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十三章 拍卖虾龙髓
    天字一号房,青洲端坐蒲团,面前悬浮五枚青色丹药,表面光芒内敛,浮现出几丝淡淡的细纹,显然又是一批入品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种丹药区,不再是药散,而是一种名为炎精丹的简化版。

    炎精丹是筑基修士才能炼制的丹药,因为几种主药必须以筑基真火炼化,但是简化版的则是替换了几样主药,凡火也能炼化,更何况身怀灵火的青洲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炼气修士,以凡火丹炉,炼制出来的炎精丹简化版,有原版的十分之一药力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炼制出的这五颗,不仅是用特殊的灵火炼制手法,更是入品丹药,已有原版的四五成药力。

    这样就很可观了,要知道炎精丹是给筑基修士服用的,就算其中四五成药力,对炼气修士来说也是极为庞大。

    眼前的炎精丹虽是简化版,药力或许有所减弱,但炼制的手法和诀窍却丝毫不差,可以说,现在青洲能炼制出简化版,到了筑基期后,炼制原版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取出一枚丹药服下,青洲发现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,灵气如同潮水般浩浩荡荡冲刷他身体单位每个角落,修仙功法自动运行,进度缓慢的境界快速上升,转眼间就到了炼气六层的巅峰。

    轻松的如同喝开水,炼气七层突破了,但是残留的药力还有小半,一直帮助青洲在炼气七层前进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第二颗炎精丹服下,青洲稳步上升,炼气七层的境界再度突破,转眼就到了八层的境界。

    进入炼气八层,青洲只觉得头晕目眩,体内空荡荡一片,知道自己借助丹药之力,接连突破两个境界,对身体的符合太大,如果强行推进下去,非得受重伤不可,甚至可能损伤灵根,影响以后的修炼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青洲不再炼制丹药,也不服用丹药修炼,而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太清册修炼,进度慢的可以忽略,但对他的帮助很大。

    靠丹药晋升的境界,始终不稳定,青洲重复无数次修炼,终于讲这份庞大的收获笑话掉,炼气八层的境界也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一天,交易所的小二前来拜访,将寄卖丹药的灵石送来气,并告诉青洲,那场有虾龙髓的拍卖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青洲大量炼制改名为破气丹的药散,销量出奇的好,为他赚得滚滚而来的灵石,购买虾龙髓足够了。

    拍卖会开始的当天,青洲来到交易所,拍卖区**于其他区域,平时不开门,只有珍稀名贵的货物到来,才会通知全坊市的修士前来。

    不过拍卖区也不是谁都能进的,必须在交易所有一定的消费额度,才会被发送邀请卡,根据消费的高低,又分为普通用户和贵宾,普通用户就坐在大厅普座,而贵宾有专门的包厢。

    青洲来到交易区门口,接待的门童请他出示邀请卡。

    青洲是交易所的大客户,除了通过交易所卖出大量丹药,更是采购了海量灵材,是以早就有邀请卡发下。

    邀请卡是木质的,紫中带金,入手沉重,好似铁铸的,但是上面却有交易所的独家标志。

    一旁的三个修士刚刚通过,他们的邀请卡是玉质的,上面有号码标记,在门童的指引下,向着大厅座位走去。

    这边接待的门童见到青洲的邀请卡,吃了一惊,然后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您这是高级贵宾卡,我级别太低,接待不了,要去请专人为您服务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童带着一位端庄美貌的女修出来,带她来到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菏玉姐姐,是拍卖区安排,专门为贵客您服务的。”

    女修显然专门修炼过,有礼貌的对青洲行礼,带他前去专门的包厢。

    先前的三位修士还没坐下,见到青洲有美貌女修服务,而自己三人却只有门童带领,

    顿时有些心理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同样是客人,他就有包厢,我们只能坐大厅。”

    门童遇见这种情况太多,微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人,我们拍卖区有规定,按照客人在里面的消费数目,都有不同的分级,刚才那位是高级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多少才能想他那样?”

    “嗯,高级贵客的交易额在一百万以上,像您三位这样的普通会员,只需一万灵石即可。”

    门童说完,三位修士立刻安静下来,再也不敢抗议了,一百万灵石,他们三人一辈子都赚不回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,青洲被菏玉带到包厢,看到旁边两面墙,正前方是视野极好的开放阳台,正对着拍卖台正中央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主管特地为您准备的,是最好的包厢。”菏玉介绍着,然后熟练的将茶沏好,桌上的灵果摆放好,恭敬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位美貌女修在旁,还是相当赏心悦目的,青洲坐下,端起灵茶,不动声色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大厅一楼几百个座位,坐的都是普通会员,而贵宾的包厢在二楼,一个挨一个,呈现弧形对着拍卖台。

    青洲所在的包厢处于正中央,视野极好,可见拍卖场对他的安排非常周到。

    包厢的阳台上有一层纱帘,使用鬼影翼蛾的翅膀炼制,只要拉上了,从里面看出去一片彤明,但是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情形。

    有些包厢的纱帘已经拉上,显然里面色贵宾已经到了,有的还空着。

    这时边远角落的包厢内,一个少年伸手指着青洲的方向,似乎在吵什么。

    不久,包厢外响起吵闹声,菏玉往外走去,迎头闯进来一人,正是指着这里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闯进来,毫不客气的大量包厢,看都不看青洲一眼,走了一圈后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地方也大,视野也挺不错,这个包厢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另一位女修跑进来,慌张的对菏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菏玉姐,这位客人硬要闯进来,我怎么也拦不住?”

    菏玉对少年说道,“这位客人,拍卖就要开始了,为了您和其他客人的方便,还请您回到自己的包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安排的什么破包厢,我不要,我就要这个,你把人带出去。”少年嚣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拍卖场的安排,我们无权改变。”

    少年瞥了一眼菏玉,然后一指青洲。

    “你,出去,这个包厢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头也不抬,似乎全没注意有他这个人,饮了一口茶水,然后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菏玉,我喜欢安静,你将无关人等请出去。”

    少年勃然大怒,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爹可是炫极宗的筑基修士,老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唐长生,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是筑基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炫极宗的。”

    “怕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洋洋得意的少年被一下子噎住,他父亲的名头搬出来能唬住大批散修,但其实他还没有入门,说到底也只是散修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给我等着。”少年兀自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拍卖场有专门修士维持秩序,已经来到了。

    “谁在这儿闹事?”

    为首的大汉有炼气十层境界,见到唐长生,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又是唐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赵队长,你来的正好,这小子不认识我,胆敢不给我面子,你和他说说,把包厢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队长和菏玉对了眼色,知道怎么回事,当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唐公子,来的都是客,我们都要伺候着,换包厢的事情也得人家同意,我可做不了主,拍卖就开始了,您还是先回自己包厢吧!”

    唐长生见没人帮自己,仇恨的看了青洲一眼,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人,别太往心里去,这些少爷都这幅德行。”

    赵队长解决了纠纷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拍卖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