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十二章 祭礼
    第二轮筛选完,剩下的都是资质中下,这些散修虽然被淘汰,却也并非全无希望,第三轮是考察潜力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修行道路各有侧重,因此门下弟子的修行潜力非常重要,因为修仙界中,除了一飞冲天的天才,也有厚积薄发的怪才。

    对散修潜力的测试,各门派手段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御剑轩要求弟子要有一颗无敌剑心,历经千难万险、诸劫加身也百折不回。

    想要加入御剑轩的散修,必须面对剑道问心这一关。

    只见剑老鬼扔出一把透明小剑,插在地面化成一弯拱桥,要求很简单,走过拱桥的即可加入御剑轩。

    拱桥看似简单,其实一踏上去便幻象丛生,意志力弱的当场便会奔溃,只有心如铁石的坚韧之辈,才能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百灵宫则是考验散修对灵宠的亲和力,取各种灵宠的气息封印成卵,修士若能让灵卵起反应,就是有修炼百灵宫法术的潜力。

    炫极宗的考验,则是散修的火系法术,各自施展威能和控制力,还有对灵药的收集、处理和炼制。

    得一门则是把所有散修关进一个巨大迷阵,留下各种线索和参考,能在一个时辰走出迷阵的,便可以入门。

    大工堂和长庚谷的测试类似,都是测试散修的神识强大,让青洲大开眼界的是,竟然有一位少年脱颖而出,表现出一心四用的境界,被长庚谷收入门下。

    最热闹的要数凌霄观那边,他们直接摆开擂台,散修上去对打挑战,名列前茅的收入门墙。

    青洲已经是凌霄观内地弟子,便站在擂台下观看,身边跟着于战云,他因为身怀雷系灵根,属于二灵根中的佼佼者,被得一门收入门下,选拔结束后,这对新认识不久的好友就要分开了。

    擂台上,一个枯瘦青年站立,他双手很长,指甲更是比手指更长更尖,挥手间仿佛五根短剑。

    他的对手是矮胖的男子,左手拿着龟壳形状的盾牌,右手拿着蛇形长剑,显然是一对攻守兼备的法器。

    枯瘦少年身形一闪,迅速有如飞豹,手爪划过空气发出刺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矮胖男子举盾挡去,和尖利的指甲对撞,发出清脆响亮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枯瘦青年顺利将指甲往下划拉,龟盾上灵光闪现,火花四冒,震动的矮胖男子几乎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矮胖男子见状不好,蛇形飞剑呼啸飞出,雪亮的信子扭动起来,目标正是青年的胸口。

    枯瘦青年斜眼看着蛇形飞剑,另一只手往前一捞,五根指甲如同五把短剑,将蛇形飞剑死死钳制住。

    矮胖男子被压制的动弹不得,龟盾被尖利指甲不断划动,火花四溅中盾上伤痕交错,蛇形飞剑被指甲锁住,已经飞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。”最后,矮胖男子认输,枯瘦青年获胜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指甲,比法器都强。”青洲感叹道,龟盾和蛇形飞剑都是上品法器,组合起来媲美顶级法器,却抵挡不住枯瘦青年的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“那是练体术中的炼器入体,恐怕他一双手掌已非血肉之躯,而是法器了。”

    修士当中有一种传承,便是修炼肉身,认为肉身才是最强大的,法器符阵只是外物,不足为凭,强大的肉身方能永恒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都有练体法门,御剑轩有无相剑体,炫极宗有浴火金身,得一门有连阵法体,大工堂有炼器入体,百灵宫有灵兽化身,长庚谷有人符合一,凌霄观有七大道体。

    枯瘦少年显然是把一双手炼成法器,方才具有压制上品法器的威力。

    凌霄观传承众多,几乎包括其余六派的专长,颇能博取百家之长,因此参加擂台的修士最多。

    加上有很多在别的门派那里淘汰的散修,也到凌霄观这边碰运气,擂台上挑战的人从没停过。

    最后,凌霄观挑选前一百的散修,收入门下。

    第三轮过后,七派选拔宣告结束,五万散修聚集在此,最终被门派收下的,只有不到一千人,其余的散修都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被淘汰的散修们,情绪各不相同,有沮丧,有绝望,也有怨恨不甘,简直就是众生百态。

    这就是修仙界的残酷,从凡人到炼气,从炼气到筑基,每个成功的修士的身后,都有大量被淘汰的同道。

    年轻的修士们只看到高高在上的金丹元婴,却不知道还有成千上万的底层修士苦苦挣扎求生,便一头扎进修仙界,最后不是沦为炮灰,就是黯然退场。

    被淘汰的散修离开后,原本热闹的七派下院顿时冷清下来,七派区域分明,各自弟子分开集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入我七派门下,各有各的门规,都不相同,但是有一条规矩却是所有七派弟子都必须遵守的,那就是必杀弑天者。”

    弑天者三字一出,七派弟子全都神色肃穆,金丹真人间升起肃杀之气,气氛变得极度压抑。

    听到弑天者这个名字,青洲仿佛被大锤打中胸口,脑海中翻滚起来,仿佛有什么遗忘的记忆要破封而出。

    “修仙界有史以来,历代劫难都是因弑天者而起,他麾下反天七圣,是七个魔焰滔天的魔头,更有数不清的妖魔途众。

    弑天者与天地为敌,每次作乱都会涂炭生灵,我七大门派肩负修仙界的和平,每个弟子入门前,都要起誓诛杀弑天者。”

    御剑轩的金丹真人剑老鬼说着,然后对所有弟子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要亲手诛杀一名弑天者座下的魔徒,和弑天者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剑老鬼大手一挥,七派弟子押着大批魔徒,强迫他们跪在新入门的弟子面前。

    出乎青洲意料,这些魔徒并非穷凶极恶,而是男女老少都有,显然是战败被抓,身上都有血迹伤痕,加上被打骂虐待,连跪也跪不直。

    “各自挑选一人杀了。”剑老鬼轻描淡写说道散修们犹豫了,眼前的魔徒形状凄惨,大半都是妇孺,要他们动手杀人,的确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无反抗之力的人。”宋七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一些良知未泯的修士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选择,不杀这些人,就表示同情弑天者的爪牙,而同情弑天者的,和他的爪牙同罪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金丹真人补充道,目光冷漠俯视众人,语气中带着杀气。

    说已经说的很明显了,不杀这些魔徒的人,就得死。

    “失误了,怎么没打听到有这个环节?”于战云愁眉苦脸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那些魔徒,脑海中回荡弑天者三字,记忆也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慢慢走出人群,全场所有修士的目光都集中在青洲身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