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六十二章 唯我真剑
    此战结束,青洲又赢一场,下一场就是争夺冠军宝座的最终对决了。

    “师姐,这枚铃铛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铃铛具有元磁之力,功效非常,不仅能克制飞剑,对金属法器都有奇效,青洲很是眼热,但是想想就知道这件法器何等珍贵,这里大庭广众不好强抢,只得强忍心痛返还。

    不料萧紫藤巧笑嫣然,不在意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件法器,师弟不必介意,就当师姐送给你的贺礼,提前庆祝你勇夺魁首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过誉了。”青洲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等你的好消息。”萧紫藤整理因为激战而散乱的头发,美美的笑了一下,然后转身下擂台。

    看到萧紫藤走得如此洒脱,青洲不禁感叹,这才是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下了擂台,李争锋和杜抗天等人走上前来,恭喜青洲再下一城,天归一脉的其余就任已经全部落线,杜抗天进了前五十,也得到一枚筑基丹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不出意外,你的对手是剑阁弟子季轻吕。”

    季轻吕此人,是剑阁弟子中当之无愧的第一,眼中除剑以外,更无其他,比试中对手非死即伤,有疯子之名。

    这时,季轻吕的交战还在继续,几乎大半个门派都在围观他的擂台,熙熙攘攘的弟子们兴高采烈,相互谈乱着。

    这场交战,季轻吕的对手是八百一脉的虚中环,此人练就七大道体之一的清净琉璃体,神妙无方。

    只见虚中环迈步跨出,顿时有缩地成寸之能,瞬间攻入季轻吕面前,虚中环也不用法器,只是伸出两只青玉雕成的手掌,对着他的胸口插下。

    仅仅一双手掌,却摩擦空气生热,撕破风声锐利如枪,若是正面击中,哪怕是精钢铁板也会被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但是季轻吕的速度比他更快,寒光一闪,就越过虚中环双手,重重击打在他胸口上,竟发出铜钟撞响的声音,虚中环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虚中环原地站定,胸口衣服被斩出长长一条口子,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腰,但是伤口处虽然裂开,却没有鲜血用处,凡是发出琉璃光芒。

    只见虚中环胸口起伏几下,原本手掌宽的伤口处,琉璃状的液体蠕动着,开始慢慢愈合伤口。

    最后伤口只剩下一条细微的伤痕。

    虚中环双目挣开,两道光柱射出,散发炎热的气息

    此为琉璃净火,是修仙界七大真火之一,是修炼清净琉璃体的附带法术,所过之处,万物化为琉璃,有净化世间的作用。

    季轻吕手掌一抓,五道剑气形成飞爪,凌空合拢,将两道火柱抓住,剑气破空有声,带着切割空气的滋滋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五道锋利的剑气凝固了,凝结成透明的琉璃,被火柱一冲,顿时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连无形剑气斗能凝结,琉璃净火简直霸道,若是法器之流,恐怕也能轻易化成琉璃,然后打碎一地。

    当此情景,青洲不由得现象,自己若是直面琉璃净火,恐怕身上的法器都派不上用场,只能以太虚指点散火焰,然后趁机用先天火决胜。

    但是季轻吕是剑修,只有一把飞剑,就看他如何破解琉璃净火的攻势了。

    只见季轻吕飞剑握在掌心,朝着两道火柱合身斩去,义无反顾的扑到琉璃净火的火柱中去。

    琉璃净火的作用下,季轻吕的发丝和衣角,都被化成琉璃,眼看着身体也要被火力沾染,然后他发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击。

    剑竖起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剑落下,撕裂虚空。

    只见飞剑到处,火光辟易,如同烧红刀子切冰块,火柱被斩得七零八落,然后季轻吕飞剑翻转,将火光逐一拍撒。

    接着季轻吕反手一剑,正中虚中环额头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虚中环额头中剑,但是瞬间化成琉璃色,他的一双眼睛光波流转,露出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季轻吕的飞剑发出一声哀鸣,从剑尖开始,慢慢变成琉璃。

    季轻吕心痛飞剑,赶忙松手,最后飞剑手柄也变成琉璃,掉在地上摔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你毁我飞剑,我就不留手了。”

    虚中环见对方受挫,笑着就要挑衅几句,突然眼前一花,季轻吕的身形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虚中环神情大变,右臂高举,从手指伸出七尺琉璃光,朝着前右方的空地猛烈斩下,顿时被反震的高高弹起,琉璃光断成三节。

    季轻吕身形从原地现出,冷漠的看着虚中环,然后身形一闪,立刻从原地消失,只留下四周纵横剑气。

    虚中环立刻发动身法,一时间擂台上满是虚影,分不出是季轻吕还是虚中环。

    见到这两人的身法,快的神识都捕捉不到,青洲大为汗颜,原以为自己的幻影遁形诀已然小成,但是比起眼前两位,只能算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轰隆声响起,琉璃火和剑光四处飞溅,季轻吕和虚中环棋逢对手,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突然,季轻吕在半空显出身形,冷漠看着下方空地,淡淡说道,“嗯,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赢我再说?”虚中环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季轻吕双掌合拢,然后手臂伸直高举,身体伸展成一把人形的长剑,然后他对着擂台下方,手臂猛地挥下。

    “唯我真剑。”

    这一招俨然放弃飞剑,以人体为剑,是季轻吕自创的剑式。

    只见擂台上,升起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,此时季轻吕就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剑,全身散发着锐利的气息,直上九霄,斩碎云层。

    下一刻季轻吕双臂斩下,从指尖开始,一道剑波飞出,直插擂台中央,看似垂直落下,实际上笼罩了所有躲闪的范围,几道琉璃光芒疯狂闪烁,却仍旧躲不开剑波的范围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剑波仿佛撞上一座大山,发出噼里啪啦的断裂声。

    虚中环原地显形,衣衫被瞬间轰得粉碎,如玉雕成的身躯伤痕纵横交错,琉璃液体布满全身,只是伤口再也没法全部愈合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,季轻吕胜。”

    随着宣布声落下,最后的二强都确定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