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十章 交手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,符之道再强,也和我们一样,是炼气修士而已,就算他在这儿,也不可能让我把石屋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于战云虽然忌惮符之道,却表现的极为硬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可真是不识抬举,也不用等符大哥来了,我就先给你小小的教训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为首修士高大肥胖,面色红润,他手中灵光一闪,一枚黑色小锁飞起,飞行当中从小变大,落到于战云头顶时,已经有磨盘大小,投下黑乎乎的影子。

    黑锁轰的砸在地面上,地面晃动几下,于战云却在原地消失了,只有青洲看到,早在刚才他就以奇异身法让开法器的轰击。

    “蠢货,我在这儿,看准了再打。”于战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充满戏谑。

    高胖修士脸皮涨的通红,手上再度发力,黑锁升起半空,向着于战云斜着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,尘土散尽,于战云悬浮在黑锁上,毫发无伤,嘲弄的看着高胖修士。

    这样重复再三,高胖修士多次驱动法器,可不管黑锁飞的再快,总能被于战云抓准机会,在间不容发的时刻以身法逃脱。

    渐渐的,四周围观的散修当中,响起不善的哄笑,显然是看于战云戏弄高胖修士,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青洲却看的明白,不是高胖修士动作慢,而是于战云身法太快,黑锁法器的速度比强弓射出的利箭更快,却连于战云的衣角也碰不到。

    戏弄高胖修士几番后,于战云手一抬,噼里啪啦的电光闪动,一颗球形闪电滚滚飞起,撞在高胖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高胖修士想躲,却怎么躲得掉,球形闪电终究也是闪电,速度极快,眨眼间就被追上,电光一丝不落的全都没入他体内,将整个人电的不断抽搐,皮肤脱水发皱变黑。

    于战云拍拍手掌,轻松的走到青洲身边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喽啰只会仗势欺人,真以为自己就是符之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出人命吧?”

    “我出手知道轻重,只伤不死,让他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交手不过几个回合,便分出胜负,想象中昏天暗地的大战终究没有发生,旁观的散修们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这时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“谁敢打伤我的朋友?”

    声音远远传来,人未到,符先至,一条黄龙腾越飞来,远远看去竟然是无数纸符组成。

    纸符长龙气势逼人,四周散修怕收到池鱼之殃,纷纷往四处散开,留下空地中央的青洲于战云二人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于战云斗志昂扬,双目电光大冒,两条手臂缠绕着电龙,电光缭绕间露出狰狞的长牙。

    双手一挥,顿时插入纸符长龙的中央,顿时破碎的符纸蝴蝶般四散飞舞,然后于战云一用力,将纸符长龙撕成两截,无数电丝如蛛网密布,将纸符存存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长龙轰然散开,符纸直立着悬浮半空,每道符纸上的符文都无比清晰,突然符纸无火自燃,上面的符文岿然不动,好似写在空气中一般,然后符文开始相互联合,编制成一张巨大的网,朝着于战云盖下。

    于战云双手一合,电光闪烁间凝聚成一枚带着千万利刃的锤子,上面的每根利刃都有雷电环绕。

    锤子飞起,对着符文大网一挥,顿时无形阻力出现,符文巨网落不下来。

    符文大网不断闪现灵光,显然在催动力量,要将下方的于战云一网打尽,而于战云也在全力驱使电光锤,想要击破巨网。

    突然,一对玉符飞来,落到战场中央,相互碰撞,爆出刺眼的亮光,亮光照耀下,符文巨网和电光锤都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此刻符之道才出场,比起略显狼狈的于战云,此人堪称气度不凡,刚才远程出手,就已经逼得于战云出尽全力,高下之分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“此人我不是对手。”于战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符之道询问手下修士,他们有几人在照顾被打伤的高胖修士。

    “电劲已然散去,可是全身都有烧伤,要在床上躺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符之道看向于战云,目光充满不满。

    “下手太重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他还没死。”于战云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打伤你,就当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符之道眼睛一眨,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,只听得微风吹过,尔后响起于战云的闷哼。

    对方出手太快,青洲来不及阻止,就看到于战云身上冒起十道血箭,将全身的衣服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青洲的眼睛瞬间通红了,一颗巨大的灵火球升起,青色火焰烧的空气扭曲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灵火球飞来,将空中水分蒸发一空,所有身临其境的人都感到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符之道不知道青洲反应如此剧烈,怀里的几张符纸还未发出,就已经被高温影响,边缘卷曲焦黑,开始自发燃烧,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十块玄铁符板飞出,这些铁板以玄铁打造,呈八角形,上面篆刻符文,联合起来俨然是固若金汤的防护符阵。

    防护符阵成形,符之道手不停,再度扔出三枚玉符,品字形飞射到青洲面前,显然同样具有一心多用的强大神识。

    青洲对着飞到符阵前的灵火球一招手,引发火蛇狂舞的变化顿时无数火蛇冒出,对着十块符板冲击撕咬。

    紧接着青洲伸手对着面前的三枚玉符,一颗灵火球飞出,将玉符笼罩在内,玉符静止不动,仿佛被冻结,再也无法碰撞发出巨大威力。

    符之道脸色微微发白,防护符阵被千百火蛇狂攻,几乎快支撑不住,而三块玉符也被灵火球灼烧,慢慢融化,留下液态的玉水,失去爆发威力的机会

    “冲。”

    青洲手掌摆动,火蛇终于冲破符阵,十块玄铁符板被打散,符文破碎褪色,铁板被烧的扭曲变形,已然废掉了。

    火蛇冲破阻挡,欢快的扑倒符之道面前,与此同时,灵火球中的三块玉符,已经全都融化成玉液,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难道现在就要动用那一招?”符之道脸色被火焰染成青色,手中死死握住一块黑色圆符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天上云气翻滚,渐渐形成一只大手,大手覆盖落下,抓住飞到符之道面前的千百火蛇,火蛇不断扭动,将组成大手的云气烧的洞穿,但天上云气始终源源不断聚拢来,最终将火蛇掐灭。

    一位青衣中年修士出现,神态威严,目光锐利扫视众人,落在青洲身上。

    “下院之内不得闹事,你等可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使者提醒,在下失礼了。”符之道险死还生,诚心对修士充满感激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青洲知道,对方能消灭灵火球,肯定是七派中的筑基修士,在暗中观察散修,见事情闹大才出来制止。

    “几日后,选拔大会正式召开,你们这段时间养精蓄锐,不要做些无谓的争端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交代完毕,转身离去前,看了青洲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法术精湛,造诣颇深,可以入我凌霄观深造。”

    修士说完离开,却如同在平静湖面投入一颗石子,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刚才旁观的散修何止万千,目光锐利的不在少数,看的出来符之道处于下风,若非中年修士及时出手,恐怕早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临走前的一番话,更是等同于邀请,从这刻起,青洲也是种子选手的一员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艳丽绝伦的公孙烟清浅微笑,心里却在飞速盘算着。

    “一心两用?恐怕远远不止,好像还隐藏了实力,青洲,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中年修士插手,符之道虽未落败,却也知道自己比青洲稍弱,再打下去只会自取其辱,阴沉着脸带手下走开了。

    一场冲突尘埃落定,围观的散修纷纷散去,恐怕今天的见闻足够他们谈论好几天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