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五十九章 进四强
    落星旗摇动,天色为之一暗,环形光晕从天而降,笼罩擂台四方。

    青洲感到瞬间穿上一副铁盔甲,全身沉重,神识被压制在十米内,一心多用的能力再也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有了这个旗子,可以限制神识,这倒是好宝贝,不过你太小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手指一动,八把飞刀艰难的飞起,落星旗作用于整个擂台,**禾受到限制也大,在同等情况下,自己的神识仍旧超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落星旗仅限于此吗?”

    **禾摇着旗子,然后空中凝结出无数陨石,密集如雨点,覆盖整个擂台,让开了他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八把飞刀在狂风乱雨的陨石轰击中摇摇欲坠,虽然飞刀一闪,就能把陨石切成两半,但是陨石实在太多,八把飞刀组成刀阵,在青洲头顶不下防御。

    刀光闪闪,形成一面巨伞,落上去的陨石顿时腰斩,不过陨石无穷无尽,长此以往,青洲肯定会法力耗尽。

    而**禾因为手持落星旗,受到的压力小得多,神态悠闲的看着青洲拼命抵挡,看他什么时候撑不住。

    擂台上石落如雨,飞刀成阵不断绞杀,一块块碎石还未掉落擂台,就被落星旗召回,化成陨石雨继续砸下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怎么死?”**禾轻摇落星旗,上面的星沙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这时青洲笑了,他对**禾说道,“这就是你的全部能耐了吗?”

    **禾一愣,原本他等着欣赏青洲垂死挣扎的绝望表情,却没想到青洲的反应如此平淡。

    突然青洲的身形急速涨大,瞬间变成十人多高,俨然是个顶天立地的巨人,然后他伸出食指,对落星旗一指点出,相比之下,落星旗微弱的如同牙签。

    随着青洲一指点出,仿佛戳破的气球,缩小至原状。

    那一指没有光芒气劲,也没有电闪雷鸣,但是却带着空虚寂寞的意味,落星旗被点中,也丝毫不动,只有微风聊过,三角旗帜轻轻晃荡。

    接着,擂台上发出嗡鸣声,笼罩全场的光晕顿时破碎消失,天空陡然放晴,密密麻麻的陨石雨越来越稀疏,到最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**禾见法器失灵,着急的束缚法力,就要再次发动落星旗,没想到发出啪的一声,落星旗的手柄开裂了。

    青洲动作不停,他上前几步,对着兜仙网张开五指,掌心冒出大团紫青色的火焰,飞快落到包裹着飞剑的紫网。

    紫青双火落到兜仙网上,立刻开始灼烧,紫网发出滋滋的声响,但因为是灵器品质,一时半会烧不坏。

    兜仙网的材质甚至比不上补天蚕蛾的丝网,能防刀剑,却防不住先天火灼烧。

    在先天火的高温下,兜仙网像是水煮的河蚌,终于承受不住,立刻放开缠住的飞剑,不断的翻滚挣扎,企图将先天火甩掉。

    此刻筑基师兄留在兜仙网内的一道法力起到作用,远在千里外的师兄感受到灵器面临毁灭,当即怒吼道,“**禾,你拿我的灵器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接着他一招手,擂台上的兜仙网发生感应,立刻飞天而起,脱离擂台飞回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这是灵器,不是先天火一时半会能炼化的,见好就收,任由对方收走。

    先天火散而复拢,被揉成一个火球,打中**禾,将他整个人烧成一团火球。

    火球蹿起一人多高,听不见惨叫声,青洲眯眼看去,只见**禾撑起一柄雨伞,上满画着江山风雨,在法力的激发下放出细微雨雾,抵挡先天火的灼烧,却被紫青双火重重包围,每时每刻都有雨雾被消灭,雨伞远远不绝补充,只是在勉强抵抗。

    身处火焰中央的**禾,被高温熏烤的汗如雨下,雨雾挡得住火焰,却防不住层层袭来的热浪,隔着防御法器,**禾也能感受到自己全身火热,长此下去肯定会脱水而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夜长梦多,云师兄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青洲微微一笑,对**禾摇摇拱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**禾觉得身前火热消失,空气变得清凉下来,包裹全身的火焰不见踪影,但是抬头一眼,却发现火焰正凝聚成大颗的圆润火球。

    “群蛇狂舞。”

    火球剧烈爆开,无数火蛇显出狰狞,眨眼间就淹没**禾全身,只剩下右手高举江山风雨伞,却再也没有机会发动这件防御法器保命。

    这位受尽万千宠爱的天子骄子,只用了半个呼吸的工夫,就从活生生的人,化成一堆灰烬,狂风一吹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。”苍老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可是晚了,青洲下手从不犹豫,眨眼间就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擂台上掉落兜仙网,这件法器的威能极强,青洲也很眼馋,但是眼下在擂台,众目睽睽,不好做些明抢的事情,所以他双手后束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“你好狠的心肠,杀我的孙儿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年修士冲过来,愤怒的浑身颤抖,满眼通红的瞪着青洲。

    下方观战的弟子纷纷议论起来,“这下好了,杀了小的,来了老的,青洲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,**禾背后可是有元婴祖师的,灵官一脉的元婴祖师,已经点了包括他在内的五人,只要筑基成功,就是元婴老祖的记名弟子,现在被青洲杀了,同时也得罪了元婴祖师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灵官一脉的元婴老祖,只见他老态龙钟,似乎怎么也睡不醒,浑然没有注意到**禾在擂台被杀。

    “或许**禾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,要是活着还有成长的可能,死了就一了百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的爷爷是筑基修士,而且寿命快到,这种人最可怕,随时可能和你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云老修士心痛的看着擂台,那是他最有出息的后代,原本能一步步登上修仙界的巅峰,但是现在却半路夭折,他痛失爱孙,也断绝了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,擂台上不禁生死,还请你节哀。”青洲却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畜生,心肠何其歹毒,我孙儿有何过错,你要下此毒手?”

    “老前辈,你不要昧着良心说话,他刚才出手招招致命,连灵器都动用了,是他对我下毒手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云老修士气得胡须都在颤抖,长满皱纹的脸因仇恨而扭曲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