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六十六章 得胜、流云梭
    青洲的食指传来剧痛,一丝红线流淌下,显然被剑波伤及。

    这是青洲使用太虚指以来首次受伤,以往太虚指无往不利,一指点出,不管法器还是法术,都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随着食指推进,伤口越来越长,显然唯我真剑的反震力也越来越强,青洲强忍剧痛,坚决往上冲去。

    剑波的核心最强,已然凝聚成实质,推进到这里,太虚指已然无以为继,一份太虚之力已经耗尽。

    青洲食指屈起,然后弹出,剩下的半份太虚之力全无保留。

    下一刻太虚指击中剑波核心,响起玻璃破碎的声响,咯吱咯吱的响声中,最后的几层剑波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太虚指去势不止,正中季轻吕胸口,那一刻,季轻吕全身法力散尽、剑气全消,经脉丹田空虚,和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于是季轻吕从半空落下,擂台本就被他剑芒斩坏,无法托住下落的身形,于是他一路下坠,眼看着就要在地上摔成肉酱。

    这是剑光一闪,托住季轻吕,然后回旋着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只见主座位上,剑阁祖师缩回手指,竟是他出手相救,射出剑光,救回季轻吕。

    季轻吕只觉体内空空荡荡,和凡人一般无二,心中却升起奇妙的感觉,不惊反喜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青洲,我输了!”

    季轻吕且笑且说,其余弟子都哗然,以为他经受不住打击,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生来就没败过,这是缺陷,现在有次一败,就如同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,从此以后,你青洲不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季轻吕哈哈大笑着,也不去看其他人,仰天狂笑离开登天台。

    “这一届宗门大比的结果。夺冠者,是天归一脉的青洲。”

    其余五脉的筑基修士、金丹真人,都不满的摇头,本来这次宗门大比,是为了展示灵官、青木、羽化、剑阁、八百等支脉的精英弟子,为各自门下弟子扬名,天归一脉的十名弟子,都是陪太子读书,走个过场而已。

    那件冠军奖品的灵器,是凌霄观内部拿出来,奖励弟子的,落到任何一个五脉弟子手上,这些人都没意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青洲异军突起,夺走其他五脉弟子的风头,让逐渐衰败的天归一脉回光返照,再次大出风头。

    掌门泰重楼取出作为奖品的灵器,这是一柄翠绿的玉梭,是上品飞行灵器流云梭。

    “青洲,这柄流云梭是宗门赏赐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青洲接过流云梭,感受到其中灵动,输入法力却如同泥牛入海,不见丝毫动弹,知道这是灵器不凡,炼气法力很难驱动。

    “多谢掌门赐下。”青洲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新进入门,这是第一次回凌霄观,未曾受到诸多长辈的教诲,我忝为掌门,有几句话要提点你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请讲,弟子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凌霄观弟子,一切都要以宗门为重,你要记住,你是天归一脉弟子,更是凌霄观弟子,凡事都要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青洲心中念头急转,然后恭敬回了一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这次宗门大比,悄然落幕,过程不乏精彩之处,但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青洲大比夺魁,大大落了其他五脉的脸面,是以在凌霄观中并未流传,但是墙内开花墙外香,前来观看的其他六派弟子,却把这个消息传遍修仙界。

    于是修仙界喜闻乐见,被抛弃的支脉培养出优秀弟子,回到宗门后反击打脸,这是何等励志的故事。

    青洲这个名字也流传开来,但是有的人却自恃目光长远,认为青洲只是流星过场,只能在炼气期大方异彩,或许连筑基期都突破不了。

    修仙界向来不缺妖孽,在同等境界横扫无敌,可若是没法突破境界,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下败将突飞猛进,将自己远远甩在身后,最终沦为平庸。

    这就是外界人,目前对青洲的看法。

    青洲把玩手中流云梭,此物虽好,却不是他能动用的,说起来,还是飞舟最适合他。

    宗门大比后,天归一脉人等,已经离开凌霄观,来时不声不响,去时也无人知晓,虽为同门,但是对于宗门来说,天归门人只是过客而已。

    这次宗门大比,青洲是最大赢家,杜抗天也有一颗筑基丹落袋,其他弟子都中场淘汰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今墨生离开宗门后,始终愁眉不展,这次青洲虽然为天归大出风头,可是站在门派层次看,天归衰败的形势已经不可避免,人力难为。

    “流云梭,哼!”今墨生不屑哼道。

    青洲听出今墨生话中的不悦,赶忙停手,想听这位师叔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青洲你不是天归一脉的弟子,得到的灵器,就不会是这件除了逃命别无它用的流云梭,而是日后能培养成本命法宝的青灵剑,能防御金丹全力一击的玄武甲,亦或是增幅修炼速度的万象盘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冷笑着,满脸都是悲愤。

    “宗门对我天归一脉真是恩德深厚,连区区奖品,都要多番算计,简直是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这次回凌霄观,今墨生被多番排挤,以前的同门情谊都荡然无存,而众位祖师都视如不见,一股愤懑之气堵塞于胸,看到赐给青洲的流云梭时,彻底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青洲你不必在意,宗门不给你应得的奖励,我天归一脉不会亏待你。”今墨生说道,然后对其他九位弟子明言。

    “这次宗门大比,你们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,虽然有些人没有得到筑基丹,但是会东极洲,会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此言一出,给剩下弟子吃了颗定心丸,于是充满希望,想要尽快回到东极洲玉皇山。

    突然,今墨生皱了皱眉头,目光往左边望去,然后若无其事的回身,继续驱动法宝往前飞行。

    “无能老朽,也想暗害我天归弟子,你不出面还好,只要出手,我就让你身形俱灭。”

    刚才今墨生明显感到有人埋伏的气息,这条路通向东极洲,除了天归一脉的人,只有暗藏杀心的人才会埋伏于此,联想凌霄观发生的事情,那么此人是谁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云九重!

    孙子死在青洲手上,对青洲恨之入骨的云九重。

    此人辈分比今墨生高,可惜不争气,寿命将近也才筑基中期,眼下长生无望、孙儿惨死,可以说希望都断绝了,疯狂之下难免会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现在他埋伏于此,肯定是要对青洲下手。

    可惜有今墨生护送弟子,他是堂堂正正的金丹真人,弹指之间就能让云九重死上十次,所以云九重才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青洲同样感受到云九重存在,那股充满仇恨的杀气,他感受的清清楚楚,联想到云九重仇恨的眼神,不难猜出是这个老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今墨生在旁,除非云九重出动金丹真人为他寻求,不然仅凭他一人,上来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,云九重再没有出现,青洲就这样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东极洲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