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六十五章 势均力敌
    突然,凭空闪现一道惊天剑痕,天际仿佛被切成两半,白云被撕裂破碎,下方的火海也被一分为二,数不清火蛇被拦腰斩断,散成大小火焰。

    季轻吕显出身形,双手合剑,原来是以人为剑,破掉火蛇狂舞这大范围的攻击。

    先天火远超一般灵火,只要在身上沾染半点,就会瞬间烧成灰烬,就算季轻吕剑法惊人,也不敢以身试法。

    这招唯我真剑,以人为剑,再也不被元磁金玲所克制,季轻吕这一招使出,破掉青洲的算计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最后了,抛开一切,全凭自身。”

    青洲收起金玲和飞剑,伸出食指,简简单单的一指,然后远远看着季轻吕,和他四目双对,意思不言而名。

    你有唯我真剑!

    我有太虚指!

    底牌对底牌,一局定胜负!

    季轻吕出生修仙大族,家族在凌霄观内势力庞大,而且与御剑轩的关系也非常密切,和剑阁元婴祖师更有血缘关系,长辈中金丹真人超过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从出生起,季轻吕便受尽万千宠爱,还是婴儿的时候,就被长辈动用人情,接受了御剑轩的剑池洗礼,要知道即便在御剑轩内部,也只有元婴祖师嫡传弟子才能接受剑池洗礼。

    剑池为御剑轩独有,是培育剑修的法宝,凡是经过剑池洗礼的,根骨经脉都比平常弟子强韧,而且以后修炼的法力都纯粹凝聚,修炼剑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季轻吕三岁蒙长辈赐剑,从此后无论吃饭喝水,都没有离开飞剑,他不在乎吃穿用度,也不在乎旁人看法,将全部心血和精神,都灌注到剑修当中。

    十岁的时候,季轻吕翻遍剑阁典籍,阅完所有前人的剑经,长叹一声,发言,“前人之道只为借鉴,想要成就剑修巅峰,非得推陈出新,形成自己的道。”

    从那以后,季轻吕广泛吸取各家剑术之长,想要形成自己独特的剑术,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时剑阁长辈和同门都劝他,不要太钻牛角尖,从古至今,元婴剑修也有不少,可是他们都是修炼前人功法,能自创剑道的只有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那么,我就做那寥寥几人吧!

    季轻吕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季轻吕得到“疯子”的外号。

    后来季轻吕领悟,剑修要摒弃外物,以剑为尊,但是长此以往,还是会依靠飞剑,唯有放下飞剑,全凭自身,做到以人为剑,才能成为真正的剑修。

    这就是唯我真剑的由来。

    唯我真剑,就是连剑都要放下,以人为剑,冲破修行路上一切阻碍,人挡杀人,神挡杀神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季轻吕高空傲视,全身无风自动,唯我真剑就是要排斥一切,将自我化成飞剑,斩杀所有敌人。

    四周光线暗了下来,天空流云就此停住,只有季轻吕还在动,他双臂高举,合成剑形,四周空气被层层叠叠压缩,形成道道令人望而生畏的剑波。

    擂台四周观战的弟子,虽然没有身临其境,但是仅仅看到季轻吕出手的威势,就感到呼吸困难,全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好,此剑一出,季轻吕元婴有望。”

    剑阁祖师叹道,伸手捋捋胡须,剑阁一脉后继有人,季轻吕是他最为看好的,早已收入门墙。

    “天归弟子机关算尽,却敌不过神通天数,剑阁神剑一出,跳梁小丑自然不战而败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丹青老儿一去,天归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祖师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下方剑阁弟子见季轻吕放大招,兴奋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这是唯我真剑,当年季师兄就是用这招斩杀筑基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决计抵挡不了,这下要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认定胜负已分的时候,擂台上的另一人青洲开始动了。

    一指点出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只有一指,简简单单的一指。

    不见光芒气劲,也不见闪电火光,只有云淡风轻的一指。

    这一指点出,初时无声无息,指尖落处风平浪静,可是距离季轻吕越近,带来的压力越发。

    旁观者看不出这一指的玄妙,直面太虚指的季轻吕,却感觉受到,眼前放大的不是一根食指,而是一片茫茫荡荡的虚空,虚空无凭,万物隐踪,惟余冥冥缥缈。

    这让季轻吕想起幼年时,去后山玩耍,掉进一个幽深山洞,那里光线断绝,只有大片虚空黑暗,他大声哭叫,挥剑四处乱砍,直到精疲力尽,只剩软弱无助的哭泣在黑暗中回荡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季轻吕直到,自己心中还是有所畏惧,因为再强大的敌人都是有形的,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,长剑虽利,却斩不断太多太多的羁绊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出手,让他再度直面内心的恐惧,双臂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,剑波随之颤抖荡漾。

    “我一生,除剑以外,更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剑即吾命!”

    “不求今生,不求来世,只求剑意超脱,游天极,跃八荒,举目之处,再无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剑道煌煌,万灵臣服。”

    这些前辈剑修的豪言壮语闪过心间,季轻吕回想自己习剑的初衷,面对广阔天地,浩瀚百族,个人实在太过渺唯有剑道,能助他超越束缚和羁绊,登上万人瞩目的无上境界。

    于是季轻吕献身剑道,斩尽阻碍,不管是有形之敌,亦或是无形之劫,只要长剑在手,他就可以十方俱灭。

    慢慢的,季轻吕镇静下来,双目澄澈如水,全身气息焕然一新,仿佛受到一番洗礼,整个人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面对太虚指的压力,季轻吕竟然临阵突破,心境更上一层楼,唯我真剑的剑意更加凝聚。

    “为了感谢你,助我斩除心魔,我将全力出剑,是生是死全凭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唯我真剑落下,剑波激荡层云,碧空万里为之驱散一空,季轻吕的身影虽渺小却显眼,如同直插天际的一把倚天长剑。

    太虚指以地对空,虽然处于劣势,但是却带着飘飘荡荡的空虚之意,划破长空绝妙无伦。

    两相接触,剑波从边缘处开始瓦解崩溃,太虚指层层推进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