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十八章 分赃
    高空之上,晴空万里,澄澈透明的蓝天下,一叶扁舟浮空而立,在如此惬意的场景下,却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何老道及两位手下横尸其中,身上被飞剑来回穿刺,千疮百孔,身体如同刺破的血洞,血液全部流出来,将飞舟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那对小情侣虽然得以逃脱,却吓得瑟瑟发抖,青洲明明收走丝网,他们仍旧待在原地,也不知道动弹。

    炼气修士不能凭空悬浮,青洲早已落到飞舟上,红袍大汉和风姿少妇也同样落下。

    青洲以一己之力灭杀这群盗匪,手段之果决、出手之干脆,早就震慑住其他人,这件飞舟法器虽好,却没有人敢起心思。

    更何况在刚才的战斗中,青洲身上的法器曾不出穷,让人大开眼界,也让别人对他的出身有了猜测,猜测他是哪个大门派出来的弟子。

    散修面对门派弟子,天然就有种自卑心理,因为修仙门派招收弟子,选取的都是精英人才,那些被淘汰的流落修仙界,成为散修,是以散修比门派弟子天生就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既然误会青洲是门派弟子,红袍大汉几人就不敢多说话了,何老道法器众多,其中不乏上品法器,对他们来说诱惑极大,但是除了红袍大汉出力甚多,还杀了一个方老二,其余三人毫无作用,风姿少妇实力藏而不露,只顾着自保,小情侣一出手就被抓了,还是被青洲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修仙界还是实力说了算,青洲杀的人,这些法器就是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青洲也不客气,当即收起圆钵,这里面的紫雨毒液很强,用处很大,然后是补天蚕蛾的蚕丝网,也被他收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脚下的飞舟,这件飞行法器也要收下,不过这样一来,红袍大汉就分不到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这,道友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红袍大汉豪迈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性子粗,就那把黑色弯刀看得上眼,那件法器归我啦。”

    红袍大汉虽然是将军出身,从军前却是山中大盗,收拾起战利品比青洲更加利落,片刻间已经取回黑色弯刀,更家凶煞四寇的身上物品掏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青洲看了看,收下了何老道的乾坤袋,其他三个没要,交给红袍大汉分配。

    红袍大汉将剩下的几件中品法器,连同三个乾坤袋,分给风姿少妇和小情侣,也算见者有份。

    另一边青洲接过何老道的皮袋,仔细打量着,何老道被杀后,那群金背翠蝗在一旁飞舞不去,凝聚成半边绿云。

    “这是灵宠袋,用妖兽的皮制成,可以用来豢养灵虫、灵兽、灵鸟,我传你使用方法,把那些金背翠蝗收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羽灵子传授,然后对灵宠袋吹法力,顿时金背翠蝗收到命令,一只不漏的全都飞进皮袋当中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,刚才青洲第一个冲到飞舟,首先做的事情,便是将何老道身上的一块宝石收入怀中,那块宝石的名字叫“通灵石”。

    飞舟继续前进,但是少了何老道,在场众人都无话可说,风姿少妇只顾着自保,足见其自私自利,小情侣惊魂未定,半天没有说话,只有红袍大汉对青洲多有协助,又性格豪爽,和青洲热情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前方就是散修坊市,那里规矩很严,严禁修士打斗,这些修士大盗也不敢在那闹事,所以才赶着进入坊市前下手。”

    红袍大汉指着,远方仍旧是一片空地,便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临近京城,四周多有百姓出没,为了不被打扰,所以被人布下大阵,具有隐形、迷踪、防护等功用。

    因此在外界,根本看不到坊市的存在,除非手持通行令牌,才能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通行令牌?”

    “就是坊市的管理者炼制的令牌,相当于下品法器,因为截留了大阵一丝气息,和坊市大阵连为一体,因此允许手持令牌这进入。”

    红袍大汉手上取出两块黑色令牌,其中一块交给青洲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姓何的老头不是好东西,但是为了得到通光令牌才和他打交道,现在道友你杀了他,他手上的通关令牌也落入我们手上了,这块给你。”

    青洲取过令牌,觉得微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令牌离坊市近了,就会有反应,等到发亮的时候,就是到地方了,我们得下飞舟,坊市附近不允许飞行。”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令牌突然一亮,青洲就感到飞舟速度放慢,仿佛空气变得粘稠,极大的阻力在前头挡着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按下云头,飞舟缓慢回落地面,回头看去,风姿少妇等人早已取出通关令牌在手,不用多问,肯定是从凶煞四寇那里得来的。

    “各位,眼前就是坊市,我们相遇一场也是有缘,就此别过吧!”

    青洲谦恭有礼的说道,这些人当中,除了红袍大汉,没有一个让他看得上的,也就不去结交,就此分手便罢。

    风姿少妇和小情侣走出飞舟,对青洲告别后,便启动通关令牌,只见前方原先是一片荒地,通关令牌上的灵光一闪,顿时如同水波荡漾,破开一个门洞,三人先后走进入,而后门洞消失不见,恢复了原先空无一物的荒地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,红袍大汉对青洲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先不进坊市了,因为要等人,你先请吧。”

    青洲点头,发动通光令牌,面前门洞出现,他瞥了一眼,里面俨然是一片全新天地,房屋林立,显然有很多人出没。

    走出门洞,背后水波荡漾几下消失,青洲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片街道上,四周来往的路人,身上竟然都有法力波动,显然全是修士。

    这大街上人来人往,足有百十来人,青洲这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修士,有种“这才是修仙界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道友是新来的吧?”

    青洲正观察四周,一个灰衣修士上前来,俨然是个炼气四层的修士,不过他表情谦恭,和酒楼跑堂的店小二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青洲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是第一次来坊市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是坊市里的知客,负责接待新来的修士,为您介绍坊市的情况和规矩,而您只要付出一块灵石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硬性规定吗?”青洲似笑未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额,当然不是。”灰衣修士没想到青洲如此老道,擦了擦额头,有些心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雇你了。”青洲痛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灰衣修士大喜,当即为他带路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灰衣修士的背影,心中若有所思,看来修仙界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与世无争,从外界的盗贼劫财,到坊市里能用灵石雇佣修士,都可以看出,修仙界和世俗界相通之处很多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