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十二章 席卷炼丹区
    清晨,坊市交易所中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二已经今非昔比,由于出色的表现,他被提拔为副总管,手下也管着三四号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把那面墙壁上的废品都撤掉,全都放上大师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副主管一声令下,几个小二立刻跑过去,七手八脚的把玉瓶取下。

    看着手下忙乱的样子,副主管心中感慨,大师正是他命中的贵人,若非前些日子大师派手下弟子前来寄卖丹药,他及时抓住机会,在主管面前立下大功,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。

    大师的丹药都是上品中的上品,第一个吃螃蟹的武纯阳,靠着三颗丹药就突破到炼气十层,达成加入修仙门派的愿望。

    接着大师陆续送来丹药寄卖,开始都被武纯阳买下,后来丹药太多,他一个人吃不下,被其他人买走,这下子就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先是一个刚入炼气一层的小修士,仗着老爹有灵石,大手大脚乱花钱,买了一颗尝尝鲜,没想到吃下后体内灵气暴涨,赶紧修炼,然后一口气窜到炼气四层,一夜功夫顶的上别人十年。

    然后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修士,卡在炼气八层已有十年,一直不得寸进,倾尽身家买了两颗,服下后顺利突破到炼气九层。

    这样的例子一个两个还好,到后来太多了,整个坊市因此轰动了。

    坊市不过是散修聚集场所,交易的东西绝大多数是从大门派手中漏出来单位,精品就不用说了,就连最普通的也很难找到,普遍都是残次品。

    而这次炼丹大师的作品,据说是入品的丹药,虽然只是供炼气修士用的,但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多少人把这种丹药视为机会,并共同为这种丹药取了个名字“破气丹”,寓意能突破炼气境界的丹药。

    青洲听到这个称呼时,惊颚的说不出话来,明明对自己没用的丹药,却被外界捧上天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,除了炼制改名为破气丹的药散外,跟着羽灵子学习另外几种丹药,其中就有一种药效比破气丹更强的丹药,供给他自己修炼使用。

    交易所中,破气丹已经到了一丹难求的地步,虽然青洲定价极高,但是架不住需求量大,买过的人尝过好处,还想再买,没买过的等着要买。

    青洲除了破气丹,还要学着炼制其他丹药,是以不管炼制多少出来,一旦被送进交易所,片刻就被一抢而空。

    此举为交易所带来大量人气,带动其他区的交易量翻倍,但是也收获大量不满买不到的人抱怨,买到的人嫌少,都在怪交易所。

    交易所生怕得罪青洲这位大师,不敢催促他的进度,便想了个办法,那就是破气丹改成拍卖,价高者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抱怨顿时少多了,丹药区一跃成为交易所最热闹的区域,人流如织、往来不绝。

    副主管看着手下将墙面清空,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装有破气丹的玉瓶摆上去,这一切都准备好了,他才转身面对等待已久的众修士。

    “各位久等了,今天这次的破气丹共有十五颗,依次拍卖,底价从两千灵石起。”

    等待拍卖的修士们,闻言磨掌擦拳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孙老儿,你等着,这次的破解丹我一定不会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钱呐,上次我是凭财力获胜,谈不上让给我,这次我筹到不少灵石,你要有本事,自己也拍下一两颗破气丹。”

    “阿成,这次爹带来大量灵石,定要给你买下一颗破气丹,让你早日修炼有成,加入修仙门派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我加入修仙门派,一定会成为了不得的筑基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十全,六安,你们两个给我看好了,少爷这次要拍下至少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那灵石可不少啊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家灵石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随着副主管宣布拍卖开始,散修们如同打了鸡血,抢着出价。

    “我两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才加五百,我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,还有人提价吗?一二三,好,四千成交。”

    “本少爷懒得一两千往上加了,一口价一万,有比我高的吗?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。

    “好,一万成交。”

    “好,照这个价格,再给我来三颗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颗了,错过这次,再等一个月吧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”

    “七千三”

    “九千一”

    “九千一啦,快一万,还有人出高价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万二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回又没拍到。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颗破气丹卖出,没买到的修士唉声叹气,三五成群就要散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请慢,大师还有一种丹药,是新炼制出来,不知可有兴趣。”副主管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,快快,拿出来给咱看看。”

    不少修士没买到破气丹,身上大把灵石花不出去,听到还有丹药,想着应该和破气丹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不过首先申明,这种丹药不是辅助修炼,而是用来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,疗伤的,这有个屁用,老子没病没伤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以为能比破气丹差点,那也能将就着用,可是疗伤丹药,那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不少修士的失望写在脸上,转身开始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,是那个财大气粗,一口气拍下四枚破气丹的公子。

    “一帮穷鬼,瞧你们这点出息,那个谁,给我来一颗。”

    副主管笑着走到少爷身边,倒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少爷拿在手上,看了半天没明白,身边的十全附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护卫老铁在外头,他年轻时受过伤,给他试试吧!”

    少爷一听乐了,“还是你小子脑袋灵活,行,去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护卫老铁来了,这是个沉默寡言的中年,半边脸都被烧伤的疤痕覆盖,显得外貌丑陋可怕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铁,你平时保护少爷非常得力,现在少爷赏你一颗丹药,说不定能治好你的旧伤。”

    老铁知道少爷的脾气,接过丹药不说话,仰头服下。

    多年前,他还是散修界中的青年俊杰,二十出头就已经突破炼气十层,进入七派下院,和天下精英竞争入门资格。

    没想到,那一界出了个惊才绝艳的怪物,身负天灵根的火如冰,一把烧虚火将他烧成重伤,以他为踏脚石进入炫极门,不久后顺利筑基、结丹,成为门派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曾经的少年修士消失了,却多了个一蹶不振的老铁,离开七派下院,离开修仙界,混迹在散修当中。

    埋藏多年的记忆升起,如同河里的泥沙,让老铁一阵眩晕,体内被烧伤的经脉抽搐般剧痛。

    老铁感到全身升起烈火,仿佛回到多年前,被烧虚火席卷半边身体,不同的是,现在的他,体内始终保持一股凉流,助他抵抗火焰侵袭。

    “少爷,老铁全身通红,像是烧熟的虾子,吓人的很,该不会丹药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大师的丹药怎么有问题,这是疗伤,你懂不懂。”

    突然老铁猛的挺直身体,吐出大口黑色淤血,淤血掉落地面,将石砖烧化,散发出灼热的高温。

    “行,有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老铁将最后一口淤血吐光,脸上的伤疤也逐渐褪去,恢复了光滑的表皮。

    老铁就地打坐,片刻之后,身上气势开始逐步攀升,显然境界开始突破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就疗伤的丹药,怎么老铁还开始突破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,老爷说过,老铁以前是炼气十层的高手,后来受伤了掉到八层。”

    老铁被丹药治愈,掉落多年的境界也开始提升,眨眼间就升上九层、十层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少爷看的乐不可支,对副主管说道,“这丹药也很有趣,我全要了。”

    老铁站起身,容颜大变的他,气势也一扫先前的颓废,变得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请帮我谢过那位大师,是他帮我找回自我,找回尊严。”老铁对副总管说道,然后取出一块黑色膏块。

    “这块是黑沉香,有四百五十年的药龄,是一种难得的灵药,还请你转交给大师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对少爷说道,“少爷,老铁为你家效劳这些年,到时候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铁,你境界恢复了,这是喜事,想要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修仙界,我的梦还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