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四十二章 玄小天
    玉瑶环一举手中灯盏,虚灵紫火交织成纵横交错的密网,凭空升起兜住变成日轮形态的灵火球。

    日轮不断旋转,火刃切割紫火密网,虽然刀刃和火网都是火焰形成的虚幻之体,但是切割碰撞起来,却仿佛是锯子在铁丝上来回切割,声音刺耳难听。

    青洲手指连弹几下,日轮上几十片刀轮飞出,顿时穿过丝网,笼罩玉瑶环和身后四位男修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玉瑶环一声轻哼,捏碎了手中一块血色的珠子,珠子破碎后不留残渣,而是升起一道符箓,符箓亮光闪起,片刻间升起一道粉红色的防护罩。

    灵火刀轮撞在防护罩上,发出滋滋的燃烧声,牢牢的附着在防护罩表面,在缓缓消耗符箓的力量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男修就没有这等手段了,有人取出法器想要将刀刃打飞,但是灵火却如同跗骨之蛆,顺着法器蔓延而上,片刻就将男修烧成一片灰烬,随着海风飘散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玉瑶环就成了孤家寡人,防护罩是她出动了一件珍贵的符箓,乃是出自长庚谷正宗制符师的手笔,虽然只能用一次,却能抵挡任何炼气层次的攻击。

    眼看着灵火刀刃渐渐燃烧殆尽,防护罩也即将消失,玉瑶环心痛不已,手下死光了,虚灵紫火和防御符箓都使用了,却还是甩不开青洲着夺命的煞星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真要斩尽杀绝吗?”玉瑶环秀美的脸庞因狰狞而扭曲,说话时仇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先挑头的,就不要强词夺理了。”青洲语气坚定,根本不容妥协。

    日轮旋转着,将虚灵紫火布成的火网撞得凹陷下去,青洲再次伸手扔出两颗灵火球,后发先至的融入日轮当中,日轮顿时威力增加一倍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的一声,火网顿时被击溃,漫天紫火被青色灵火淹没。

    青洲可舍不得浪费,灵火球四处飞舞,将虚灵紫火一点不剩的都吸收,炼化进入先天火当中。

    玉瑶环心痛的看着空荡荡的灯盏,虚灵紫火都没了,她最大的一掌已经消失,趁着青洲忙于收集紫火,扔出一把飞剑,立刻向远处逃窜。

    青洲将紫火收拢一处,形成核桃大,用灵火包裹住,慢慢以先天火的法门炼化,看着玉瑶环远去的背影,当即驱动飞舟赶去。

    这样追逐了大半日,虽然没有追丢玉瑶环,但是两人间的距离也没有拉近,这让青洲有些诧异,此女脚下的飞剑不过上品法器,而且主要用来攻敌杀人,速度远远比不上自己的飞行法器飞舟。

    可是前方的玉瑶环,飞剑速度丝毫不下于飞舟,是以青洲难以追上她。

    青洲不知道的是,前方的玉瑶环心痛的无以复加,虚灵紫火没了,那可是一件相当于顶级法器的攻击手段,防御符箓也没了,那是用来保命的,现在自己身上唯一的上品法器飞剑,也快废了。

    为了从青洲手中逃生,玉瑶环使用了极端的御器手法,榨取法器的潜力,所以才让飞剑的速度等同于专门的飞行法器,可时间越长,对法器的伤害就越大。

    玉瑶环耳边海风呼啸,但是脚底却清晰传来裂纹衍生的吱嘎声,一不留神,小块碎片剥落,掉在海面砸出水波。

    身后青洲的飞舟紧跟着,看来势必要杀她而后快,玉瑶环咬咬牙,这样不行,时间一长,飞剑就要废掉了,自己还是没法逃命。

    突然玉瑶环眼前一亮,前方有大群人出现,显然也是出海的修士,对她来说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等看到为首修士的脸时,玉瑶环大喜,大声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小天公子,救救奴家,有人要害”

    突然玉瑶环说不下去了,她的胸口冒出一截剑头,剑身带血,绞灭了她所有的生机,她脚下的飞剑也到了极限,破碎剥落成大堆碎片,噼里啪啦的砸落海面。

    “玄师兄,好像是你的熟人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修士正是玉瑶环的姘头玄小天,此人来历不隶属炫极宗,父亲是东极洲的负责人玄天南,那可是金丹后期的真人。

    玄小天风流成性,不仅勾引门内弟子,更是包养十几个女修,另外和不少烟视媚行的放荡女修也有露水姻缘,玉瑶环就是其中之一,以床底间的绝佳表现让他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,玄小天没带姬妾,颇为苦闷,见到玉瑶环送上门来,眼前一亮,正要把她揽入怀中怜爱,不料干脆了当的被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出手的青洲已经飞到眼前,伸手将飞剑从软倒的娇躯抽出,玉瑶环死不瞑目的掉落海底。

    玄小天瞥了一眼落水的尸首,略微有些惋惜,他有过的女人成千上百,玉瑶环是难得的几个让他有印象的。

    “站住,谁让你走了?”

    青洲杀了玉瑶环,飞剑勾住她身上的储物袋飞回,对面人数虽众,却也乱不了他的心。当即转身就要离开,没想到有人毫不客气的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阁下有何指教?”青洲看着玄小天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的人,还不跪下谢罪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到玄小天和身后的修士,身上都带着火焰形的令牌,想起这是炫极宗的身份令牌。

    “对面可是炫极宗的师兄,在下青洲,乃是凌霄观弟子。”说着,青洲将自己的身份令牌取出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。”玄小天傲慢说道,“凌霄观的人最近刚来,许多事情都要求到炫极宗,而炫极宗内,我爹说了算,你一个小小弟子,我还不是挥挥手就能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按道理讲,我刚才杀了一个劫财害命的散修,此女可不是炫极宗的人,敢问阁下想要如何发落我?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说她是炫极宗的人,她就是,你好大的胆子,敢杀我的女人,你知道你得罪什么人了吗?”

    青洲神色一冷,知道此人不可理喻,更不讲七派之间的和气,说不得要打过一场了。

    “我等门派弟子,规矩森严,最忌讳的是结交妖人,这女子淫行放荡,不是良善之辈,玄公子你却说和她相识,难道炫极宗作风如此豪放?”

    “巧舌如簧,待本公子烧烂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