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十五章 炼气纯阳
    看着今墨生和逍遥子的对峙,一方磊落光明,另一方嚣张跋扈,青洲理所当然的偏向今墨生,加上有羽灵子这个深不可测的元神相助,青洲并不在乎是否能留在凌霄观内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今墨生看着青洲,心中充满了希望,就算手下弟子走光大半又如何,只要还有新弟子愿意加入,天归一脉就可以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大到一个门派,小到一个支脉,最重要的便是传承,若是没有新人加入,就算首领再强大,也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星云流散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青洲留在这边,对今墨生的意义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不肯辜负天归,天归也不会辜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孩,等他吃过苦头,就知道后悔今天的选择了。”逍遥子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逍遥子,天归一脉,今天正式离开凌霄观。”今墨生渐渐恢复信心,对逍遥子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,你们也该上路了,我等诸事繁忙,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袖手一挥,树叶顿时缩小原状,被清风托着旋转下落,然后他袖口飞出一页金书,金书见风就长,片刻后就已经变成小船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终有回来的一天。”今墨生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戬看着凌霄观的方向,双目圆瞪拳头捏得通红。

    金书载着三人,撕开空气,远离凌霄观飞去。

    东极洲是临海的一片区域,地广人稀,资源贫瘠,面积是七大门派的总和,可惜灵气稀薄,不适合修士居住,对七大门派来说是食之无味的鸡肋。

    但是东极洲却是必不可少的战略缓冲区,当年反天七圣中的老六智圣聚集海外修士的力量,组成海外仙盟,攻上海岸,一度威胁到七大门派的地位。

    最后七大门派合力击退海外仙盟,并击杀七成的来犯之敌,可惜海外修士来源复杂,出海之后随便找个岛屿就能藏身,所以七大门派未能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那场大战过后,海外修士元气大伤,可是七大门派却认识到这些海外同道的威胁,在东极洲设立分派,负责监视海外,提防海外仙盟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对七大门派来说,东极洲可是个苦差,有靠山有背景修士的想方设法推脱,最后派到东极洲的都是找不到门路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归一脉,失去了元婴老祖,就好比没娘的孩子,被排挤到东极洲,回凌霄观自然不可能了,唯一的指望就是在东极洲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东极洲资源贫瘠,偏偏聚集了七大门派的失意修士,这些修士有的是失去元婴老祖的支脉,也有的是争夺掌门之位的失败者,更有的是在和反天七圣的对抗中失败的残兵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不乏金丹巅峰的强者,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突破元婴,登上辉煌的位置,能重回宗门吐气扬眉。

    可是在东极洲,被发配到这里的修士,从没有一个能突破元婴期的,无不是寿命到期老死于此,野心也好希望也罢,随之烟消。

    今墨生带着白戬、青洲,一行三人来到东极洲时,天归一脉的几个金丹真人早已到了。

    “今墨师弟,你终于来了。”一位须眉俱全,青色长袍的金丹真人上前,身上带着浓厚的药气。

    “枯藤师兄,一言难尽。”今墨生见到师兄弟,压抑多时的心情再也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大厦将倾,我等独木难支。”枯藤真人看着今墨生背后二人,皱起眉头。“你就带回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逍遥子出面,我带去的手下弟子都走光了,门派正统深入人心,区区一个天归支脉,如何能留得住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白戬这孩子忠心仁义,不过这个炼气期的娃娃倒是眼生。”枯藤疑惑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是这次新入门的弟子,名叫青洲,是可造之材。”今墨生对青洲观感极好,在师兄面前对他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嗯,天归一脉培养多年的弟子都走光了,你一个新入门的弟子,没有受过天归半点恩泽,为什么要跟着我们?”枯藤盯着青洲,一字一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老儿疑心挺重。”青洲心里想着,口头说道,“不瞒这位尊长,我选择天归,心里还是有些私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坦白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没入凌霄观,也不知内部六脉的关系如何,但是有一点我知道,那些背离天归、留在凌霄观的弟子,根本不可能受到信任,天归一脉是他们的根,无根之人只有飘零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娃娃看得明白,我们身在天归,注定要死于天归,离开了天归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那位逍遥子尊长的为人,我不是太喜欢,如果要选择,我还是想跟在今墨尊长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枯藤真人转向今墨生,赞赏的说道,“你很有眼光,不错,这个娃娃,抵得上你手下走光的那些个蠢材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愕然了,他本以为自己对青洲评价够高了,但是苦藤真人还在他之上,要知道他手下离开的可是有二十多个筑基弟子,青洲一人就能相当于这些弟子?

    “今墨师弟,这娃娃重点培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枯藤师兄,这次离开凌霄观,不知抢出来多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逍遥子,星玉子,古龙真人这三条恶狗,可是灭绝我天归一脉的急先锋,他们带着其他五脉的金丹真人,合计二十人,死死看住我们,限定我们五天之内将东西收拾完。”

    “五天,那可连收拾藏书阁也不够啊!”

    “门派命令一下,天归一脉被发配东极洲,我等门下弟子,除了那些忠心的,都走光了,人手不足,根本收拾不下,好在百臂天工机关术为门中一绝。”

    “百臂师弟平时沉溺炼器,我等不该看轻他,没想到却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藏书阁,本草园,传功堂等重要部门都撤离大半,核心精华都被带出来了,其余的累赘只得放手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见师兄语气虽不在乎,但是神情却带着悲痛,知道天归一脉前年积蓄,任何一点一滴都是历代先贤苦心经营而来,后人无能非但不能发扬光大,连仅有的家业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咱们苦中作乐吧,资源虽然不够,但是咱们弟子也少了,所以现在可比在门中阔绰多了。”枯藤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期我倒不担心,可是东极洲穷困之地,若是没有进项,长此下去难免会坐吃山空。”今墨生为元婴老祖嫡系弟子,在金丹真人中地位最高,天归一脉的未来隐隐寄托在他身上,不由得不想得长远。

    “我打听过了,东极洲虽穷,可是出海却富得流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七派禁令,东极洲分派修士,严禁出海。”

    “七大门派,管天管地,还管得了我们这些人吗,御剑轩的傲绝天,炫极宗的玄天南,大工堂的鲁不凡,都在干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好好合计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