成为修仙界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盘踞的核心地区,被称为修仙界,而东极洲在他们眼中,被成为近海修仙界,海外的那些修士,被称为海外修仙界。

    东极洲除了七大门派,还有许多散修,他们围绕在大门派周围,这次出海采药,大量散修也会跟随。

    当然了,散修势单力薄,无法跟大门派讨价还价,采到的药材无法换取筑基丹,只能出售获得灵石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有大量散修跟着出海,人数比七大门派多好几倍,不过伤亡人数也是大门派的好几倍,是名副其实的炮灰。

    此刻站在最显眼位置的,还是七大门派,御剑轩、炫极宗、得一门、百灵宫、大工堂、长庚谷,还有代表凌霄观的天归一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人都到齐了。”御剑轩的金丹真人名为斩清风,是首席傲绝世的师弟,金丹中期修为。

    作为大门派在东极洲的分支,御剑轩和其他门派一样,都有带头领导的人物,因为是分支,不能叫做掌门,而是成为首席。

    御剑轩首席傲绝世,炫极宗首席玄天南,大工堂手下鲁不凡,是东极洲修仙界的三大金丹后期真人,也是近海修仙界的三大巨头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,三大巨头一个没来,都是由门派其他金丹真人前来,其他门派的首席也都没到。

    唯独凌霄观首席,同时也是天归一脉的掌尊今墨生,亲自带来弟子来到海边,他交游广阔,和各大门派的金丹真人相处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今年凌霄观也参加出海,这下咱们七派小盟的名头算是坐实了。”斩清风呵呵笑了两下,接着说道,“规矩和去年一样,各自出海采药,为了避免危险,尽量避开海外修士,也不到闯到人家地盘,以半年为期限,半年后不管采到多少灵药,都要立刻返回,不然错过这个时期,就算你带回灵药,也要等下一年的炼丹出炉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炫极宗的金丹真人出面,手持一块玉简,打出一道人影,俨然是玄小天的全身像,人形栩栩如生,连那股子纨绔傲气的气质都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大家看好了,这时我家首席的爱子玄小天,前些日子在海上走失,这次出海,还请各位留意,若有玄小天的行迹,请留意报至炫极宗,我必有厚报。”

    玄小天失踪的消息已经流传很久了,青洲去凌霄观前就知道,炫极宗甚至大张旗鼓的找了很久,却一无所获,看来海底的鱼群啃食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这么久,所有人都知道,玄小天生还的机会不大,但是炫极宗却没停手,因为事关首席爱子的安危,没人敢不尽力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帮助我们找到玄小天,我炫极宗将奖励筑基丹一颗。”这时炫极宗金丹真人放出一个劲爆的悬赏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管是门派弟子,还是散修,都轰动起来,身上热血沸腾,恨不得立刻出海,找寻玄小天下落。

    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炫极宗这个饵太诱人了,要知道出海的弟子中,除了担心遇到海兽、海外修士外,更担心忙碌半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历年来出海的弟子中,能换取一整颗筑基丹以上的,只有少数人,巨大多数只有一两株灵药,只能年年去,期待着有天能攒够灵药,换取一颗完整的灵药。

    “请问,我等散修,是否也是一视同仁。”一个声音颤颤悠悠的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管是门派弟子,还是散修,只要能找到玄小天,就能获得一颗筑基丹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轰动更超过刚才,散修们像打了鸡血般,纷纷摩拳擦掌,斗志比门派弟子更加昂扬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只有青洲冷静不为所动,因为他知道,不可能有人找到玄小天,除非他能深入海底万里,找到那具白森森的白骨。

    接下来,修士们开始领取灵药图鉴,那是一块巴掌大的玉块,内部被写入筑基丹需要的几种材料,这次出海搜寻的,目标就在上面,除此以外的灵药都不算数。

    但是青洲知道,玉块上的灵药,肯定不全,为了防止有人根据上面的灵药种类推算筑基丹的丹方,七大门派不仅删掉陆地可以培育的几种,甚至还加上几种无关的灵药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在半年后来海边,恭贺各位满载而归。”

    青洲混在人群中,慢慢向海边走去,只见天空密密麻麻布满人群,海面上无数黑点随波浪浮沉,修士们争先恐后往前赶去,数量何止千万。

    大海广阔无边,能容纳一切,这么多的修士撒出去,不用半天功夫就会走的干干净净,海面重新恢复空旷。

    “在海上,最要小心的,不是海兽,也不是海外修士,而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青洲想起出发前,今墨生对自己的叮嘱,感受到这位长辈对自己的关心,但是他经历过玉瑶环和玄小天之后,怎么会不明白,修仙界中无善人,只要有利益,随时有人对你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伸手打出一道白光,飞舟浮在身前,青洲一跃而上,脚下用力,飞舟穿破海风,迎着海浪往前飞去。

    修士入海后四散分离,有的三五成群,也有的组队浩浩荡荡,更多的是形单影只,朝着不同方向飞去,原本蝗虫般的修士,就一滴墨水落入河中,慢慢被稀释,最后看不进了。

    飞行片刻,感到离海岸很远了,青洲往后看去,只有少数修士还在身后,海岸线上,七大门派的人都散去了,今墨生的背影在汹涌的波涛中若影若现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