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十一章 炼制药散
    外面的婚礼举办的热闹,响亮的鞭炮声中,喜庆的喇叭吹起,即便没有亲眼看到,青洲也仿佛亲临现场,看到那成群的宾客,艳红的新装,凑热闹的孩童。

    在李青汉新婚大喜的时候,青洲静坐密室,听羽灵子讲解药散炼制的方法,并不时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掌握一门技能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,要知道药散炼制,其中牵涉到诸多药理,还有火候的掌控,以及对分量的调配。

    几天后,青洲终于确定一件事,没有实际练手的经验,他是不可能学会炼制药散的,毕竟灵药珍贵无比,不可能让他用来试验。

    如果强行着手的话,炼制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一成,这意味着他即便用光手中的药散,也不能炼制出一份药散。

    羽灵子给出的药散配方,只是用一株灵药作为主药材,剩下的都是普通药材,为的便是极大利用灵药。

    “义父,青汉堂名下可有医馆,我想去学习医术。”

    李青汉心中不解,但还是依从青洲要求,让他到全县最大的医馆去学徒,整个医馆上下战战兢兢,生怕得罪这位少堂主。

    青洲到了医馆,正是如鱼得水,向各位大夫请教,那些大夫有问必答,态度非常和蔼,甚至青洲主动要求配置一些简单的药物,也痛快答应了。

    青洲不知道的是,医馆学徒想要接触药材,起码干满三年,他能随心所欲的学习,正是因为背后有青汉堂撑腰。

    医学一道博大精深,总是天赋惊人,人生百年也难以学全,不过青洲只是为了炼制药散,所以专攻药物炮制、煮药、药丸配置等方面,专心用功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青洲在医馆内学习,李青汉新婚之后,和年少娇妻非常恩爱,几个月后就传出妻子怀孕的大喜。

    这下子,青洲的地位就显得尴尬起来了,外界都以为他即将失宠,毕竟再亲近的干儿子也比不上亲生儿子,李青汉的儿子一出生,青洲必定会被冷落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日子,青洲明显感到身边人态度的改变,那些大夫一副爱理不理的摸样,遇到问题也不回答,只说“自己翻书去找”,若是青洲想要配药试手,当即大骂“浪费药材”。

    青洲心胸极广,也不和这些市井人物计较,正好乐得清静,眼看着学习有成,炼制药散的把握性增加到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制药的诀窍,药材的选配等等,青洲已经了然于心,也曾经受过不少,另一方面,灵火球最看重操纵,青洲对火焰的精巧操纵,炼制药散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在医馆中已然学不到东西,青洲当即返回青汉堂,发现其余弟子对自己的态度也改变不少,打听到李青汉的妻子已近临产,正陪伴左右,便没有去打扰。

    回到密室内,青洲取出一份炼制药散的药材,然后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。

    修士当中有炼丹师的职业,据说要成为一名炼丹师,除了精湛的手艺外,更需要有一颗遇到任何事情都波澜不惊的平和心境。

    毕竟炼丹师平时过手的灵药,都是珍贵之极,一旦心境把握不好,价值成百上千的灵药炳辉化成灰烬,因此必须有遇事不惊的心境,才能驾驭丹药的炼制。

    青洲双手一合,一股青色火焰升起,灵火的力量被他收束到极致,不贴上去根本感觉不到温度。

    灵火忽高忽低,然后抖动几下突然不动,看上去仿佛静止一般,其实这是青洲以恐怖的控制力,让灵火保持稳定,为接下来的炼药做准备。

    药材被接二连三投进灵火当中,青洲额间沁出几滴汗,其中最珍贵的灵药没入灵火,但是没有化成黑烟,而是慢慢融化,变成一团绿色的汁液,散发着浓郁的清香。

    第一步萃取药液已经成功了,其余的药材接二连三变成汁液,或青绿,或血红,或橙黄,纷纷悬浮在灵火当中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是融合。”

    一滴汗水留到青洲的下巴,青洲眼睛也不眨,双手十指跳动,灵火仍然稳如泰山动也不动,但是内部的大团药液滚动着,如同雨后荷叶上的水珠,慢慢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色彩斑斓的药液混合起来,慢慢融成一体,在灵火的炼制下,杂质化成缕缕黑烟,药液慢慢变成固体,眼看着就要成功了,

    突然青洲手中的灵火一阵扭动,接近半固体的药液突然爆开,被不受控制的灵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可惜,功败垂成。”

    青洲心痛的看着灰烬,他手上凑出的药散药材,只有十多份,虽然李青汉也在发动手下寻找,却不是轻易能找到的,现在用一份少一份,根本容不得浪费。

    “你天分极高,第一次炼制药散就接近成功,可见未来有成为炼丹师的资质,恭喜你了,炼丹师也是富得流油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想那么远了,眼下先把药散炼制好。”

    青洲没有立刻动手炼制,而是在一旁打坐片刻,也不修炼,只是简单的呼吸,心里一片通明,等到心境完全平静下来,才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同样的药材,同样的步骤,这次青洲的手稳得如同雕像,灵火也仿佛被冻结一般,不见丝毫颤动。

    看着青火中的药液上下翻滚,青洲额间一滴汗也没有,看着药液慢慢成型,凝聚成一枚黑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灵火一去,青洲感到全身无力的虚脱,伸手接住药散,闻着散发的药香,感到体内灵气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快服下,将法力耗尽后,服用药散修炼,效果更好。”

    青洲吞入药散,入口即化,一股清流直入胸腹,体内的灵气轰然一下暴涨起来,如同脱缰的野马四处奔流。

    没想到药散的力道如此强,比当时服用火椒更加猛烈,青洲赶紧运行功法,将灵气一丝丝收纳炼化,不至于浪费。

    根据羽灵子所说,直接服用灵药,是最浪费的做法,毕竟人体消化能力有限,十成的药力最多能吸收两三成,但是炼制成药散,就能利用七八成。

    至于丹药,那是逆天的存在,通过十几种甚至几十中灵药的配合,炼制出的丹药能几倍甚至十几倍往上翻。

    用灵火炼制的药散,虽然不及丹药,却比一般的药散更强,对炼气三层的青洲来说,还是太凶猛了。

    这股灵气对现在的青洲来说,太过庞大,竟然帮助他一具突破到炼气四层,甚至还有残余,将他的境界稳固在炼气四层。

    此刻的青洲只感觉到意气风发,到了炼气四层后,身上的大部分法器都能动用,包括羽灵子乾坤袋中的那些符纸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该高兴的还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李青汉的妻子产下一子,是个健康的大胖小子,从此以后李青汉后继有人,为孩子取名为李名。

    青洲身为特殊,在外人看来是过气的养子,但实际上却是李青汉为家主延续找的靠山,为表示诚意,参加了婴儿的百日宴。

    宴会上,各色目光落在青洲身上,青洲不以为意,他送给婴儿的是一块玉佩,玉佩的正中央封着一根血红的细针。

    ...