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十四章 突变、选择
    今墨生生性磊落光明,事无不可对人言,却给弟子们带来极大的麻烦,散修们忧心忡忡,开始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遭了,本以为进门能抱个粗大腿,没想到上了个快沉的破船。”一个新入门弟子心惊胆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?”同伴觉得他有些反应过度。

    “比我说的还严重,你以为修仙界中只有七大门派吗,其实还有很多小门派,其中不乏众多金丹真人,但是这些小门派从来没有在历史上留下痕迹,慢慢的都消失了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金丹真人寿命五百年,而元婴老祖却足足两千,再加上各种续命秘法,活得久的三千岁都有,就算不拼实力,熬时间也能把小门派熬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小门派也出了元婴真人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招安呗,你以为凌霄观为什么有六脉,还不是以前吞并其他门派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对方不肯,执意要自己发展呢?”

    “大半会同意,因为七大门派是老牌宗门底蕴强,若是真不识好歹,那就只有剿灭了。”

    羽灵子低声对青洲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灭在七派手中的小门派,比弑天者灭掉的更多,你说谁更可怕?”

    前方今墨生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各位不用担心,现在你们现在还是自由身,等回到宗门,就有机会选择支脉加入了,一切但凭自愿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暗叹,这位师叔是个谦谦君子,可惜大厦将倾独木难支,不知会否成为悲情人物。

    一行人各怀心思,乘坐着孤叶一片,飞向通往凌霄观的路上。

    一天,他们被拦住了,拦路的同样是凌霄观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今墨生,宗门紧急调令,你速带弟子转向东极洲,去那里的分派驻扎,防备反天七圣的大军。”带头的金丹修士体型富态,面色红润。

    “逍遥子,为何这么急,不能等回宗门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各脉元婴老祖商议决定的,情况紧急,等不及你回宗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要让我把这些新入门弟子送回观中,然后收拾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面对今墨生的恳切请求,不为所动,板着脸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“无需麻烦了,宗门有令,这次的弟子全都划归你天归一脉。

    东西也不用收拾了,来之前我已经通知你的师兄弟,他们早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今墨生大惊,“人全派出去了,那我天归一脉岂非再无一人留在宗门内,你们这是要赶绝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可笑。”逍遥子面色轻蔑,“早在十年前,天归一脉就该不复存在,老祖慈悲,给了你们十年十几万,现在时间到了,该是你们退场了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为人宽厚,从不与人冲突,但是眼前发生一切切,都让他怒火中烧,师傅为宗门牺牲,换来的却是无情的驱逐。

    逍遥子一抬手,三道流光飞至,露出三位金丹真人,神色不善看着今墨生。

    “今墨生,上头猜到你会反抗,就派了这几位师兄弟协助我,你自己决定吧!”

    今墨生看着远处,那是凌霄观的方向,他的总门前,可是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转身看去,新入门的弟子惴惴不安,为前途发愁,天归一脉的弟子则是各种神情,悲愤交加有之,失魂落魄有之。

    “今墨生,想好没有,可不要自悟啊!”

    东极洲是偏远地区,资源匮乏,被安排到那里,就是发配,别想着东山再起,能支撑着不衰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逍遥子和三位金丹真人来自其余五脉,在这次瓜分天归一脉当中获益不少,自然对今墨生不带丝毫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的师兄弟就比你聪明多了,没有二话,立刻就收拾东西离开,今墨生,还是去和你的同门团聚吧,现在的的宗门已经没有天归一脉的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冷酷的语气说出,给风雨飘摇的天归一脉更增添哀伤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东极洲,我要退出天归一脉,我还是凌霄观弟子,我要留在宗门内。”一位筑基弟子崩溃了,大声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不少新入门弟子也大声哀求,说自己和天归一脉并无瓜葛,祈求逍遥子等人放他们回宗门。

    “罢了,大势已去。”今墨生暮气沉沉的想道,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,天归一脉终究还是要树倒猢狲散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软骨头,良心让狗吃了。”白戬大声喝骂那些求饶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白戬,让他们去吧!”

    今墨生制止白戬,然后对逍遥子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逍遥子,天归将逝,人力难为,我今墨生生长其中,必定要为之殉,可这些孩子不一样,他们是宗门的未来,还请你高抬贵手,让他们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他们脱离天归,还能待在宗门内,你还不知道吧,你那些师兄门下弟子,十成中去了七八,弟子已经跑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逝者如水,不必强留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转向身后弟子,不少人羞愧低下头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,回宗门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天归门人,永远跟着天归一脉。”人群中只有白戬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尽皆汗颜。

    “嗯,此子有忠义之心,资质也不差,可惜了。”一位金丹真人看着白戬,惋惜说道。

    “偌大一个天归,毕竟也延续上万年,即便将亡,也会有一两个忠义弟子,不足为奇。”逍遥子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了双方允许,愿意脱离天归一脉的弟子,艰难的走出树叶,走到逍遥子身后。

    那些刚入门的弟子,毕竟没有深厚的感情,听到有机会离开,更是如蒙大赦,忙不迭的投靠逍遥子身后。

    树叶空了,只剩下今墨生和白戬,与刚才人数众多相比,场景何等凄凉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人未动。”眼尖的人看到,还有一位新入门的弟子留在今墨生背后。

    当下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唯一的新入门弟子身上。

    青洲站着不动,回想着羽灵子刚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去东极洲,那里有我留下的藏宝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