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十九章 交易所
    灰衣修士显然在坊市混迹许久,对环境都了然于心,带着青洲熟悉环境,所过之处,一石一木的典故都被他说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,修士们三五成群,有的围着观察某剑法器,也有的为了一株花草争论的热火朝天,更有的拿出大把灵石钱货两清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的散客,东西不少,可精品不多,贵客你要是有兴趣,不妨在此看看。”

    青洲粗略看过,法器大多是中品法器,灵药的药龄鲜有超过百年,对此他不感兴趣,便摇头以示婉拒。

    灰衣修士混迹底层,最擅长察言观色,见状干笑几下,带着青洲继续前进,不动声色的转向坊市内最大的交易所。

    “前面是交易所,是坊市内最大的交易场所,所有的好东西都汇集在那儿,进出交易所的,都是有身份、有实力的。

    “据说前年,这里还卖出过一窝千叶猴的幼崽,这种灵兽虽然战斗力不行,但是却天生擅长酿制灵酒,许多人抢着要,最后拍卖出五千灵石的天价。

    “还有,十年前这里有人在交易所,花了半块灵石买到一块木牌,本以为只能当柴火烧,没想到木牌竟然是一个门派的金丹修士发出的还愿令,他用这块还愿令,加入门派中成为弟子,从此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“最轰动坊市的传闻,就是五十年前,一枚筑基丹再次拍卖,那可是在修仙界都找不到的好东西,除了本国修士,其他几国的也都被吸引到坊市,交易所几乎被挤爆,半个坊市都被灵石堆满了,最后筑基丹被以三万灵石的天价买走,不知成全了哪位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筑基丹?”青洲听羽灵子说过,炼气修士要想突破至筑基期,必不可少的便是筑基丹。

    可是筑基丹的炼制方法、成分灵药,乃至发放途径,都掌握在修仙界的大门派手中,散修根本得不到,偶尔有几颗流落出来的,也都是天价。

    散修若想筑基,除了加入修仙门派外,就是天降横财,能买得起筑基丹,不过这两种办法,一个比一个不靠谱。

    如果在这个坊市出现过筑基丹,那么还有可能出现第二颗、第三颗,青洲认为自己要抓紧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还出现过筑基丹吗?”

    “没啦,就五十年前出现过一次,以后再也没出现,不知多少人守在这里,想要抓住那一丝筑基的可能,却蹉跎岁月,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 青洲略微有些失望,看来想要筑基,还得去修仙界,这里的坊市不过是个跳板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送到这里吧。”青洲取出一块灵石,交给灰衣修士。

    灰衣修士接过灵石,微微鞠了一躬,目送着青洲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青洲远去的背影,灰衣修士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,那时的他意气风发不可一世,以为成了修士后就无所不能,听说坊市出现筑基丹,就和好友结伴前来坊市,想要追寻筑基的希望。

    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,同伴走的走、死的死,只剩下他一人流落坊市,修为停滞不前,只能靠做工存活。

    “修仙界不是那么好混的,年轻人,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将灵石揣入怀中,灰衣修士离去,寻找下一个主顾。

    进入交易所,青洲看到一面巨大的玉璧,上面是交易所划分的区域,每个区域的交易物品都不一样,分为灵兽区、灵药区、法器区、灵材区、丹药区等。

    青洲心中还想着筑基丹,当即按照玉璧显示的路径,走向丹药区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区域,丹药区要清净的多,四周墙壁上划分大小格子,格子里摆放各种玉瓶,里面放着丹药,玉瓶下方的隔板贴着每种丹药的名称。

    青洲一个个看过去,丹药除了增进修为的,还有疗伤、解毒等等,每个效果的丹药又分好多种,琳琅满足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位修士,已经谈好价钱,他出五百灵石,购买三枚精气丹,这种丹药的名字青洲没听过,看价格应该是用来增进修为的。

    修士接过玉瓶,双手在颤抖,取出一枚丹药,闻上一口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修士手中的丹药,心中疑惑无比,因为他感受到,那枚丹药散发的药力,竟然没有自己炼制的药散强。

    这可和羽灵子说的不一样,他说筑基期真火才能炼制丹药,但是眼前的丹药何止千万颗,坊市里不可能有这么多筑基修士炼制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啊?”青洲打开囚神玉的禁制,让羽灵子看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羽灵子看着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明明是药散,怎么能叫丹药呢?”

    “前辈,据你所说,你死去才几十年,修仙界变化没这么快吧,怎么你讲的好多东西都和现实不一样?”青洲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羽灵子只剩下元神,全无法力在身,而起而被囚禁在囚神玉了,除非青洲允许,连接触外界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原本青洲就好奇,羽灵子变现出来的见识和经验,绝非普通的筑基修士那么简单,现在终于可以确定,他一定有事瞒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那个,可能是老夫弄错了,丹药也好,药散也罢,只是称呼不同而已。”羽灵子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青洲见羽灵子还不肯坦白,知道他故意瞒着,当下叫过交易所的一名小二。

    “小二,我有丹药在此寄卖,不止要交多少手续费?”

    “贵客你好,我们这里的规矩是,东西先放在这儿,卖不出去分文不取,一旦交易成功,我们收半成佣金。”

    半成佣金,那就是一百灵石的交易额要收取五块,青洲点点头,可以接受,当即取出身上的三枚药散。

    这三枚药散是羽灵子传授的方法炼制,药力极强,不过对现在的青洲来说,已经用处不大,便放在这里寄卖,看看能不能赚些灵石。

    进入坊市以来,青洲才感觉到灵石的作用之大,本来他身上灵石勉强过千,后来截杀了何老道,又从乾坤袋中搜出两千灵石,凑起来有三千灵石,看似是不小的一笔财富。

    可是三千灵石,在坊市能买到什么呢?

    能买到一件上品法器,甚至还比不上飞剑。

    能卖一瓶精元丹五枚,那是比精气丹品级更高的丹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青洲全部的身家,勉强够在坊市买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与何老道交手,虽然收获不但是损耗也大,防御法器被毒液污染,此时已经遍布紫色,一旦放出就要反噬自身,其他的法器或多或少被毒液溅到,收到不小的损伤。

    要想彻底取出毒液在法器的残留,必须要用到一种叫雪清灵水的灵液,慢慢洗刷法器,可是雪清灵水也不便宜,一升要上千灵石,想要把玉佩的毒液洗完,就要两升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缺钱呀,这修仙界和世俗界没什么两样,没钱寸步难行,钱是凡夫俗子的命根子,而灵石就是修士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青洲原本的生活衣食无忧,但是进入修仙界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是穷人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不远墙壁,药散被装在瓶中,下方贴着纸条,写着“无名丹”三字,就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当时小二要求自己说出药散的名字,可是青洲却不知道,想要随便取一个,却是抓破头皮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修仙界中形形色色的丹药实在太多,把名字都取完了,青洲接连想了好几个名字,什么“炼气丹”“行气丹”“气血丹”“运气丹”等等,得到的结论是都被取过了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,只能称为无名丹,就这个名字也不是唯一的,在场的小半丹药,都是叫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