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五十五章 砖打脸
    两剑相撞产生的余波经久未消,巨大的黑洞旋转着,边缘的锯齿突兀,但是青洲和聂师兄都未再出手,而是隔着十个石阶远远对峙。

    唐宗胜见青洲许久未动,猜测他与聂师兄斗剑,收了重伤,眼睛骨碌乱转,露出奸邪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此人可恶,竟敢冒犯聂师兄,大家一起上,打杀他扔下山,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聂师兄在剑阁中地位不低,身边自然聚集了不少弟子,这些人不买唐宗胜的帐,但是却对聂师兄非常忠心。

    听到唐宗胜的挑拨之词,这些剑阁弟子纷纷拔剑在手,长短不一的飞剑竖起如林,森寒的剑光照耀四处通明一片。

    聂师兄阴沉着脸,见同伴出手围攻青洲,也不出言何止,实在是刚才全力出手,都未能拿下青洲,算是在同伴面前丢脸,想要一笔勾销,只有任由同伴打杀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早已取过回气丹服下,体内法力如潮翻滚,时间分秒过去,他的法力渐渐恢复。

    “各位,同门相残可是不赦之罪,你们出手前考虑下后果。”青洲感到法力已经恢复六七成。

    “不要听他狡辩,天归弃脉不足为道,区区炼气弟子杀了就杀了,了不得被师叔他们罚一顿。”唐宗胜躲在剑阁弟子身后叫嚣。

    “对啊,各位师兄弟,我剑阁弟子怕过谁来!”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“万剑碎尸。”

    剑光如雪,十几把飞剑激射而至,平地升起森白雪亮的剑幕,整条石阶都被铺天盖地的剑光覆盖,这些弟子出手简单,就是拼尽全力的一刺,没有复杂的剑招,集中了十几人的飞剑之力,集中在青洲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面对声势浩大的围攻,换做其他任何一个炼气弟子,都不敢正面抵抗,因为在十几把飞剑的集中刺击下,肯定会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可是青洲偏向虎山行,只见他身形一闪,竟然化成一缕淡淡的轻烟,已然发动了新练成的幻影遁形诀,如今他现在只是小成,发动之时还带有一缕烟气,等到这门身法大成,便会无形无影,神识都捕捉不到。

    青洲化身轻烟,一头扎进重重剑阵中,当头便是一剑刺来,无论左闪右避还是后退都来不及,瞬间刺入青洲胸口,见到这一幕的剑阁弟子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青洲被刺中的身影如风散去,以轻烟之形飘散到一边显形,然后举足若轻的迈步前进。

    面前三把飞剑品字形飞至,背后响起锐利的破风声,青洲手握飞剑横扫身前三剑,然后体外冒出银色光芒,竟然不躲避,发动护身内甲,硬生生挡住背后飞剑刺击。

    就这样,青洲以身法、剑诀和内甲相互配合,闪避、攻击和防御三强合一,纵横剑阵中毫发无伤,甚至以一己之力压制剑阵,只见他步步前进,眨眼间已经走了七八台阶,眼看着就要杀入剑阁弟子群中。

    “够了,让我来会会你。”

    聂师兄刚才也服用丹药回气,但是他的丹药品级比不上青洲的,所以拖延到现在,也才恢复了六成法力,见同伴合力出手仍被压制,终于忍不住出手。

    一剑飞来,煌煌大气,顿时轰散剑阵,直击留在原地的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抬头一看,立刻发动身法,避开飞剑,然后反手一剑,击中剑身,飞剑腾跃几下,被聂师兄摇摇指引,化身剑光,在青洲四周游荡,然后从他左下肋刺入。

    眼看着聂师兄放弃强力压制,转而发动飞剑灵巧,不断纵横挪移,攻击青洲身体的各个死角。

    青洲的剑势同样为之一变,轻快灵活,飞剑走向多为曲折回转,俨然是乳燕回巢的剑招。

    只见青山石阶上,夜空寂寥,两道剑光分分合合,时而对撞迸发火花,时而相互抵住在空中划过长长一道痕迹。

    其余人等何曾见过如此精妙绝伦的斗剑,想必纯粹法力对轰的飞剑对刺,此时的剑来剑往,方显剑修的洒脱不凡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场中相斗的飞剑时,聂师兄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冷笑,手指对着青洲身后的台阶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,我有一心多用之能,早以在你身边埋下遁地剑的埋伏。”

    青洲感到风声从地下升起,身后石阶轰然破碎,一道土黄色的剑气飞出,避开内甲防护的身躯,直刺青洲的后脑。

    此剑未发动时无声无息,可是一旦破土而出,就是电石火光的迅猛一击,剑气贴身而上,就算是顶级身法也闪不开。

    遁地剑直插后脑,这是没有回转余地的杀招。

    这一刻,青洲头也不回,仍凭森寒的剑气临体,刺激的头皮发麻,嘴角同样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一心多用嘛,我也会。”

    金光落下,正中遁地剑,沉重的顶级法器立刻将剑气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金砖旋转几下,立刻跨越长长台阶,激射而至,朝着聂师兄面门落下,在他年轻英俊的脸上投下方方正正的阴影。

    聂师兄惊讶无比,本以为自己是剑阁一脉的天之骄子,身怀大威力的剑诀不说,更能一心多用,本次宗门大比稳稳能进前十,没想到随便一个天归弟子,都能将自己逼迫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杀了此人”聂师兄心里想着伸手一拍,分出大片剑光,将落下的金砖抵住。

    这时对面飞来纷纷扬扬的白光,八把飞刀激射而至,聂师兄惊慌的回头,看到相斗的两把飞剑,还有面前不断往下落的金砖,终于大声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能一心三用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聂师兄再也保持不住傲气,挥手打出剑气就要冲散飞射而至的飞刀,可是他神识只能一心两用,应付了飞刀,头顶的金砖就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聂师兄,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,你好大胆子,敢动聂师兄一个指头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快住手,你若伤了聂师兄,谁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金砖毫不迟疑落下,剑阁弟子纷纷惊叫出来,如此沉重的法器落下,肯定是脑浆迸裂、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啊!”聂师兄惨叫声连绵不绝,金砖沾染着血迹飞回。

    众人只看到,聂师兄面孔血肉模糊,双手捂住脸庞不断挣扎怒吼,显然被金砖打得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青洲收回金砖、飞刀、飞剑,瞥了一眼其余剑阁弟子,迈步踏上台阶,这些弟子纷纷向两边让开,唐宗胜更是连滚带爬的躲到人群身后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要回洞府了,谁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青洲冷静的发问,四周静悄悄一片,十几位剑阁弟子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