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五十六章 大比之日
    等到青洲弟子背影消失,剑阁弟子们才醒过神来,扶起痛叫连连的聂师兄,这位以英俊闻名的少年剑修,被金砖打脸,虽然青洲收掉九成力道,但仍然将他毁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聂师兄伤成这样,宗门大宗肯定没法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最多争不了名次,以聂师兄的身份弟子,筑基丹害怕拿不到?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回去疗伤吗,还好是外伤,不难治,只是聂师兄的脸就……”

    剑阁弟子心忧聂师兄伤情,纷纷商量着。

    有位魁梧的剑阁弟子注意到缩在一旁的唐宗胜,平时就对这个无能猥琐的小人不屑一顾,眼见现在为他出头连累聂师兄,更加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他一把揪起唐宗胜,怒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说话不清不楚,说他是天归弃脉的弟子,结果呢,比我们剑修还像剑修,不是你胡乱挑拨,我们聂师兄能伤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师兄轻点,我快喘不过气了。”唐宗胜苦着脸,这下好了,聂师兄受伤,这些剑阁弟子凶神恶煞,打不过青洲,却来找自己撒气,“我有办法为聂师兄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剑阁中,修为实力超过聂师兄的,还有几位师兄,不如找他们出手,在宗门大比上位聂师兄讨回公道,擂台上不禁生死,到时候可以尽情报仇。”

    这些剑阁弟子听了,纷纷意动,但是当务之急要照顾聂师兄,报仇之事只有稍后再谈。

    人群纷纷散去,石阶上恢复了空荡荡一片,只留下交战后的破碎战场。

    “天归一脉被逐出东极洲,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厉害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自古以来,逐出宗门的支脉,都会衰败下去,即便出一两个人才,也是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宗门大比,这个青洲可就要大放光彩了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容易,灵官、羽化、剑阁、八百、青木这五脉,都有大力培养的精英弟子,更何况聂心此人在剑阁中,并非最顶尖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剑阁中人,团结排外,现在青洲打伤聂心,恐怕要惹出季轻吕这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宗门大比又有好戏看喽。”

    战场之外,无数低声的细语此起彼伏,显然刚才一场恶战,不少人躲在暗处围观,虽然交战双方都已散场,却都在谈论这场争斗带来的后续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对当事人青洲来说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,养足精神,准备宗门大比。

    大比之日,今墨生带着十名弟子,前往登天台所在。

    凌霄观每年的庆典,都在登天台举办,所有支脉的成员都要到场,包括隐居幕后的元婴老祖。

    登天台以往都设立六个主座位,分别是为六脉的元婴祖师所留,但是今天只剩下一个,天归一脉被排除在外,因为元婴老祖丹青上人已然陨落。

    此时的登天台,热闹之极,五脉的主事人分别上台祭祀历代祖师,并宣读祭文,上报祖师宗门的情况和主事人的功过。

    今墨生带着弟子来到时,看着台上情景,神色黯然,往常这是个时候,他也在台上,遥想当年是何等意气奋发,那时师父还在,天归一脉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今墨生看着身后寥寥弟子,再看其他支脉的弟子数不胜数,知道这次宗门大比,想要获胜的可能性极低,最后能赢取一两枚筑基丹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看来想要筑基丹,还是要从东极洲那边下手。”

    五脉的元婴祖师端坐主座位,刚才其他六派的来人都向他们请过安,现在几位祖师都闭目养神,丝毫看眼前的庆典景象。

    大工堂弟子普遍是肤色古铜、身材粗壮的猛汉,但是也有例外,只见这群猛汉中,俨然婷婷欲立着一朵娇花,正是公孙烟。

    公孙烟看到青洲,轻呼一声,然后捂住口。

    “烟师妹,有什么事吗?”猛汉中一位长相稍显清秀的男子关切问道,很显然心系美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多谢段师兄。”公孙烟轻轻颔首,若有所思看着不远处的青洲,嘴角露出细微的弧形。

    “青洲,跟随天归一脉发配东极洲,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,不过任凭你天赋再强、资质再高,得不到宗门大力培养,最终也会沦为庸才。”

    公孙烟原本对青洲关注颇重,但是后来听说他顽固不化,跟着没前途的天归一脉,远走东极洲,彻底断绝自己的前途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公孙烟眼中再也没有这个人,因为在所有人眼中,只有七大门派才代表修仙界,其他地方都是蛮荒之地,若想成为修仙界的风云人物,就要依靠七大门派这棵大树,凡是远离七大门派中心的,不管是何等天才,最后都出不了头。

    公孙烟不知道的是,随着青洲出现,人群中暗地里传递一个消息,那就是前些天,青洲对抗剑阁弟子聂心,最终赢得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人群集中地向来是小道消息疯传的地方,不少聪明人结合聂心临时退出宗门大比的事,已然确定了这个消息的真假。

    许多人开始猜测,莫非青洲是天归一脉退出的首席,用来在宗门大比上夺冠,借此扩大在门派的影响力,为天归一脉刷存在。

    御剑轩弟子中,宋七作为炼气弟子中的魁首,被众多弟子拥簇,但是他浑身冰冷,就像是一柄人形的飞剑,只是冷冷的看着人群。

    看到青洲的时候,宋七的目光闪烁几下,此刻他已经炼化剑胎,但还是将剑胎显现,以一根铁棍的形势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奇怪,第二次见到青洲,为什么他身上的气息竟改头换面,真希望和他好好打一场,从未对一个人这么好奇。”

    炫极宗的人群中,一个人的目光中充满贪婪,看着青洲仿佛大盘珍馐美味,急躁得不断****嘴唇,双手搓的快起火。

    “好美味的感觉,又是一门值得吸收的灵火,不要在我眼前晃,我觉得太饿了。”此人表情古怪,俨然是当初的火如意,只不过比起当初的傲气凌然,反而变得疯疯癫癫

    “火师兄,请撑住,这里是凌霄观,别闹事。”旁边一位身材颀长的玉立少年扶住火如意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饿!让我吃了它。”火如意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烧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火师兄,你刚刚被植入上古神兽食火鳅的血脉,此兽性情贪婪残暴,你的性情受到影响,但只要控制住,消化这股血脉,你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,不要辜负掌门对你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可是我真的很想吃,那人身上有灵火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以后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