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六十三章 季轻吕
    回去路上,青洲和其余弟子,都心情沉重,虚中环和季轻吕,二人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杰,虚中环就够青洲头疼了,明天还要和更强的季轻吕对战,此战凶险万分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等其他弟子都离去后,今墨生神色慎重的找到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,明天之战,你若是不敌,就认输吧!”

    青洲惊愕,这位师叔向来以天归一脉复兴为己任,青洲若是明日夺冠,已经式微的天归一脉必定名声大噪,可是为什么现在要他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“你入门时间尚短,我们这些长辈忙于杂事,都没有好好培养你,你能有今天的成绩,都是靠自己的努力。

    可是季轻吕却不同,他是剑阁重点培养弟子,不管待遇而是供应,都比你强过百倍,你敌不过他实属应该。

    天归一脉的炼气弟子中,你最成气候,是未来的希望,要尽量保全自己,筑基丹已然到手,不必强求冠军之位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这番劝告,虽然略显软弱,但全是为青洲安全考虑,见过见天的交手,青洲已经知道,季轻吕不愧是剑阁的头名,一身剑修犀利难挡,是个可怕的劲敌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那季轻吕年纪轻轻,已经斩杀过筑基修士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接着解释,原来季轻吕当年,曾经在外游历,曾经击杀过一个作恶多端的筑基散修。

    这可是轰动一时的佳话,抛去惩恶扬善不谈,季轻吕能以炼气修为,正面击杀筑基散修,超越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简直超出修仙界的常识。

    可是对青洲来说,这不是什么好消息,因为这意味着,青洲明天的对手,是一个具有筑基实力的强者。

    今墨生细语安慰,生怕青洲年少气盛,强行出手,在擂台上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离开今墨生,青洲回到洞府,没有修炼,只是盘坐养神,虽然他自问不惧季轻吕,但是今天经历的一切,却给他带来极大的心里阴影,凌霄观内所听所闻,给青洲留下季轻吕难以战胜的印象。

    前半夜,青洲想要恢复心灵平静,但始终没法静下心。

    然后他趁着夜色,走到一处河流旁。

    看着银河倒悬,河面倒映漫天星斗,青洲看着河水流逝,前找不到源头,后看不见去处,想起自己的人生,莫非就如河水般不由自主,只能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而那漫天星光争辉,高高在上,世人皆仰望,岂不是就和季轻吕那般,天生就高人一等、受尽崇拜。

    青洲越想越是不甘,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之意,无意中竟然暗合思雁南归的剑招气势。

    飞剑升起,插入河中,胜过百万斤火药爆炸,上千米的河水升起半空,溅落两岸,露出河底卵石,

    然后青洲合身飞剑,高空飞舞,感到背生双翼,剑光一动飞出百米,所过之处风云散开。

    “原来七禽纵横剑竟有如此玄妙。”

    青洲这才知道,以前自己根本不懂剑,使出的剑招都是死的,现在心情契合剑招气势,总算能使出活的剑招。

    想到季轻吕单人只剑,就能扫荡群敌,甚至越级斩杀筑基修士,那才是剑修的真正风采。

    凌空御剑行,青洲感到极为畅快,呼吸狂风,一扫心头郁闷,重新恢复了斗志。

    第二天,登天台前,数万人等待着,盛况空前,空地中央一个巨大擂台悬空而立,这是属于青洲和季轻吕的舞台。

    今墨生带着其余九位弟子,早已在旁边等着,青洲能走到这一步,对他们来说,也是莫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其他五脉弟子,灵官、羽化、青木、八百、剑阁的弟子都来看热闹,今天是决出魁首的最终比赛,对战双方的身份也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一方是剑阁炼气弟子的头名,炼气期就能越级击杀筑基散修,一身剑修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一方是日显衰败的天归弟子,在宗门大比中崭露头角,五脉弟子都有败在他手下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,除了天归一脉的人,无人看好青洲,也没人希望他能赢。

    因为在凌霄观的五脉弟子看来,天归一脉已经不足为道,若是这次宗门大比,让一个天归弟子夺得冠军,岂不是让他们这些落败的人都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一场对决,在这些弟子看来,俨然上升到门派荣誉的层次,因此青洲对战季轻吕,必须失败。

    青洲经过修养,精神达到巅峰状态,面对季轻吕没有丝毫胆怯和畏惧,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季轻吕还是不修边幅的模样,但是身上的气息却纯净无比,隐藏在乱发中的双眼锐利如箭,双手下垂五指合拢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这次的冠军对我来说,一钱不值,就算是灵器,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?”季轻吕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“季师兄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,御剑轩的剑修天下无双,可我凌霄观也有剑修,我季轻吕就要让修仙界知道,剑阁弟子,同样可以无敌天下。

    青洲你的确有些本事,但是在我眼中,就和昨天的虚中环一般,都是我百胜战榜上的记录,所以,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可季师兄对我来说却很重要,因为我的修仙路上,除去高歌猛进、勇往直前,同样少不了崎岖坎坷。

    总有强敌在前,考研我的向道之心是否坚定,而季师兄你,就是现在对我的考研。”

    听到青洲此言,季轻吕眼神一遍,慎重的看着青洲,许久才说道,“动手吧!”

    此人是生平强敌,青洲不敢留手,金砖和飞刀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只见一抹金光在前,八刀飞射在后,瞬间穿越纵横百米的擂台,带起的劲风吹开季轻吕额间乱发,露出一张年轻桀骜的脸庞。

    然后季轻吕动了,只见他袖子舞动,一把短剑已经落在手中,然后他往前迈步,竟然瞬间闪过飞刀,直面方正金砖。

    短剑一挥,金砖顿时半空停住,剑锋落处立刻裂开一道口子,这件沉重坚硬的顶级法器,就此被打坏,在半空摇摇晃晃,最后落到擂台上,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这块金砖沉重无比,用来砸人,中者皆为齑粉,除了力道沉重外,就是坚硬厚重,季轻吕竟然一剑斩裂,可见他的剑法恐怖。

    “这是季轻吕的元剑,昨天他对决虚中环都没用,青洲何德何能,要让季轻吕何等看中?”

    听到耳边弟子的一轮,今日来观战的虚中环咬牙切齿,身上伤势隐隐作痛,对台上两人都嫉恨起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