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五十七章 云雨禾
    凌霄观的掌门泰重楼,是位中年男子,长须垂胸,头顶结髻,插着一柄墨玉雕饰的发簪,一身磊落青衫,干净得体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门,本次宗门大比开始。”

    登天台附近的几十个山头,同时升起上千个擂台,这些擂台如同放大几十倍的棋盘,遍布一百零八道纵横线条。

    这些擂台悬浮在半空,上面漂浮着一对名字,显然凌霄观早已安排完毕,参加对战的弟子只需找到自己对应的擂台,就可以上台参赛。

    青洲扫视众多擂台,总算找到自己名字,而起和自己对战的弟子名字很熟,是当初和自己入门的散修之一。

    跳上擂台,青洲看着对方,那个散修显然也记得青洲,竟然露出嘲讽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哦,哦,哦!这不是那个心比天高的青洲吗?你当初不是很硬气吗,怎么现在又死皮赖脸的回到宗门了,你知道吗,你现在这副落水狗的模样,很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青洲略微有些惊讶,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对方,至于选择留下凌霄观,还是跟着天归一脉去东极洲,都是个人选择,根本没有冒犯对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,开始吧!”青洲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用现实告诉你,被赶到东极洲的野狗,是没有办法和凌霄观的弟子相提并论的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弟子一伸手,直径十米的巨大石球飞出,轰隆隆在擂台上翻滚,声势骇人,俨然是一件上品法器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只要加入凌霄观,上品法器随便就能得到,而你在东极洲呢,恐怕中品法器都当成宝贝吧!”

    巨大石球滚到青洲面前,青洲身形扭曲,被撞散成轻烟,然后高高越过石球,对着弟子一挥手,金光大放。

    弟子匆忙后退,金砖砸落擂台,整个擂台剧烈摇晃起来,符文闪现、阵法狂转,震得他几乎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这是,这是顶级法器。”

    弟子的脸煞白一片,忘了反击,也忘了驱使石球进攻。

    青洲再次出手,金砖对着石球一撞,直径十米的石球立刻高高飞起,越过擂台,重重落到地面上,深陷地面,只露出小小月牙。

    然后青洲缓步往前走,他每走一步,弟子就后退一步,退到擂台边缘时,终于察觉到自己后面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,认输,我投降!”

    青洲意兴阑珊的摆摆手,示意他先离开,然后站在空旷的擂台上,看着四周交战的情景,各种光晕环芒交错,喝骂惨叫声此起彼伏,法器纷飞、身形闪现,每一个呼吸间,都有胜负分出。

    “已获胜的弟子尽快离场,下一场比试即将进行。”

    这次参加宗门大比的炼气弟子数量足有数万,而擂台共有上千个,也即是说每个擂台要安排十多场,不是每场比赛都像青洲这样干净利落,也有势均力敌交战小半天的,所以要尽快安排下一场。

    青洲落到地面,从人群中寻找同门的身影,突然眼睛一阵刺痛,面前出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破烂衣裳,头发散乱,遮住大半张脸,可是眼睛锐利如箭,身上的气势逼人,显然刚刚赢了一场,还未从交战的状态中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击败聂心那个废物的天归弟子?”此人语气平淡,听不出任何针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在下青洲,阁下是要为聂心出头?”

    “聂心就是废物,我管他去死,不过你能正面击败他,还打坏他的小白脸,总算有些嚼头,最好撑到最后,让我试试你的斤两。”

    “我青洲从不避战,请问阁下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季轻吕,你会再次听到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季轻吕转身离去,所过之处,弟子纷纷让开,看着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和敬佩,剑阁弟子更是毕恭毕敬,口称“季师兄”。

    “季轻吕亲自来下战书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人群,紧跟其后,青洲的名字也越传越广,所有人看到他的目光都带着同情,因为凌霄观内部,季轻吕的战书等同于阎王帖。

    最后,擂台战结束了,这次的十名天归弟子,胜出的只有五人,李争锋遇到青木一脉的精英弟子,不幸落败,而杜抗天则胜出。

    看着其他支脉成千上万的弟子欢庆,青洲越发感到,天归大势已去,这次任何一个支脉,参加大比的弟子都有数千人,而天归只有十个,就算这些人都是天才强者,也很难在一轮又一轮的交战中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今墨生看到弟子们,长叹一口气,这次前来凌霄观,争夺筑基丹倒是其次,向其他同门展示天归一脉的存在是最大意义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明天还要继续交战,你们好好休息,不要执着于胜负,重要的是抓紧机会和同门交流,提升自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经过十天的对决,大比终于选出最后六十四强,天归一脉的结果惨淡之极,只有青洲和杜抗天入选。

    后续的比试,将采用回合战,直到最后八进四、四进二、二进一,选出最后的冠军,而冠军的奖品除了筑基丹,更有一件上品灵器。

    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,所有的弟子都沸腾了,炼气弟子筑基以后,成为筑基修士,为了发挥实力,必须使用更为强大的器,顶级法器在筑基初期还是凑活着用,但是到后来,必须更换灵器。

    所谓灵器,便是具有灵性的法器,是法器的升级版,能承受筑基法力,而且具有重重不可思议的威能。

    可是一件灵器的价格,对炼气修士来说是天价,就连普通的筑基修士也很难承担,都是在初期使用顶级法器过度,然后积攒灵石,购买灵器。

    参加大比的弟子,都是目光长远、志向远大的,争取筑基丹就是要成为筑基修士,自然也会为筑基后的前途着想,灵器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于是为了争夺冠军之位,凌霄观弟子纷纷行动起来,六十四强都是大浪淘沙后的精英,强者如云,以后的每场比赛都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六十四强后的比赛,每场的对战名单,都会在前一天公布。

    青洲此刻就看着自己的对手,带着苦涩的微笑。

    青洲对**禾。

    **禾这个名字或许不熟悉,但是云师兄这个称呼青洲听过,前不久还和他在拍卖场竞争无影蜃珠。

    云师兄大名青禾,是灵官一脉的首席弟子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在凌霄观弟子宗,**禾出了名的记仇。

    拍卖场上的事情,**禾会连本带利的返回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