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十四章 做对
    “感谢各位来宾,对我们交易所的支持,拍卖区第五百三十届大型拍卖会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拍卖台上的拍卖师,是位炼气七层的老年修士,头发银白却精神矍铄,淡然的态度表明他经历过不少此类的大场面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第一件拍卖品,极品法器阴月刀,由积霜铁、阴沉液、森然石等珍贵材料打造而成,是炼气大师鲁校出品的佳作,起价八万灵石。”

    下方修士开始出价,青洲对法器不感兴趣,闭目养神,耳边听着四处竞价的喊声。

    最后,这把阴月刀被包厢中一个贵客拿下,最终出价二十万灵石。

    青洲手中的极品法器只有金扫帚一把,既能打落对方法器,又能打出金风伤人,可谓攻守兼备,比眼前的阴月刀厉害多了,可见价值远远不止二十万灵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青洲不由得感谢当初的少年,他是给自己送来一笔何等庞大的财富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第二件拍卖品。

    随着第二件,第三件拍卖品的接连卖出,拍卖区里的气氛逐渐高涨,大厅里也有不少豪客出手,拍走不少精品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一本炼丹大师的秘册,里面记载了大师的炼丹心得,以及几种独创的丹药秘方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心中一动,他最近钻研炼丹术,虽然有羽灵子指导,却从未和其他同道交流,须知炼丹术本来就要博取百家之长,自成一家风格。

    眼下这本秘册必须要买下来,说不定会给带来极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想要这里,青洲对菏玉点头,示意他帮自己出价。

    包厢中的女修,本来就有替贵客出面竞价的服务,毕竟不少修士性格古怪,不喜欢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“这本秘册的起价是五千灵石。”

    青洲眉头一挑,略微有些惊讶,不是因为太贵,而是因为这个价格太低了,一位炼丹大师的心得和经验,就算是一百万灵石都值。

    不过旋即想通了,这本秘册,落在炼丹师手上才有用,而炼丹师数量极少,属于小众消费群体,秘册的受众面小,定价自然也低了。

    不过炼丹师都是大财主,只要现场有三五个炼丹师同时竞价,肯定能把秘册的价格抬高几十倍。

    “一万灵石。”菏玉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包厢的人出价了,大厅中不少修士转身看去,不过都被鬼影翼蛾的纱帘挡住,而且开口的是拍卖区安排的女修,所以不知道里面是谁。

    “两万。”另一个包厢出价了。

    “五万。”菏玉看了青洲一眼,得到确定的眼神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那个包厢继续出价。

    “十五万。”菏玉出价。

    短短几轮竞价,这本秘册的价格已经往上翻了几十倍,下方的修士无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十九万。”一直和青洲竞价的包厢沉默徐就去,报出一个价格。

    确定对方已经到极限后,青洲对菏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。”菏玉出价。

    “好,这位贵宾出价二十万,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了,好,二十万第一次,二十万第二次,二十万成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拍卖师成交二字即将说出口时,突然场中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出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皱起眉头,不是因为被人半路截胡,而是因为他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,就是刚才强抢包厢的唐长生。

    菏玉询问的看着青洲,青洲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三十五万。”菏玉出价。

    “四十万。”唐长生接着提价。

    “四十五万。”菏玉出价。

    “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,这本秘册拍卖到现在,价格已经翻了百倍,在以往各届拍卖会中都是绝无仅有的。

    青洲面沉似水,对方明显是在胡搅蛮缠,看来是记恨自己了。

    为了一间包厢,就耗费几十万灵石,这唐长生也是个败家子的性格。

    好,既然你想玩,我就陪你玩。

    青洲露出一丝高神秘测的微笑,示意菏玉退出本次拍卖。

    “好,这本秘册以五十万的价格,卖给这位贵宾了。”

    拍卖师话音刚落,唐长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就是在针对你。这场拍卖会,你别想买到任何东西,不管你买什么,我都加价。”

    全场修士看向两个包厢,猜测两位贵宾的过节从何而来,一时间八卦风狂卷整个拍卖区。

    包厢中,身处议论风暴中心的青洲,神情泰然自若。

    “你替我办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青洲对菏玉耳语几下,然后交给她些东西,目送她离开包厢。

    “下面先休息一段时间,待会儿继续。”拍卖师转身,离开拍卖台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只是开始,以后有你难受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唐长生的包厢内,纱帘也不拉,就这么站在阳台,对着青洲做出挑衅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真是小孩子脾气。”青洲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拍卖师上台,拍卖继续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一把上品法器鳄毒钵,内涵紫麟鳄剧毒,能伤肉身法器,低价三万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一开始是极品法器,怎么越到后面反而更低级了,现在上品法器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可能是特别安排吧!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拍卖台上的圆钵,微笑着点头,没错,这圆钵是他从何老道手中缴获的,现在交由拍卖区拍卖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万。”这次不用菏玉,青洲自己出价了。

    “六万。”唐长生就像是甩不掉的牛皮糖,跟着出价了。

    “七万。”青洲完全是抱着游戏心态出价,没什么比和别人竞价拍卖自己的东西更好玩了。

    在唐长生锲而不舍的出价下,上品法器圆钵以十八万的价格被他买下,只比阴月刀的价格低两万,可那是极品法器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一瓶破气丹共十枚,也是青洲友情提供,被拍出整整三十万灵石,平均每颗三万,在破气丹的历史价格中再创新高。

    就这样,青洲身上用处不大的东西,被整理出来七零八碎的一大堆,都在一轮轮的拍卖中午,以高出原价几倍乃至十几倍的价格,被唐长生全部买下。

    偏偏唐长生喜欢秀优越,每抢到一家呢,就对青洲挑衅一番,以为能讲青洲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实际上,青洲憋笑快憋出内伤了,甚至有些同情唐长生的老爹乐趣,有这么个乱花钱的儿子,筑基期修士也会变穷的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就连下面的修士也看出不对了,拍卖区一向只卖精品,今天破天荒拍卖不少破铜烂铁,聪明人不少,哪能不明白是拍卖区和包厢中某人合谋起来,坑唐长生这个凯子。

    到最后,唐长生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不过没人提醒。

    “雪清灵水十斤,低价一万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到雪清灵水的名字,知道这就是他要的,用来洗净被毒液沾染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两万。”青洲出价。

    “两万五。”唐长生继续出价,加价的力度明显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三万。”青洲报出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三万五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。”青洲继续加价,他手上灵石也有几十万,拍卖以来一直没出过手,手头充裕的很。

    反观唐长生已经是强弩之末,恐怕这轮拍卖都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等青洲报出十万灵石的价格时,唐长生明显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十二万。”

    青洲一拍手掌,对方没钱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求拍卖行彻查对方的财力,能否支付拍卖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“要求符合规定,拍卖行受理。”

    负责拍卖场秩序的赵队长,带人进入唐长生包厢,然后带着脸色发白的唐长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有种,身上没钱都敢充大头,喊价的时候挺爽吧,这几百万的灵石,我看你怎么付?”赵队长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我爹有灵石,他是筑基修士。”唐长生分辩道。

    “本交易所只认现款交易,你不交出灵石,就在交易所住一段日子,等你爹带灵石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赵队长带着唐长生,一路穿过拍卖区,走进幽暗的通道内,回荡着唐长生的哀求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拍卖继续,刚才离场贵宾的出价作废,仍旧以十万灵石为准,还有人出价吗?”

    没人出价,青洲成功拍到这十斤雪清灵水。

    唐长生这支搅屎棍离开后,拍卖继续进行,没了他干扰器,青洲成功将虾龙髓拍下。

    拍卖结束后期,拍卖区将他的拍卖款,合计两百三十五万灵石给出,虽然唐长生付不出钱,暂时由拍卖区垫付,但是最终会从他那个筑基修士的老爹那里讨回来。

    经过这件事,青洲也看到交易所的能量,敢和筑基修士对着干的,背后的靠山一定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