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十七章 一心多用
    平时,羽灵子也和青洲聊些修仙界的事儿,其中就有他的老本行,据他所说,凡是混成大盗的,都有其过人之处,虽然培养潜力比不上大门派的弟子,但是战斗实力却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眼前的何老道貌似善良,实际上凶残成性、漠视人命,能混迹多年,除了狡诈残忍,实力同样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眼见四周黑气缭绕,虽然明知道无害,但是目不能视,却给人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青洲耳边传来一声痛呼,是红袍大汉传来的。

    赶紧取出金扫帚,对着四周一挥,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稀释下去,最后无影无踪,露出湛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几位散修露出身形,红袍大汉半边身子血淋淋的,剩下完好的右手握住长戟,怒目看着何老道。

    风姿少妇衣裙破碎,脸上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道友小心,这老儿偷袭厉害。”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知道刚才黑气只是障眼法,实际上为了掩饰偷袭用的法器,现在黑气全无,何老道想要偷袭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好法器,你这件金扫帚卖相糟糕,但是威力极大,恐怕是上品法器吧,不,能轻易破掉我的鬼烟,应该是极品法器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过法器的分类,自己一开始用的血红细针是下品法器,对法力的要求低,但是威力也通常适合炼气初期一到三层的修士使用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法器,都是中品以上,甚至还有上品的,金扫帚是从少年手上得来,威力最大,现在得到何老道亲手承认,确实是极品法器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老道闯荡多年,还没有得到过极品法器,你自己送上门来,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何老道伸手一指,黑光升起,如同水波般波动不定,在原地轻晃几下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青洲听到空中细微的声响,知道不妙,就算没有黑气掩护,这偷袭法器也能做到潜行无声,当即激发玉佩,全身防护罩升起。

    “当。”的一声响起,黑光被防护罩弹回。

    “防御法器,你身家到底丰厚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这下不仅何老道,就连红袍大汉与风姿少妇都目瞪口呆,极品法器和防御法器,任何一样都够他们奋斗一辈子了,却同时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,他们不禁开始怀疑,青洲是不是哪个门派的精英弟子出门游历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只要杀了他,然后将其余人灭口,就能大发一笔。”何老道贪婪之心大气,杀心自然旺盛起来。

    黑光升起,并不飞回,而是不断朝着防护罩冲击,打得防护罩不断闪光,需要青洲输入发力维持。

    另一边何老道从怀中掏出黑色的圆钵,对着青洲头顶罩下,圆钵缓慢旋转,黑洞洞的钵口朝下,正对青洲头顶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不断冲击防护罩的黑光,还有头顶冉冉升起的圆钵,心中惊讶之极。

    自从成为炼气修士以来,青洲就知道一条铁律,那就是炼气修士神识不足,只能御使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先前青洲修炼,虽然身上法器虽多,却只能交替使出,无法同时使出两件,就是因为神识限制。

    对修士来说,法力激发法器威能,而神识的作用则在于操纵法器,法器要杀敌伤人,不仅要有威力,更要有变化。

    根据修士经验,法力和神识一般,都是合则强,分散则弱,神识凝成一股,不仅能细致入微,更可以广阔至大,发挥出重重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    神识若是分散开来,可不是只能发挥一部分的效果了,而是全无用处,同时驱使法器,就如同无头苍蝇,别说攻击敌人了,弄不好会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眼前何老道竟然同时驱使两件法器,而且两件法器都进退有序,不见丝毫问题,这下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青洲现在全力维持防御法器,若是想主动进攻,必须撤掉防护罩,那样一来,就必须面临黑光的攻击,头顶的圆钵也不得不提档。

    “一心两用,真是厉害。”青洲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样等于攻击力增强两倍,最擅长以一敌众,不过你想要做到这一步,必须要机缘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缘?”

    “待会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青洲没法只得继续专心对敌,防御放弃只守不攻,但是金扫帚这件极品法器,却是攻守兼备。

    当下玉佩光芒收敛,防护罩消失,黑光一闪就要临身,青洲拿着金扫帚一挥,黑光顿时掉落,显出一枚黑色弯刀。

    金色扫帚能落法器,被打飞的法器有片刻工夫失灵,因此何老道再三尝试,也没法将弯刀收回。

    青洲一踢弯刀,从飞舟掉落了,这里是高空,距离地面几百米,远远超过炼气修士的神识范围,就算待会恢复了,何老道也没法取回。

    圆钵压下,青洲挥动金色扫帚,一股金风飞出,密集的金气笼罩圆钵,强劲的击打让圆钵如同雨中芭蕉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此刻周老三和刘老四两人已经退到远处,押着小情侣两人观战,看样子一点也不担心老大独自对付三人。

    “丝网给我。”

    何老道一伸手,白色丝球落入手中,被他法力激发,射出千百道绳索,射向青洲身边,绕着他不断旋转,片刻间就绕成一个巨大白球,青洲从头到脚都被裹住。

    白球内部,青洲放出防护罩,将四周的白色绳索撑开,只是这样一来就落入被动防御。

    被金风不断吹刷的圆钵,渐渐稳住了,随着金风散去,圆钵黑洞洞的口开始闪光,稀稀落落的紫色细雨落下。

    第一滴紫色细雨掉在防护罩时,何老道已经将白色丝网收回,只剩下青洲撑着防护罩,不过他见到紫色细雨落下,不知道有何诡异,便继续维护防护罩。

    紫色水滴不断落下,眨眼间就将防护罩染成紫色,青洲知道这些紫雨不可能完全无害,于是输入法力,想要变动防护罩,将上面附着的紫雨都弹飞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防护罩抖动再三,紫色水滴仍然牢牢附着在上面,上方的圆钵仍旧不断倒出紫雨,接连落在防护罩上,远远看去,仿佛一颗巨大的紫玉圆球。

    一旁的红袍大汉见状,长戟一冲,击打在圆钵上,将圆钵打飞,几滴紫雨溅在雕龙上。

    雕龙仿佛被灼烧一般,发出痛苦的呻吟,大汉立刻就感受到法器手上,被紫雨落到的地方,俨然出现几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这雨有毒,能上法器,千万不能被沾到。”大汉出言提醒青洲。

    何老道撩起衣裳下摆,取出一件皮袋,袋口朝下一倒,飞出大群翠绿飞蝗,这群飞蝗通体翠绿,仿佛翡翠雕成,只有背后一条金线,从头一直延伸到尾。

    飞蝗铺天盖地飞来,顿时就将红袍大汉围住,一旁的风姿少妇也被分出一股飞蝗围住。

    “金背翠蝗,你这贼匪连灵宠也有。”

    红袍大汉连连咆哮,长戟每挥动一次,都打落大片飞蝗,但是这些飞蝗随即飞起,继续缠着大汉。

    风姿少妇出工不出力,只是挥舞发簪将飞到身边的飞蝗逼开,是以身边的飞蝗比大汉那边的少一大半。

    何老道将两人困住,终于得以全力对付青洲。

    圆钵重新飞到青洲头顶,继续落下紫雨,要腐蚀防护罩。

    青洲熟悉玉佩用法,知道防护罩是一层水波,属于水系法术,虽然不会被毒液损坏,但是长此以往肯定会污染防护罩,乃至将玉佩这件法器废掉。

    被动挨打不是办法,青洲见圆钵好似无底洞,无穷无尽放出毒液,若是拖延得久了,单凭毒液都能将青洲淹没。

    青洲一摸玉佩,防护罩瞬间胀大十倍,将上方的紫雨推开,悬浮在青洲上空十米落不下,接着防护罩猛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空当,青洲手中金扫帚挥动,一跃而起,扇动金风逆流而上,和紫雨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紫雨虽然是极强极烈的毒液,却比不上金风攻击力强,被金风一冲,顿时四散掉落。

    此刻青洲已然高高跳起,居高临下对圆钵一打,金扫帚猛击下,圆钵震荡着,音波如涟漪般四散开去。

    何老道手掌翻转,一叠符纸出现,他手指抖动,一张张符纸升起,接二连三飞起,化成火球、风刃、冰箭。

    圆钵翻转着,口部对准青洲,还要射出紫雨,被青洲再度动手,金扫帚这次终于将法器击落。

    此刻潮水般的法术已经袭来,青洲手中的金扫帚连连挥动,不管是火球还是风刃,被金扫帚一碰,就此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何老道鬓角沁出汗珠,屈起手指在皮袋上敲击几下,围攻大汉和少妇的飞蝗,顿时聚成一团,向青洲围攻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何老道对飞舟一指,飞舟立刻飞到脚下,何老道驱使飞舟,将周老三和刘老四接住,顺带着小情侣在内,趁着青洲被缠住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青洲挥动金扫帚,金风吹打着,飞蝗如同暴雨掉落,他脚步不停,已经追上了飞舟。

    何老道面前升起三两件法器,光芒各异,但是青洲看得出来,都是中品法器,比不上刚才的弯刀和圆钵,看来这老儿已经陷入窘境了。

    青洲手一挥,飞剑射出,这是上品法器,只是一冲,就将几件法器打落,随后在飞舟上来回一走,顿时剑光闪烁,血液四溅。

    惨叫连连,片刻后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