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十五章 何老道
    青洲离开商队,硬着心肠,他不能让明珠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,虽然他对少女也有好感,却明白修士和凡人不可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炼气修士不能悬空飞行,只能使用飞行法器,等到了筑基期,就能御器飞行,想要不借外力虚空行走,那非得金丹期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炼气期中,也有几门法术,能借住风云,让修士具有短暂飞行的可能,云步就是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青洲踏开云步,周身有如云气缭绕,速度快的让人几乎看不见。

    突然天空一股白色气流划过,青洲举目看去,俨然有三五修士傲立云端,眨眼间就无影无踪,气流随即淡去。

    青洲略微有些遗憾,这是他游历以来,第一次见到修士,虽然不知道对方来历如何,总归能打听到消息,现在却错过了。

    顿了顿脚步,青州正要前行,耳边传来问候声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道友,还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一叶扁舟从天空落下,飘飘荡荡,里面站着五个修士,形象各异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道灰白头发,山羊胡须,青衫道冠,高大精瘦,笑容和蔼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在下何老道,幸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青洲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何老道接着给青洲介绍其他四位散修,其中有一对是情侣,剩下的红袍大汉和风姿少妇,都是何老道途中结识的。

    这些散修来自天南各地,都是想要找到同道交流,见何老道人老经验足,便和他一起同行。

    “青洲道友,我等正要前往一处散修坊市,人多好照应,一起赶路吧!”

    何老道殷切邀请,青洲答应了。

    扁舟是何老道的飞行法器,能承载十人乘坐,价格不菲,恐怕比得上其他四位修士所有的身价,足见何老道的能力。

    登上飞舟,何老道法诀驱使下,立刻腾空而起,耳边风声呼啸,白云四周升起,眼看着就升到高空之上。

    尽管空气带着凉意,但在场众人都是修士,寒暑不侵,倒是面色如常的交谈。

    小情侣浓情蜜意,只顾着说话;红袍大汉横眉冷目,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风姿少妇笑意盈盈,倒是和谁都能说上两句。

    何老道作为东主,交流手段熟练,不时和每个人交谈寄句,到也不至于冷场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是头一次去坊市,知道要做什么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还请何道友指教?”

    “别的都不用带,只要灵石,有了灵石,什么都能买到,包你满载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道友的飞舟也是那里买的?”小情侣中的男子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法器丹药,顶级功法,应有尽有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,咱们也要买一个。”女子偎依在男子身边撒娇。

    何老道眼中精光一闪,随机旁若无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炼气修士不能飞天,有飞行法器代步,最是方便,这飞舟是最普通的款式,价格也不贵,只需三千灵石。”

    三千灵石便是整整三千块下品灵石,换算成中品灵石也要三十块,对独身闯荡的散修来说堪称添加。

    要知道青洲修炼以来,先后获得羽灵子和少年的乾坤袋,合算起来也只有一千灵石多,加上日常修炼耗费不少,眼下只有不到一千。

    何老道轻描淡写说出这个数字,顿时让其余四人吸了口气,青洲表情淡然,却被何老道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要当心了,这老儿绝对是老夫的同行。”羽灵子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羽灵子当年是修士大盗,杀人劫财是家常便饭,既然他能一眼认出,这何老道肯定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身价如此丰厚,能买得起飞行法器,又何必来打劫这几个比他还穷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,你以为就只有他一个人吗,这些大盗通常结伙作案,就是为了一网打尽不留活口,这飞舟也不是他一个人的,必定是背后团伙给他冲场面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青洲默默和囚神玉中的羽灵子交谈,何老道在另一边巧舌如簧,将其余四人的来历套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小情侣是两个敌对家族的,这次逃婚出来,想着修炼有成后回家,看看能否说服家中长辈,身上肯定带了些灵石。

    红袍大汉本是朝廷将军,一次行军深山,意外挖掘一座古墓,获得前辈修士的遗物,踏上修仙之路。

    风姿少妇自称是修士后裔,在人间长大,偶尔得到前辈指点,成为炼气修士后想要寻找先祖。

    “青洲道友,从刚才起一直没见你说话,老道我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?”

    何老道奸滑之人,刚才看似聊天,其实试探各人底细,只有青洲淡然出只有,也不多说,不过越是这样,越证明他来历不小,说不定是条罕见的肥羊。

    青洲得了提醒,对何老道已有防备,将被他灭杀的少年身份化为己用,伪装成一个获得先祖遗物的无知少年。

    何老道听了,心头发痒,这样的毛头小子,肯定身怀重宝,当机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你年轻有为,祖先必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修士,遗留下的宝物必然不少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只有四五件法器,和少许灵石而已。”青洲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处,顿时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姐姐我修炼二十年,手上合用的法器也才一件。你的祖先真是了不起,肯定是筑基修士吧?”风姿少妇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那对情侣却是有些嫉妒,他们来自小家族,整个家族也才三件法器,甚至比不上青洲一人所有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财不露白呀!”红袍大汉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在不多说。

    何老道已经笃定,这批人中,这位少年是肥羊中的肥羊,哪怕放走其他人,也要拿下他。

    飞舟前行,里面的人各怀心思,没发觉到前方悄然升起大雾。

    这时,何老道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,相处一场,在下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各位交出身上的法器、灵石、乾坤袋等,乖乖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看到何老道神色不似开玩笑,当机警觉起来,站到飞舟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何道友,这玩笑可开不得。”风姿少妇笑着,头上的发簪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老狗想抢我们,不要废话,做翻了他。”红袍大汉怒喝道。

    情侣中的男子将女子护在身后,手上取出一对飞环。

    “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凶煞四寇中的何老大是也,各位好友出来吧!”

    何老道不复刚才的和睦,满脸煞气,对着雾中招手,顿时飞出三个修士,分不同方位围住飞舟。

    “方老二、周老三、刘老四,咱们这回逮到一头大肥羊了,注意那个少年,第一个活捉他。”

    何老道一声令下,剩下三个大盗顿时对青洲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既然道友已有目标,不如放我离去吧,小女子身无长物,怕是没法孝敬您。”风姿少妇眼珠一转,开口求饶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身上没灵石,还是放我们走吧!”那对小情侣也跟着求饶。

    只有红袍大汉鄙视的呸了口,大声喝骂出来。

    “和这帮贼骨头求饶,真是母鸡给黄鼠狼抛媚眼,你们真是不知死活,没看到他们是想一个不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,你这莽夫也有眼力劲儿,我等凶煞四寇向来不挑食,有灵石要灵石,每灵石就要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女的卖去做炉鼎,男人卖去进矿坑,活的不行死的也要,毕竟好多灵兽都要用人来喂养,尸体价格也是居高不下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