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六十四章 斗剑
    季轻吕一剑斩落金砖,双足轻点,短剑反手刺出,正中八把飞刀的中央,然后他手腕翻转,短剑绞出一朵雪亮的莲花,只听得叮叮当当几声,飞刀如离弦之箭,飞出擂台视线外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些小把戏就不要再用了,你也是剑修,就知道对剑修来说,只有剑修才能匹敌。”

    青洲神识在空中长成大网,才将金砖和八把飞刀收回,眼看着两套法器都受损严重,不堪为战,终于亮出了飞剑。

    这把飞剑是由剑胎分化而出,不同于一般法器,就算被毁坏,只要收回体内,就能再行由剑胎分化出。

    青洲手持飞剑,身体化成轻烟,扭曲几下在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擂台处于半空,在碧空白云下,视野通明,但是青洲发动幻影遁形诀,虽然这门身法只有小成,却能隐没大半身形,只剩一缕轻烟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季轻吕手持短剑,往右前方空地挥下,顿时发出金铁交击声,轻烟散去,青洲手持飞剑,剑锋格住短剑下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季轻吕手下一轻,短剑划破空气,青洲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季轻吕纵身一跃,直冲云端,划破重重云气,一剑刺破伪装,原来青洲高高遁形于云彩间,企图居高临下射出飞剑。

    飞剑若是从高空落下,带着下坠的偌大力道,恐怕一举就能将擂台刺穿,埋伏在云彩间,简直是绝佳的藏身处。

    但是季轻吕何等厉害,立刻捕捉到青洲的意图。高空飞起,短剑带着锐利的破空声,直刺青洲的前胸。

    飞剑出手,如同欢快的飞燕,在短剑上一撞,立刻弹回去,但是回旋几下,继续飞回猛刺短剑,如是者再三,短剑力道被卸尽,再难刺下去。

    季轻吕收剑护身,但是飞剑紧随其后,围绕着他不断发动攻击,如同燕子回巢,轻盈灵动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季轻吕的一身好剑术就显露出来,不管飞剑从何方飞来,只管举起短剑一刺,来来去去就是这朴实无华的一刺,飞剑立刻被刺飞,竟然飞不进季轻吕身边七尺。

    这番斗剑精彩无比。

    青洲打的酣畅淋漓,乳燕回巢这招剑式,被他演绎的炉火纯青,飞剑逐渐有了灵性,仿佛一只有生命的燕子,去势曲折如意,归时如剪春风。

    围观弟子都看分明,季轻吕的剑走的是“拙”,青洲飞剑则是“巧”,眼下两人以拙对巧,不分高下。

    季轻吕短剑刺中飞剑,然后顺着剑锋划拉,将飞剑黏住,然后手腕用力,将飞剑甩的远远。

    然后他双手持剑,目光凝视剑尖。呼吸声变得急促,身形仿佛凝结成雕塑,将外物都从心中驱赶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季轻吕动了,他这一动快如闪电,短剑冒出十米剑芒,剑芒如同小蛇般扭曲不定,季轻吕挥动短剑,长长剑芒如同软鞭,划破长空,将飞剑和青洲全身都覆盖住。

    青洲抓住飞剑,身形闪动,剑芒落了个空,去势未止打在擂台上,擂台应声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剑芒和擂台相碰的时候,青洲清楚见到,擂台上浮现阵法符文,企图抵挡剑芒攻击,但是剑芒落下时,阵法崩溃,符文破碎,擂台如同豆腐渣般被斩断。

    而凌霄观内部专用的比试擂台,可以抵挡筑基修士一击,所以说剑芒的攻击力,堪比筑基修士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剑芒望去如同长虹,跨越天地,源头掌握在季轻吕手中,弯弯垂下,轻轻一动便迅如雷霆。

    眼看着剑芒拦腰飞来,青洲升起一股悲凉之意,飞剑化身南雁,昂首天际,带着浩浩荡荡的声势。

    青洲御剑高飞,躲过剑芒的腰斩之劫,不退反进,沿着剑芒飞速向前,朝着季轻吕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季轻吕俯视下方,青洲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,手臂轻抖,剑芒旋转起来,形成一枚细长的梭形,横扫过去,青洲无处躲避,只得直面剑芒攻击。

    思雁南归的剑招全力使出,对着剑芒中央一点斩去,这处就好比毒蛇七寸,是剑芒力量最弱的一点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的突破,青洲的七禽纵横剑更上层楼,不仅思雁南归这招威力增强数倍,下一招惊鹤振翅触摸到门槛。

    飞剑以思雁南归的威势刺出,和剑芒对撞,长长剑芒远远荡开,然后青洲再次御剑刺出,剑芒左右飞荡,再难法器攻击。

    季轻吕手腕翻转,短剑轻微颤动,剑芒猛地缩短到一米。变得灵活精悍,然后他合身扑上,直冲青洲飞去。

    青洲仗剑劈去,剑芒在勉强划过,末端离他双眼只有半指近,下一刻飞剑已经脱手飞出,缠住闪烁剑芒。

    季轻吕短剑原有半米,但是加上一米剑芒,俨然是一把曲折自如的长剑,除了直来直去的剑招外,更能使出刀斧勾戟之类的劈斩切割。

    飞剑若是直接和剑芒接触,肯定会被斩碎崩裂,但是青洲走轻灵的剑路,以乳燕回巢来直接攻击短剑本体,季轻吕却要用剑芒斩断飞剑,各自施展精妙剑诀,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突然季轻吕感到手腕一紧,短剑上似乎多了根丝线牵引,挥动时多有阻碍,再看对面的青洲,身前多了一枚铃铛。

    “元磁金玲!”

    季轻吕认出这件法器,能克制飞剑的法器宗门也没几件,眼前这枚铃铛本不应该在青洲手中出现。

    青洲操纵金玲扭曲磁场,他知道以季轻吕的剑术造诣,若非将元磁之力操弄的出神入化,仅凭金玲根本没法克制他的飞剑,但是青洲目的简单,只要限制季轻吕,让他发挥不出十成威力,就可以发挥己长,以法术攻击。

    眼看着季轻吕的剑速缓慢下来,青洲伸手打出灵火球,紫青色的火球圆滑如球,旋转着飞向季轻吕。

    季轻吕再三挥剑,始终难以摆脱元磁之力,最终收起飞剑,看到越飞越近的灵火球,身形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青洲看到季轻吕让开,知道火球速度慢,很容易被让开,当即捏爆火球,窜出千万条火蛇,火蛇朝着四面八方飞射出去,瞬间覆擂台上方所有空间。

    紫青色火焰瞬间烧遍大半天空,纵使季轻吕身法再快,也很难躲过漫天火蛇的密集攻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