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十章 售卖
    武纯阳是一名炼气九层的修士,出身于一个没落的修仙家族,祖父出身修仙门派,因为年纪太大没法突破筑基期,于是离开门派,娶妻生子,将希望寄托到下一代,可惜生下的儿子没有灵根,直到孙辈武纯阳才能修仙。

    老修士年老得孙,自然倾尽所有加以培养,武纯阳资质也高,早早修炼到炼气九层,只等突破炼气十层,就加入修仙门派。

    修仙门派招收弟子,主要还是在散修当中挑选,另外就是挑选有灵根的平民儿童,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对自制的要求极高,三十岁以前没有突破炼气十层的修士,抑或是三灵根以下的幼儿,一律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武纯阳二十八岁,距离三十大关还有不到两年,离前一个要求仅有一步之遥,但就是这一层的差距,就让他怎么也跨不过去。

    炼气期越到最后,就越是难以突破境界,更何况散修比不上修仙门派的环境,循序渐进修炼的速度到最后简直慢如蜗牛。

    炼气九层的境界,在散修界中足以横行,可是武纯阳志不在此,从此听祖父灌输的挂念,修仙门派是多么优越,环境好,弟子高人一等,比餐风饮露的散修强千百倍。

    于是武纯阳修炼以来,一直矢志不移,立志要进入修仙门派。

    进入炼气九层以来,武纯阳离开家族,为了供养他修仙,家族的财富已经花完了,包括祖父半辈子的积累,于是他来到修仙坊市碰运气。

    坊市中人流复杂,但是机会也对,武纯阳祖父毕竟是门派弟子,家传渊源,识别材料,采集灵物,各种手段都会,因此赚得不少灵石。

    平时,武纯阳也来交易所淘换宝贝,这里虽然东西贵,可都物有所值,其间他还成功买到一颗从修仙门派流落出来的丹药,在炼气九层的境界上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可惜那种弹药只有一枚,后来就再没有出现若是还能找到三四枚,定能让他突破到炼气十层。

    失落之余,武纯阳更加坚定了加入修仙门派的决定,多年的闯荡让他明白,在散修世界中小打小闹终究难成大器,唯有修仙门派才是名门正道。

    转眼间离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一年多了,要是在这段时间,武纯阳还没发突破炼气十层,那么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与修仙门派无缘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着急,但武纯阳却没办法,修炼全无进展,以前服用的丹药也都收效甚微,没事只能在坊市中闲逛,看看还能否运气大好,再碰到一枚修仙门派流落出来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天,武纯阳来到交易所,其他地方不去,第一个就来到丹药区。

    来的次数多了,就连小二都和他很熟了,当即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纯阳先生,我们最近新上了不少丹药,您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武纯阳点点头,随意走过一面面熟悉的墙壁,他来过多次,对这里的布置了然于心,甚至连丹药瓶摆放的位置也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些冷门的丹药原地不动,恐怕再过十年也还会在那,买得最多的就是增进修炼的丹药,同一个地方已经换了好几遍了。

    “嗯,无名丹,又是一个连名字都懒得取的,也已可能是意外得到,不知道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武纯阳的目光意外落到青州寄卖的药散上,停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小二见了,像是碰到救星,立刻就上前介绍。

    “先生好眼光,这瓶丹药仅有三枚,是隐修的炼丹大师,耗费多年心血炼制而成,采用了多种珍稀灵材。”

    武纯阳一伸手,止住小二天花乱坠的介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二,光凭一张嘴就乱说,什么隐修炼丹大师,依我看,不过是个籍籍无名的修士,乱学了几手丹术,七拼八凑炼成的不知名药丸。若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,这瓶丹药放出来也有段时间了,怎么不见有人光顾?。”

    小二讪讪地笑着,当时青洲寄卖这瓶丹药,不知道丹药区的规矩,要想丹药卖得出去而且卖出高价,必须编造个惊人的故事,什么修仙门派弟子的特供专配呀,什么炼丹大师临死前的最后一炉呀,服用后连升三级的惊人功效呀,最不起眼的也要拉个坊市内的炼丹大师打广告,就说在他的指导下完成,药效感人。

    凡是随便取个名字,或是名字都不肯取的,就放在丹药区寄卖,以为酒香不怕巷子深的,都是初进修仙界的毛头小子,到最后丹药的灵气都跑光了也没人买。

    小二虽然不关心青洲的丹药卖不卖得出去,但是能多买一份,他就有一份的抽成,所以还是卖力的吹嘘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俗话说得好,高手在民间。越是这些没名没姓的丹药,越是有可能了不得,据说咱们坊市曾经有个毛头小子,随便从垃圾堆里扒拉出一颗废丹,吞下后就从炼气二层一路飙升到十层,第二天就被修仙门派接走了,那运气,啧啧。”

    小二一边说的唾沫四飞,一边偷偷观察武纯阳的神色,见他似有所动,心想这回有戏。

    越是这种急着突破境界的,越是舍得花钱,以前武纯阳也曾花大价钱买过不少丹药,但都收效甚微,可见他不在乎灵石。

    武纯阳想了想,终究放不下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把丹药取出一颗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小二殷勤的拿起玉瓶,倒出一颗丹药,只见这枚药散没有一般丹药的光泽表面,反而夹杂了几丝细纹。

    “这个丹药卖相虽然不好,可实惠都在里面。”小二尴尬的笑笑。

    武纯阳没有理会小二,是在是他第一眼就被丹药吸引住了,一把抢过丹药,仔细放在掌心端详,像是拿着易碎的瓷器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其他散修可能看不出来,但是自幼被祖父教导的他怎么可能没眼光,这枚丹药看似不起眼,但实际上,那些微小的细纹,恰恰是最昂贵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丹药也分品级,最低的称为入品,要想入品,必须有丹纹在上,入品丹药,可遇而不可求,就连门派当中千百颗中也难出现一颗。”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丹纹,眼前小小一颗丹药,竟然是入品丹药,武纯阳兴奋的手都在发抖,小二不识货啊,这枚丹药的价值,抵得上整面墙壁上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运气大好,我捡了个大漏。”

    武纯阳嘿嘿笑道,就要压低价格将这瓶丹药买下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能炼出入品丹药丹的大师,在修仙门派中都要祖宗般供起来,怎么会有丹药流落到坊市中,莫非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武纯阳突然想到,入品丹药还不是他最大的机遇,通过丹药结识炼丹大师,才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瓶丹药我全要了,但是能不能帮我告知寄卖的道友,我武纯阳想约他出来谈谈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